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电影人故事:我如何从零开始做电影(二)

独立电影人 尊正资讯
影视制作

图片来源:Karl Stelter

上篇讲到我每天花90分钟练习写剧本,还走上了导演的路。

后来我每天的练习成就了我的第一部短片,还成功众筹得到了15000美元的拍摄金,不过这一部分我下一篇再讲。今天先来讲讲,不善人际交往的我如何组建了拍摄团队。

找到你的团队

看到别人讲如何找到自己的团队时,我都觉得他们太幸运了。

有人“自从大学后就聚在一起”,有人“5年前在片场见面,后来就一起工作了”。

这些对我来说都触不可及。我搬到洛杉矶8年,依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入拍电影的圈子。而对于我这样一个门外汉来说,如何找到一个专业的拍摄团队?下面,我会把如何找到每个人的过程讲给你听。

只要我看到行业内的人才,就会把他们的名字写在表上,然后关注他们的动向。

制片人 Paul Major:我遇到Paul时在为自己的一个小商业广告试镜,他申请给一个小角色试镜。我很喜欢Paul的性格、职业操守和工作热情。后来几年,我们都在彼此的项目上合作。Paul不仅是演员和制片人,还变成了我的朋友。我们彼此理解,又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他是我第一个邀请入伙的人。

制片人 Caitlin Crommett:我在免费给朋友的短片布光时遇到了Caitlin。项目因为她杰出的工作能力而进展顺利。她同时还运营着一个非盈利组织,为进入临终关怀阶段的人完成人生最后的梦想。

摄影指导 Joe Simon:我自从2011年起就一直关注Joe,毫不夸张地说,他是世界顶尖婚礼摄影师,后来逐渐转型为广告DP,接着成为叙事片DP。我一直很喜欢他的风格和拍摄触觉。在2017年,他在INS上说正在找可以拍摄的短片剧本,我联系了他,并向他简短介绍了我的剧本。后来我又通过邮件给他发了整个剧本,然后我们约了电话聊天,我向他详细介绍了我的项目,最后他就答应了。

灯光师 Landon Brands:我在2016年的西南偏南电影节上和Landon短暂地交谈过,我告诉他,如果来了洛杉矶就联系我。一年后他真的搬到了洛杉矶,联系了我。于是我们就在咖啡馆见面了。我很喜欢他的性格和视野,他就成了我短片的灯光师。

作曲家 Christy Carew:我在2017年研究众筹的时候,碰到了一部片子《Virtually》的预告片。片子非常美,然后我看到片尾的“Christy Carew 作曲”,就留意了一下。后来我通过邮件联系了她,她回复我了,而且我们都住在洛杉矶。在一起吃了几次午饭后,她就同意一起工作了。

剪辑师 Scott Edwards:我联系了一个景仰很久的剪辑师,他剪了一个我超级喜欢的短片。我简单地评论了几句:“嗨,你的技术太牛了。”后来我们就约了一个20分钟的Skype会议,更正式地打了招呼。6周后,我问他是否有时间剪一个短片,但他太忙了,然后向我推荐了Scott。我和Scott聊了几句,雇了他去剪那个短片,他做得很好。后来我就问他要不要剪《The Long Goodbye》,他同意了。

选角导演 Paul Ruddy: 在2012年,我上了一个表演课,特别喜欢我的老师 Zak Barnett。近几年一直跟他有接触。后来我问他有没有推荐的人选,他给我推荐了Paul Ruddy。我查看了Paul的资料,还看了他讲解选角的视频,后来就联系了他。

录音师 Ryan Graff:现场录音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我根本不认识这一行业的任何人,所以我向身边的朋友询问,希望能得到推荐。但是他们推荐的人很多都没空。在一次活动上,我认识了Ryan。我在网上看了一些他经手的电影项目,看出他对高质量音效的追求,所以就邀请他来了。

诀窍:如果你觉得别人比你幸运,那就通过坚持不懈来制造属于自己的幸运。(T)


作者:Karl Stelter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独立电影人故事:我如何从零开始做电影

views
八种角色原型解析——以影视剧为例
影视制作
八种角色原型解析——以影视剧为例(三)

虽然冲突对讲故事很有帮助,某些性格类型的角色在一起互相之间的交流会更容易些。

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
影视制作
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一)

13年前,我跳入了电影行业,做了7个不同的项目,其中只有1个是我自己的。简而言之,这个项目的结果不是很好。

作者理论:最佳作者导演指南
影视制作
作者理论:最佳作者导演指南(四)

正是这种无休无止的茶余饭后迷影争论使得作者导演理论变得如此有趣且不受时间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