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二)

行业观察

图片来源:postPerspective

那么疫情开始之后你参与了哪些项目?


《跟随节拍跳起来》(Netflix)、《魔发》(Hulu)、《美国泡菜》(HBO Max)和《完全猎魔攻略》(Netflix)——还有一些MV和短片电影。这些电影都是我还在Efilm Hollywood公司的时候完成的。

《跟随节拍跳起来》

做《跟随节拍跳起来》的时候我在多伦多,和导演Elyssa Down与摄影指导Amir Mokri在一起工作,正好就在封城的前几天。然后需要我回到洛杉矶完成HDR版,所以那个项目有几次审片靠线上直播,但大部分还是常规的数字中间片流程。那个项目之后,我就开始给《魔发》进行完成片制作。这部片其实2019年末已经完成了调色,然后2020年1月在圣丹斯首映。但我们需要重新剪辑调色一个Hulu播放的版本,于是我和导演Justin Simien(代表作《亲爱的白种人》)合作最终敲定制作院线放映版和HDR版风格,并且一起回顾了整体风格,因为重新剪辑调整了某些场景的顺序。

到完成片的阶段,开始实施严格的疫情封城规定和宵禁。为了确保绝对的安全,Justin和我在不同的楼里工作,通过Streambox直播来审片调色,但因为这部电影我们有了比较好的底子,疫情之下也完成得相当顺利。

再下一部就是《美国泡菜》,疫情盛行的时候这个项目正好在做后期和剪辑。当我们可以回归最终调色的时候,根据疫情安全协议做了一些调整,导演Brandon Trost(代表作《灾难艺术家》《世界末日》)得以监督调色。在实施严格的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我们得以见面工作,但其中也穿插了一些远程审片来处理特定的调色要求。因为这部片从计划院线上映转登流媒体HBO Max,所以我们可以重新规划调色流程,更加专注于创作电影的HDR母版。

《美国泡菜》

那个项目完成之后,我又投入了《完全猎魔攻略》。我很期待跟摄影指导Gregory Middleton(代表作《守望者》(权力的游戏))的第三次合作,其实本来我应该到他那边实地调色,但我们成功找到了一种直播方式,从头到尾远程完成了调色。

作者:Randi Altman |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一)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三)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四)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五)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六)

views
行业观察
影视制片——交涉谈价的艺术

本文作者Art Adams是ARRI公司的电影镜头专家,此前作为自由职业摄影师拥有26年行业经验,同时也是国际电影摄影师协会成员以及摄影机操作员协会前成员。他分享了一次自己的谈价实录。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完)

万物皆灵感。我喜欢在各种媒介当中寻找灵感。我当然有很丰富的艺术书籍收藏,我还一直收集保存各种我喜欢的图,我为自己收集的图创建各种图库。而且我喜欢旅行,我会研究光线在世界各地不同地方会有什么变化效果。我当然用社交平台啦,会刷Instagram,会用Pinterest存自己喜欢的图。在洛杉矶的话,我会一大早出去转悠,也会去周边地区,在我的生活周围找灵感。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Andrea Chlebak畅所欲言喜剧《美国泡菜》调色、远程工作与更多话题(六)

其实我最初选择做的是静态摄影师,但我大学上到一半的时候爱上了动态图像和叙事。我很早就知道我一定会找到法子进入电影界。大学毕业之后,我开始在片场拍剧照,干了几个月,说真的,我有点难以接受摄影协会的性别歧视,让当时年纪轻轻的我转而走向了相反的职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