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师让-克利芒·索黑专访:调色是摄影的延伸(二)

影视制作

索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将胶片转印到录影带上,这使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宝藏库:他接触到了易燃硝酸盐等各种不同类型的胶片,接触到了染色转印等处理技术,还接触到了从当代法国电影到上世纪30年代苏联经典电影的美学。

“我仔细地吸收了所有的一切,因此,轮到我自己做调色时,我就有了一个很庞大的图像库,可供我参考和应用到调色工作中去。”

索黑在后期公司Duran为MV做过一段时间的调色,期间他接触到了视觉特效和Quantel的“Harry”,这也让他认识了很多实验摄影师和导演,比如斯蒂芬·赛德纳维、迈克尔·贡德里、弗雷德里克·普兰松、J·P·热内和达利斯·孔蒂。

1985年,Quentel发布了首个完全数字视频剪辑软件“Harry”

正是这项工作让他在本国之外引起了关注。1997年,他得到了MPC的一个职位,担任那里的调色创意主管。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那里工作,常驻伦敦后期圈,直到最后被任命为公司的全球调色创意总监,同时监督伦敦Technicolor Post的数字中间片调色师。

广告赢家

一路走来,索黑获得了众多杰出的工业荣誉。他曾五次获得英国Arrow工艺奖的最佳调色师奖,并连续四年被《Televisual》杂志评为最佳英国调色师和最佳英国视效艺术家。他还获得了2013年英国Arrow工艺奖的奖学金。

他标志性的广告作品包括Levis《Pharmacy》、本田《Cog》、Three Mobile《The Pony》、Channel 4的残奥会《超人》广告,还有John Lewis的几个圣诞广告,包括《The Long Wait》《Snowman》《Buster The Boxer》。(T)

Channel 4残奥会广告:《遇见超人》

资料来源:YouTube/Channel 4残奥会


来源:IBC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调色师让-克利芒·索黑专访:调色是摄影的延伸

views
影视制作
项目存档:项目完成之后要做什么?

〖更新至4-8〗制定可靠的存档战略至关重要,无论你是独立电影人还是好莱坞制片厂。即使是大制片厂也会丢失资产,这通常是灾难性的,比如2008年环球影城遭遇大火。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

2.4_vs_PQ.png
影视制作
HDR——细致分类与最佳操作

〖更新至5-7〗在我看来,我们正处于一个不太需要更多像素,而需要更优像素的阶段。HDR,与广色域一道,让我们实现下一次巨大的图像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