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行业大咖圆桌会议(二)

行业观察

前言

现如今,通过色彩处理可以实现的效果每日剧增。调色不再只是创建风格,而是用色彩来讲述故事或增强表达。而正因为电影人们意识到了调色的力量,他们也越来越多地让调色师们尽早参与到项目的创作流程中。全行业正在为HDR技术及其蕴含的创作潜力感到激动兴奋的同时,HDR流程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挑战和新成本。业内人士对此有什么想法?时隔三年,我们一起回顾一期举办于2018年的虚拟圆桌会议,看色彩领域的企业与一线调色师共同探讨当时的行业潮流与挑战,并提出他们对于行业走向的预测。其中提到的许多行业情况极具现实意义,许多行业预测现已成真,通过回顾可以引发对当前行业发展的思考与启发。>>>

ALT Systems   高级产品专家Steve MacMillian

ALT Systems是一家集成了合成、数字中间片、网络设计、存储解决方案的媒体与娱乐行业系统供应商。

近期,调色完成片处理方面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

传统上来说,电视项目和电影项目的调色流程差别非常大。以前的目标格式只有一种,而且电视完成片要求和电影完全不同。

做电影调色的调色师要花大部分时间调影院放映版,完成了这个细节调色版之后才会再调一个差别很大的小荧幕播放版。电视调色师的工作日程通常非常紧凑,一般只用操心调出符合标准广播级监视器的Rec.709风格。除非在制作过程中特别留意要保留电视数字负片的色彩和动态范围,否则这个Rec.709调色并不适合转为匹配HDR这种更大色域格式的调色。

但现在,发行格式越来越多,各自有各自的色彩和亮度要求。要交付这么多格式的同时项目预算又在缩紧,所以使用色彩管理技巧避免重复劳动就变得至关重要。操作得当的话,只需要一个调色版本,通过最少量的调整就能满足所有显示端要求。

激光投影和HDR对调色工作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在我看来,HDR显示技术改变了一切。对调色而言最大的影响就是需要监看不同色彩空间的HDR和SDR版。另外,交付要求变得更多、更复杂了,对调色能力和技术的专业度要求也提高了。通过掌握自动化的调色工具来制作HDR图像的转换版和复杂的交付格式其实可以让调色师的工作没那么复杂。

色彩管理的重要性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要处理自带独有的色彩科学的不同素材源,要集成视觉特效和调色,同时还要保留图像色域的宽度和广度,就需要行之有效而统一的工作流。

调色工具应该支持多种交付文件重映射为不同色彩空间和亮度电平,还应该包含对杜比和HDR10+等系统的动态HDR元数据的支持。随着HDR调色的进化,给制片厂的交付模式也进化了。最常见的就是现在很多靠HDR IMF包交付。常规来说就是把Rec.2020的HDR交付文件限制在P3色彩容积当中,还要交付亮度电平直方图和HDR质量控制报告。

随着激光投影和家庭影院HDR体验越来越普及,有没有觉得摄影指导(DP)的工作方式也变得不一样了?

可能变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有两个原因。

第一,胶片和高端数字摄影机挺长一段时间以来所拍摄的动态范围是适合HDR制作的。只需要正确的摄影机曝光就能拍到动态范围足够大的图像。所以从拍摄这一点来说,不需要改变什么。

另一个原因是成本。目前适合HDR的广电级监视器并不算太多,并且大部分价格昂贵,且并不适宜在片场使用。我知道一定有剧组在片场用上了HDR监视器,但不是所有计划HDR放映的项目在拍摄阶段都实现了HDR监看。

另外,在明亮环境下很难真正评估HDR显示设备,摄影师们可能会觉得没必要全程使用HDR监看。传统的电影拍摄中,摄影师们很习惯在片场无法实现精准监看,他们靠自己的经验和其他方法来判断光线和曝光。我觉得对于HDR技术,摄影师们最关切的是HDR呈现之下的布光效果、可见清晰度、饱和度和对比度。

他们可能会担心,1000尼特亮度之下显示的背景高光可能比100尼特之下看起来更容易让观众分散注意力。需要正确的HDR监看才能选好相应的构图和布光。我相信随着HDR显示设备的普及,我们会在片场越来越多地用到HDR监看。

Colorfront Transkoder

你对行业近期的未来走向有什么展望?

显然,HDR显示技术还在发展进化当中,在不远的未来我们会看到影院的HDR自发光显示屏取得巨大进步。这会带来新的挑战,影院和后期公司需要更新基础设施。很有可能电影的调色和完成片制作会越来越类似家庭影院的HDR制作,两者很可能只是在整体亮度和环境光方面有些许差别。

未来,标准动态范围可能最终会销声匿迹,就像标清视频一样淡出观众视野。而消费级HDR显示设备不断标准化,同时高性能面板造价会降低,以后可能不再需要复杂的HDR动态重映射系统。我预计头戴式显示设备会继续发展,并在未来变得越来越重要。

你觉得现在和未来,调色流程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我们现在所经历的变化,相当于从标清向高清的进步,只是现在的发展速度更快了。虽然家用HDR的发展还较缓慢,但也在进行中。现在没人希望自己的项目只有SDR版,最终可能所有电视都带有HDR功能。

除了基础设施发生变化,习惯于SDR调色的调色师们也需要学习新技能了。我觉得为每一种主流交付格式单独做一个调色版本的这种方式是不对的。虽然现在已经有了HDR格式标准,但这些标准也将继续进化,所以后期制作也要跟上脚步一起发展。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在有限的预算内满足所有这些不同的交付要求,预算可没那些格式要求涨得快。


作者:Randi Altman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回顾:2018年《调色行业大咖圆桌会议》系列文章


相关阅读

调色:如何寻找灵感

当HDR成为未来趋势 HDR调色还会远吗

调色:黑白+单色风格

职业调色师为什么还要参加尊正HDR调色班

views
调色师 访谈 尊正资讯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Framestore洛杉矶高级调色师Beau Leon经验谈(下)

我体会到了能和一些业内最有创意、意气风发的导演们合作的快乐,他们很多人在自己的闲暇时间都是充满灵感的艺术家、设计师和摄影师。

尊正资讯 调色师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Framestore洛杉矶高级调色师Beau Leon经验谈(中)

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大部分影视作品,相较于真实世界来说,色彩都是极度过饱和的。

尊正资讯 调色师
行业观察
调色师杂谈:Framestore洛杉矶高级调色师Beau Leon经验谈(上)

资深调色师Beau Leon自1995年入行以来,为70部作品完成过调色工作,以纪录片调色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