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一)

行业观察

图片来源:postPerspective

业内资深调色师Andrea Chlebak职业生涯中服务过多家后期制作公司,专注于电影、电视项目调色。过去两年中,她就职于洛杉矶Efilm公司,为《美国泡菜》《魔发》《莱姆镇》《完全猎魔攻略》等多部影视作品调色。此前10年间,Chlebak服务于温哥华Digital Film Central与Umedia公司,调色作品包括《极乐空间》《超能查派》还有纪伯伦作品改编动画《先知》。

《魔发》

而Chlebak的职业生涯并未停滞不前,最近她以高级调色师的身份加入了洛杉矶Harbor Picture Company。我们联系到了Chlebak,畅谈了一番她的职业路线、工作流、《美国泡菜》的调色以及更多有意思的话题。

你一直以来都在忙各种项目,疫情封城期间也没停下来过。能给我们谈谈远程工作吗?远程工作对你的工作流程有何影响?


是的,工作就没停过。我觉得自己非常走运,在疫情和封城开始之前我刚好参与了好几个项目。

在第一次封城之后,各大后期公司奇思妙想出各种继续工作的方法,同时还确保了大家的安全。我遇到过的工作方式包括在家调色,还有把调色直播到导演或摄影指导家进行线上实时审片,或直播给隔壁楼里的同事审片,都是为了保持严格的社交距离。

《完全猎魔攻略》

当恢复实地上班的时候,允许在调色室和另外一个人共同工作,但要遵守社交距离措施——靠直播来和居家工作的同事或其他团队协作还是很合理的。《完全猎魔攻略》这个项目本来计划整个调色我要到温哥华去做——显然没有成行。为了那个项目,我们采用了直播的方式,洛杉矶直播给温哥华。

我认为这么多年来对于调色审片直播体验的改善真正帮助到了大家的工作。我干这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热爱与人协作。我一直倡导要以开放的心态做调色审片,要共同一起寻找想要的风格和解决方案。但当直播传输出现延时的时候,审片流程很难顺畅地进行,而远程工作中你在调整的时候无法看到对方对图像的反应。虽然你能听到对方的反应,但远程工作让我意识到,调色工作其实需要一屋子人的氛围,以及需要主创们的表达来确定最终的风格和感觉。所以我觉得远程工作把调色审片流程稍微拉长了一些。

作者:Randi Altman |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二)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三)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四)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五)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六)

views
行业观察
影视制片——交涉谈价的艺术

本文作者Art Adams是ARRI公司的电影镜头专家,此前作为自由职业摄影师拥有26年行业经验,同时也是国际电影摄影师协会成员以及摄影机操作员协会前成员。他分享了一次自己的谈价实录。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完)

万物皆灵感。我喜欢在各种媒介当中寻找灵感。我当然有很丰富的艺术书籍收藏,我还一直收集保存各种我喜欢的图,我为自己收集的图创建各种图库。而且我喜欢旅行,我会研究光线在世界各地不同地方会有什么变化效果。我当然用社交平台啦,会刷Instagram,会用Pinterest存自己喜欢的图。在洛杉矶的话,我会一大早出去转悠,也会去周边地区,在我的生活周围找灵感。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六)

其实我最初选择做的是静态摄影师,但我大学上到一半的时候爱上了动态图像和叙事。我很早就知道我一定会找到法子进入电影界。大学毕业之后,我开始在片场拍剧照,干了几个月,说真的,我有点难以接受摄影协会的性别歧视,让当时年纪轻轻的我转而走向了相反的职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