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按我的意思拍?走人!——片场“暴君”名导录(三)

影视制作

奥利弗·斯通:口水战

“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是个既可爱又敏感的人,”当演员希亚·拉博夫(Shia LaBeouf)在与电影杂志FilmInk谈论影片《华尔街:金钱永不眠》(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s)的导演时,曾这么说道。“但(对于斯通)其实一切都是以电影为中心的:(在他的剧组里)没人在四处闲晃,交朋友,或者是跟你唠家常。你必须要靠自己,变得坚强。奥利弗就像个有知识有文化的恶霸。他可以是世上最可爱的人——让你总想抱抱他——但奥利弗还有另一副面孔,这副面孔并不可爱。他会不停地逼你,给你无穷的挫败感跟失落感……但在你倒地之后,他也会扶你起来。”他对任何演员来说,都像个危险的双重威胁——(他像)一位威风凛凛的越战老兵,有着深刻,并善于探究的智慧——在片场,奥利弗·斯通是个知名挑衅者,他经常会在盛怒之下,压迫已经被逼得无路可退的剧组成员,并制造出混乱和疯狂,就为了让演员的表现更上一层楼。

当奥利弗在拍《野战排》(Platoon)时,他曾辱骂当时还没有太多经验的查理·辛(Charlie Sheen),说他是马里布花瓶男;在拍《华尔街》(Wall Street)中对女演员肖恩·杨(Sean Young)和达里尔·汉娜(Daryl Hannah)态度残忍,近乎恶毒;在拍《大门》(The Doors)时与方·基默(Val Kilmer)发生冲突;甚至在拍摄《生于七月四日》(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时还曾大胆地建议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在表演上还)需要多加努力。简而言之,奥利弗·斯通是个专横的暴君,但说来也奇怪,还挺多人喜爱这个恶霸的。

詹姆斯·卡梅隆:“片场之王”

“我乃世界之王!”这是编剧兼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在领奥斯卡奖时喊出的著名口号——这和他大获成功的电影《泰坦尼克号》(Titanic)中的经典段落遥相呼应——他也由此将自己塑造成了极具争议性的电影人物。卡梅伦有权享受他的辉煌时刻吗?还是说,这是一种极为高调的傲慢行为,对这位导演极度膨胀的高傲自大尽显无疑?凡是涉及詹姆斯·卡梅隆电影项目的事,必须全由他说了算,如果你不同意,那可能你就得滚蛋。

他是个有着铁石心肠般的完美主义者。(然而,他曾回应道:“人们称我为完美主义者,但我不是。我只是在做正确的事。当我专注于一件事时,我会将它一直做到完全正确为止,再开始下一件。”)但当他在与人相处时需要具备同情心这块,却有着极大的盲区。“我(只是)帮助人们发挥出他们最大的潜力。”他曾如此说道。“这对我自己也同样适用。如果我在一天的拍摄结束后回到家,手上没有沾满泥泞,那我就是浪度了一天。”当然,卡梅伦很可能比那些由他无情摆布的人赚得多多了。

在《异形》(Aliens)的拍摄现场,他从没想要去尝试着理解自己英国籍的剧组成员们,在特定文化背景下成型的工作方式,这差点引发了一场全方位的“叛变”。而在拍摄《终结者》(The Terminator)时,他也时常与主演阿诺·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正面交锋,发生冲突。由于他的个人阴暗面经常在拍摄中暴露无疑,以至于与他长期合作的剧组成员们都给“它”(卡梅隆的这个阴暗面)起了个名字:“Mij”——卡梅隆的昵称‘Jim’的相反拼写。(T)


来源:Filmink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不按我的意思拍?走人!——片场“暴君”名导录

views
IMG_256
影视制作
写给摄影师的虚拟制作拍摄技巧(完)

我在文末列了个快速浏览词汇表,以便更轻松地传达你的制作需求。

IMG_256
影视制作
写给摄影师的虚拟制作拍摄技巧(三)

“这个项目我们要选哪种色彩空间来完成?DCI-P3、REC 2020还是ACES?”

IMG_256
影视制作
写给摄影师的虚拟制作拍摄技巧(二)

如果在一个偏离的角度观看LED显示屏,通常显示屏会产生或轻微或严重的色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