马丁·斯科塞斯新文批评流媒体平台及现代电影工业

行业观察

马丁·斯科塞斯再次给出了针对行业的批评:这位传奇导演在2021年3月的《Harper’s》杂志上发表新文纪念已故的意大利电影大师费德里柯·费里尼。在这篇文章中,斯科塞斯批评了包括流媒体平台在内的现代媒体产业,包括流媒体。他表示:“电影艺术……被系统性地降低价值、边缘化和贬低,并且沦落为所谓的‘内容’。”

“就在15年前,‘内容’这个词只有在人们严肃讨论电影的时候才会出现,它与‘形式’形成了一种对比和衡量。”这位导演写道,“然后,渐渐地,它被接管媒体公司的人使用得越来越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这种艺术形式的历史一无所知,甚至认为他们就应该这样做。‘内容’成了指代所有动态影像的商业术语:大卫·里恩的电影、猫咪视频、超级碗广告、超级英雄电影续集、连续剧。当然,这与影院观看体验无关,而是与家庭观看有关——就像亚马逊超越了实体店一样,流媒体平台也已经超越了影院观看体验。一方面,这对包括我在内的电影制作人来说是件好事。另一方面,它创造了这样一种情形:所有的东西都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呈现给观众,这听起来很民主,但其实并不。如果进一步观看的内容是基于‘已看’给出的算法建议,而这些建议只基于主题或类型,那么这会对电影艺术产生什么影响呢?

“策展(Curating)并不是不民主或‘精英主义’的,这个词现在被用得太频繁了,以至于变得毫无意义。”斯科塞斯继续说道,“这是一种慷慨的行为——你在分享你所热爱的和激励你的东西。(最好的流媒体平台,如标准频道Criterion Channel和MUBI,以及TCM等传统媒体,都是基于策展——它们实际上都是策划出来的。)而按照定义,算法是把观众当作消费者而不是其他任何身份的计算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斯科塞斯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致力于他所描述的“策展”,试图让他年轻时喜爱的电影更容易为现代观众所接受。1990年,这位导演创立了非盈利性的电影基金会,致力于恢复和保存世界各地的电影。

此外,正如他暗示的那样,近年来,斯科塞斯在说服传统电影公司制作电影方面一直很艰难:《爱尔兰人》最终由Netflix出资发行,因为派拉蒙拒绝了1亿多美元的预算。他的下一个项目《花月杀手》则将由Apple TV +资助。此前,他在制片厂体系内挣扎了多年,常因自己电影的播放时长与高管们争吵。

斯科塞斯在文章中进一步批评了电影行业。他写道:“我们不能依靠电影业来照顾电影院。在电影行业——现在是大众视觉娱乐行业——中,重点总是放在‘商业’这个词上,而价值总是取决于从任何特定财产中赚取的金钱数量。”

“我认为我们还必须完善电影是什么和不是什么的概念,”他总结道,“费德里柯·费里尼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你可以给出很多关于费里尼电影的观点,但有一件事是无可争议的:它们是电影。费里尼的作品在界定电影这种艺术形式上走过了漫漫长路。”(T)

views
行业观察
好莱坞电影公司开始隐藏票房收入报告

我们已经习惯了流媒体不公布具体观看数字的做法,但现在电影公司也加入了一行列。

行业观察
2021圣丹斯电影用了什么摄影机?(下)

每年,圣丹斯都会有一些纪录片冲出重围获得观众喜爱,给世界带来深刻的改变。今年的短纪录片《Spirits and Rocks: An Azorean Myth》脱颖而出,用的是Sony FS5拍摄。

行业观察
2021圣丹斯电影用了什么摄影机?(上)

今年很多在圣丹斯首映的电影用ARRI不奇怪,但令人惊讶的是,最受这些影片青睐的ARRI摄影机竟是ALEXA Mini。可能它的轻便小巧很适合小成本独立电影的需求,也很契合圣丹斯长片的快节奏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