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二)

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
影视制作

图片来源:filmmakerfreedom

虽然如今是否需要文凭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作为一个最终去读书的人,我认为,当时大家给我的建议是最适合我的。如果我听进去了,人生可能更顺利一些。

当然,就算只听了一半的建议,我也得到了一些机会。我遇到了一个十分有经验、十分支持我的人——Derek Presley。

我们一起做了三个短片,其中一个是我自己的项目,另外我们还一起做了一个长片。我自己唯一的一部短片名叫“Impact”(直译为“影响”)。

无论是谁,第一次自己做电影都会有压力。除非你刚开始就非常厉害,对自己自信满满,否则多数人都觉得这是件困难的事。

开拍前几天,我都会因为惊恐发作从睡梦中惊醒。在拍摄的时候,我差点崩溃,不过没有放弃。

能够做完这件事,要归功于我们努力、耐心、专业的演员和组员。

演员们都善解人意,摄影师是全组唯一有工资的人,剪辑师虽然没有经验但做得很棒,Derek就在我身边支持我。这些人都让我的影片《Impact》成为可能。

最后我做完了这部短片,但我身心俱疲,钱也快花光了。只做了一部短片,就用光了我所有的力气。

而我的思维方式和视角就是问题所在。

我并没有把做完这件事看作值得骄傲的事,反而觉得失败了。因为我的目标是赢得电影节、完成快速的职业跃升。但在那时,我没有足够的钱来参加电影节。

所以我放弃了。

思维方式和目标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个目标太过遥远。而因为我的思维方式太过悲观,我自此就停止做电影了。后来只和Derek做了一部短片,还在大学里做了一个短片作业。

我发现,做电影不能透支自己,而是要找其他更好的方法。但是我一直在给自己找借口,等待“合适的时机”出现。你可能已经知道结局了,“合适的时机”并不存在。(T)


作者:Robert Montoya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一个失败电影人的自省

views
影视制作
高度依赖通话的电影怎么拍?录音师分享惊悚犯罪片《罪人》幕后(一)

“影片有太多的移动部分。我就像是一个‘总机’,所有的音频都从我这里进进出出。”

影视制作
新德国电影之入门者指南(一)

“老电影已经过时。我们相信新电影。”1962年,一群激进的年轻西德电影制作者在“奥伯豪森宣言”中如此宣称。

影视制作
电影人入行:如何自己发行小成本长片(上)

对于很多新电影人来说,做一部小预算长片是成为长片导演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