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电影公司开始隐藏票房收入报告

行业观察

我们已经习惯了流媒体不公布具体观看数字的做法,但现在电影公司也加入了一行列。

我们衡量在好莱坞是否取得成功的一个方法就是看票房回报。这是我们判断哪些类型的电影最优秀,哪些演员最重要,以及导演是否值得投资的重要指标。而现在这些指标都慢慢开始被藏起来了。

在《好莱坞报道》的一篇新文章中,Searchlight电影公司隐瞒了《无依之地》的票房状况,起因是不想给人制造一种电影失败了的错误印象。当然,疫情严重影响了去电影院的人数。难看的数字会损害人们的信心。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认为投资者会单依据这些数字就对电影投上反对票。

人人都知道自己正处在一个糟糕的境地,电影公司不该用这种方式来切断沟通。

不仅仅是Searchlight,A24也没有给出新片《米纳里》的具体数字,该片目前在大约140家影院中放映。

环球、迪士尼(不算探照灯)和派拉蒙还在按正常方式继续报告疫情期间的票房数字。但上文的例子等于给了它们停止这么做的理由。

Box Office Pro的首席分析师肖恩·罗宾斯告诉媒体,他理解电影公司的担忧,但认为保持透明度仍然是最好的行动方针。

罗宾斯说:“在这个方面,任何电影公司隐藏票房表现都会成为一个难题……随着行业重新站稳脚跟,这类策略有可能成为新常态,这非常令人担忧。说到底,事实总是该优先于受控因素。”(T)

views
行业观察
影视制片——交涉谈价的艺术

本文作者Art Adams是ARRI公司的电影镜头专家,此前作为自由职业摄影师拥有26年行业经验,同时也是国际电影摄影师协会成员以及摄影机操作员协会前成员。他分享了一次自己的谈价实录。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完)

万物皆灵感。我喜欢在各种媒介当中寻找灵感。我当然有很丰富的艺术书籍收藏,我还一直收集保存各种我喜欢的图,我为自己收集的图创建各种图库。而且我喜欢旅行,我会研究光线在世界各地不同地方会有什么变化效果。我当然用社交平台啦,会刷Instagram,会用Pinterest存自己喜欢的图。在洛杉矶的话,我会一大早出去转悠,也会去周边地区,在我的生活周围找灵感。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六)

其实我最初选择做的是静态摄影师,但我大学上到一半的时候爱上了动态图像和叙事。我很早就知道我一定会找到法子进入电影界。大学毕业之后,我开始在片场拍剧照,干了几个月,说真的,我有点难以接受摄影协会的性别歧视,让当时年纪轻轻的我转而走向了相反的职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