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走出的电影人如何凭零预算YouTube短片获制片公司认可拍摄长片电影(完)

卧室走出的电影人如何凭零预算YouTube短片获制片公司认可拍摄长片电影
影视制作

一个因疫情封锁被迫宅在家的电影人,凭自己的一台摄影机和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影片创意, 如今实现了自己的电影梦!

问:你之前就拍过一系列创意短片,然后直接就传到网上了。现在你成功了,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提莫·贝克曼贝托夫这样的大导演认可你的作品,要拍成长片。基本上你已经梦想成真了。你推荐别人走你的路吗?有没有什么建议?

Terry:应该这么说,《Don’t Peek》开始只是获得了一些关注,然后Bazelevs公司对此感兴趣,他们期待合作。提莫·贝克曼贝托夫非常喜欢这个片子,他们也很喜欢我的影片推介方案,确实,基本上他们很快就拍板了。他们很喜欢我对于拍成长片的那个方案,因为长片作品将会非常不同。我们作为创作者感到非常激动,因为我们当初拍的时候可以说是什么资源都没有。

而现在,我们拿到了长片电影的拍摄批准,并且由我来做长片的导演,这也十分让人兴奋。我们正在和编剧创作中,等不及要跟大家宣布后面的重磅消息了。

我觉得比较无语的是,每当我跟朋友聊起拍电影的时候……我有这样一个朋友,她的反应是:“噢,我超想拍短片,但我现在可没有当初拍毕业作品的1.5万美金预算。”

然后我会说:“对啊,我也没有1.5万啊。”

这让我思考,其实现在这个时代,只要有台摄影机和电脑,就可以“凭空”整出一部电影,真的!钱不能做借口,只看你有没有时间和努力去拍。这也是《Don’t Peek》妙的地方,因为这真的是在我卧室拍出来的,所有设备都是我们手头有的。

之前我做好《Whisper》之后,还犹豫要不要把视频发布出去,我自己当时觉得片子没有特别棒。我觉得《Don’t Peek》也差不多,准备传到网上的时候,脑袋里就会冒出怪异的声音对你说:“拍得也不怎么样啊。你想干嘛?怎么能把这样的片子发出去?”

人确实非常容易就听从这样的自我怀疑,然后判定:“噢,确实拍得不好。那先别发好了。”但我的经验是,无论作品如何,踏出发布这一步很重要。就算作品不完美,至少它问世了,你把作品展示出去了。

我回头看自己的《Whisper》,也是零预算拍的。拍完之后我还得把Amazon Echo智能语音箱退给百思买,因为我真的没钱买下来。我还记得那时候是万圣节中午,我一想,完蛋了,错过发布时间了,没人会在万圣节看我拍的这玩意儿,要到11月才有人看了。我感觉自己一无是处。

然后我就不想发布了,因为我觉得:“大卫·F·桑德伯格欣赏的恐怖短片可是《The Nurse》那种水平啊,我这个怎么入得了他的眼?”人很容易产生那些愚蠢的想法把自己淹没。我有些朋友已经把短片拍出来了,却尘封在了他们的硬盘里从未见天日,从未发表过。

我太替他们觉得痛心了,因为我知道拍一部短片多辛苦!想当初在你开始写剧本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跟自己对话感觉多么令人激动啊。想当初觉得到影片发布的时候一定会万分激动,但现在片子拍出来了,你却嗤之以鼻,满眼只看到其中的问题和错误。

把影片发出来吧!要它们“死”在硬盘里再容易不过了,而那是最糟糕的。发布自己的项目,然后平常心,继续开发下一个项目。

我很庆幸自己发布了《Whisper》,因为我绝对想不到它会得到斯皮尔伯格的赏识,他可是我的偶像,我房间里还有《侏罗纪公园》的海报呢。

当初我脑海里的声音对我说“噢,拍得不好”,但现实中斯皮尔伯格却对我说“噢,我们把它拍成电影吧,你的影片超酷。” 所以重点是要克服脑海里阻碍自己的声音,勇敢地分享作品。

真的很不可思议,我现在签到了CAA 创新艺人经纪公司,就是因为我拍了恐怖短片——廉价、零预算那种恐怖短片。我觉得还有一种需要打磨的重要技能,就是构建悬念,因为每一种电影类型都需要悬念。具备了这些东西,你就能凭借自己在卧室里拍的一部恐怖短片去和派拉蒙那样的大制片厂的高层谈合作了。


作者:Presented By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卧室走出的电影人如何凭零预算YouTube短片获制片公司认可拍摄长片电影

views
八种角色原型解析——以影视剧为例
影视制作
八种角色原型解析——以影视剧为例(三)

虽然冲突对讲故事很有帮助,某些性格类型的角色在一起互相之间的交流会更容易些。

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
影视制作
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一)

13年前,我跳入了电影行业,做了7个不同的项目,其中只有1个是我自己的。简而言之,这个项目的结果不是很好。

作者理论:最佳作者导演指南
影视制作
作者理论:最佳作者导演指南(四)

正是这种无休无止的茶余饭后迷影争论使得作者导演理论变得如此有趣且不受时间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