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28天》摄影幕后谈(四)

行业观察

在DV画面中,广角镜头的背景会有糊成像素化一团的趋势,所以多德·曼妥(Dod Mantle)在考虑了拍摄地的建筑风格后,细致设计了线条尽可能利落的构图。“背景中偏硬的对比线可能会完全分散掉人们的注意力,忽视掉你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如果我们走运没受这种情况影响,原因之一就是这部电影很残忍,不仅是暴力层面上的残忍,走出医院发现熟悉的周遭空无一人,这也是种残忍。”

当主角吉姆带着塞莱娜和马克回到家中,发现父母死在床上的这一幕也是如此。这是一段令人心生酸楚的戏——吉姆发现他的父母之所以选择自杀,是为了避免被病毒无情感染。之后吉姆、赛莱娜和马克决定在屋里过夜,但他们遭受到两个在四处游荡,并且双眼通红,还会喷血的流浪感染者的袭击。尽管感染者很快就被干掉了,但马克的手臂受了伤。由于病毒会通过血液传播,并可以在几秒钟内就使人失去控制,残忍现实的塞莱娜迅速将马克砍成了碎片。

由于伦敦——以及整个英国——必须有种末日降临后的感觉,许多夜戏的镜头都通过夜戏日拍消除城市的照明灯光。曼妥解释道:“只需举起手电筒,你就会得到数字格式固有的高对比度:数字设备感光迅速,也能感知伪影。我不得不用巨大的HMI灯透过4×4和6×6的丝网照亮演员,以此提高对比度并照亮演员的脸,让人察觉到一点月光效果。而且因为女主演Naomie是深色皮肤,所以我用平光照她,这样我就可以在后期把镜头调低三到五档了。”加上最初的一到两档欠曝,后期制作完毕的最终影像总共会被调低四到七档。“我和导演努力把胶片调得尽可能的暗。”多德·曼妥说道。

吉姆家中的三个特写镜头是透过洗衣机盖上(开动时)颤动着的透明观察窗拍摄的。“我开始收集各种烧过和变形的塑料来制成滤镜,”多德·曼妥说,“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时常使用它们来稍微降低点数字影像可能会过过于犀利的特点。”

拍摄中的多德·曼妥

从被感染者的魔爪中逃出后,吉姆和塞莱娜来到一栋高层公寓大楼,他们在这儿遇到了汉克Hank和他的女儿。父女二人一直在收听军方重复发送的无线电信息。这个地点的夜戏日拍进程暂停了一阵。因为这座建筑即将被拆除,曼妥让美术指导马克·蒂尔德斯利(Mark Tildesley)用再暗五到六档的颜色重新粉刷了楼梯间的墙壁,摄影师还给窗户用了滤镜以控制周围的光线,并说到,“太阳刚开始慢慢升起时的光线非常柔和,我可以把它做成夜景……我还在那个场景里加了一点青绿色。”

随后,四位幸存者决定坐汉克的出租车逃离这座城市,并追踪无线电信息的来源。为此,他们不得不穿过一条布满残骸碎片的隧道,并在那爆了一个轮胎。很快,一群老鼠袭向他们,紧接着是一群被感染者。随着感染者逼近,他们的影子在隧道的墙上越来越大。“这是个老把戏了,”多德·曼妥表示,他在隧道的尽头放了18K的HMI灯,“我让一半的人倒着朝光线跑,但是不出现在镜头中,于是阴影越来越大。”在残骸和报废的汽车间,藏着曼妥惯用的一系列Kino Flo灯、小pin-spot灯和一些中型HMI灯,用于提供环境光。“我在这部影片中用的灯和在其他任何格式的项目里用的灯一样多,”他说,“但在这部电影里,用的灯会整体小一些,因为我是以更快的曝光速度工作的。”(T)


来源:American Cinematographer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惊变28天》摄影幕后谈

views
行业观察
台湾新电影运动简介及十部佳片精选

作为台湾新电影的先驱之一,杨德昌曾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学习电气工程,但他对电影的痴迷促使他前往南加州大学学习电影

IMG_257
行业观察
13部色彩最华丽的恐怖片(完)

主角在第一幕中死去,随后他生前一幕幕的场景在潜意识里闪回……

IMG_256
行业观察
韦斯·安德森的十个电影制作小贴士(下)

对演员与角色要有清晰的认识。想好角色,再把他们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