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施拉德谈好莱坞的变化(下)

影视制作

施拉德思考着他的职业生涯是如何回到本源,并最终把他带向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追求的目标状态。

“几年前,我真的没能力拍摄我想拍的电影。我只拍了一部叫做《迷幻人生》的电影,那部片很难融资。但现在给想拍的电影找投资不那么难了。所以我想我会以这种类型的电影结束我的职业生涯。毕竟我从一开始就在拍这类电影了,比如《出租车司机》。我很熟悉那一套。在我看来,这似乎还挺容易,但我知道有些人尝试过但没有成功。”

E:\Charlie\FEED\Gaiamount资讯板块\20210913-0918\20210914 保罗·施拉德谈好莱坞的变化(下)\paul-schrader-willem-dafoe-oscar-isaac-card-counter-750x400.jpeg

施拉德回溯过去,展望未来,开始分析哪些角色在当时和现在与他自己很相像,分析哪些角色符合他的写作方式,并能给他以下问题的答案:随着好莱坞的改变,他作为个人是如何改变的?

“我和那个出租车司机有共同点,因为我写这个本子就是为了自我治疗。我没有意识到的是,在某种程度上,我正在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我想象着年轻男性的孤独,想象出一辆出租车。这是很不错的隐喻,非常好的隐喻。”

当谈到新项目《算牌人》时,他把谈话转回到电影中塑造的角色上。

“我想到主角是个出于某些原因在逃避生活的人。什么能让他影响力巨大呢?他不能仅仅是个杀人犯,他得做出一些能让整个国家蒙羞的事,一些不可原谅的事情。然后我想到了阿布格莱布监狱事件。我开始把这两个部分写到一起。

施拉德近来一直在忙着拍摄这部电影。拍摄《第一归正会》时,他还想着那可能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现在他改了想法:或许自己的职业新阶段才刚刚开始。施拉德有着如此有趣和多样化的职业生涯,我们将继续关注他接下来要创造什么样的世界(以及他在Facebook上又发布了什么)。(T)


来源:NoFilmSchool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保罗·施拉德谈好莱坞的变化

views
影视制作
高度依赖通话的电影怎么拍?录音师分享惊悚犯罪片《罪人》幕后(一)

“影片有太多的移动部分。我就像是一个‘总机’,所有的音频都从我这里进进出出。”

影视制作
新德国电影之入门者指南(一)

“老电影已经过时。我们相信新电影。”1962年,一群激进的年轻西德电影制作者在“奥伯豪森宣言”中如此宣称。

影视制作
电影人入行:如何自己发行小成本长片(上)

对于很多新电影人来说,做一部小预算长片是成为长片导演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