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长镜头+黑白摄影:戛纳最佳导演作品《冷战》幕后谈

设备聚焦

波兰电影导演帕维乌·帕夫利科夫斯基(Pawel Pawlikowski)2018年的电影作品《冷战》(Zimna wojna)为其斩获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导演大奖,并一举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提名和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导演提名。

而摄影指导(DP)卢卡斯·扎尔(Lukasz Zal,PSC,《我想结束这一切》《至爱梵高·星空之谜》《修女艾达》)则以长镜头为主线,将这部情绪激荡的浪漫剧情片以极致又别致的黑白风格呈现在观众面前。

本文图片由卢卡兹·巴克(Lukasz Bak)提供,版权归Amazon Studios所有。

导演帕维乌·帕夫利科夫斯基(左)与DP卢卡斯·扎尔

以单个镜头编排走位,每场戏都像一部‘微电影’

《冷战》描绘了一段二战后随欧洲政治格局变化而展开的激昂爱情故事。影片的标题既指战后出现的意识形态分歧,也指主人公之间的紧张关系:两位不相配的恋人间有着不断受威胁的,激烈而动荡的爱情。

《冷战》是DP卢卡斯·扎尔(PSC)和导演帕夫利科夫斯基的第二次合作,也是他们第二次合作拍摄黑白电影。两人的首个项目是2013年的《修女艾达》(Ida),那也是扎尔作为DP的首作。 “我喜欢和帕维乌合作的一个原因是,每场戏都像一部‘微电影’。”扎尔在波兰家中接受ASC杂志电话采访时说道,“他(喜欢)以单个镜头编排走位,而不是拍摄寻常的镜头覆盖。拍摄过程中,我们一直精益求精——不断给镜头取景和重新取景、调整构图和布光、在画面中添加、减少和移动物体。帕维乌总是试图捕捉所有元素在一个镜次中同步的神奇时刻。对我来说,这就是电影。”

《冷战》剧照

预算有限数字拍摄,靠调色实现35毫米胶片风格

虽然导演和DP都想为《冷战》采用35毫米胶片的风格,但预算限制使他们无法使用胶片拍摄。扎尔建议用Arri Alexa XT拍摄,并在调色环节做出35毫米胶片的效果。“(测试阶段)我们为演员搭了简单布景,让他们穿上戏服,用35毫米和Alexa以相同的镜头从相同的角度拍摄场景,”扎尔说,“我们测试了各种镜头、面料和灰色,还在布光方面做了些实验。然后我们调色并找到喜欢的近似35毫米的风格,再将其做到(与35毫米风格)难以区分的程度。为了拍摄,我们做了两个LUT,一个用于日戏,另一个用于夜戏。”

扎尔选择了他在《修女艾达》中使用过的Arri/Zeiss Ultra Prime镜头,他说这种镜头在《冷战》的拍摄中表现得非常出色。“这部电影的大多数镜头都是用32毫米镜头拍摄的,就像人的眼睛一样,”他说,“在向人们展示周围环境方面,这种(焦距)效果也最好。”安琴Optimo 24-290mm(T2.8)、19.5-94mm(T2.6)和45-120mm(T2.8)变焦镜头也用到了影片的拍摄中,均由华沙的租赁公司The Out of Frame提供。

《冷战》剧照

帕夫利科夫斯基、扎尔和影片的美术指导双人组花了整整六个月的时间讨论和准备这部电影。“我们花了约30天时间勘景,把剧组的工作人员安排在每个拍摄地点,尝试不同的摄影机角度,”扎尔回忆道,“我们准备得非常充分,但真正开拍时,电影可能会呈现出自己的生命力。你始终需要意识到现实给了你什么样的情况,然后抛掉那些起不了作用的(想法)。”

在决定采用4:3宽高比方面,帕夫利科夫斯基指出:“这非常适合拍单人和双人肖像式镜头。在画面表现出来的和没表现出来的东西上,这种宽高比效果非常精确。《修女艾达》也是以1.33:1的画幅拍摄的,而且拍得很平。我们希望《冷战》能有更多深度,因为它讲述的是个非常亲密的爱情故事。”

《冷战》剧照

前期制作完成后,摄制组自2017年1月到8月进行了为期7个月的拍摄,但为了适应天气和电影中出现的专业民谣合唱团的工作档期,拍摄计划中出现了很多间隙。影片在波兰、克罗地亚和巴黎拍摄。其中,巴黎的室内戏实际上是在波兰拍摄的。影片制作者们避开了棚拍,选择在实地和实地搭建的布景中进行拍摄。

“对比”贯穿全片,带来不同影像与情绪层次

“对比是电影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扎尔表示,“它存在于每一个层面,从镜头和画面的构建、场景的连接方式,一直到角色间的‘情感温度’,都是如此。它不仅体现在布光方面,也体现在美术设计和地点方面——比如不同的木材纹理、不同深浅的灰色,还有显示出对比度和色调分离的道具。”

《冷战》摄制组手持Arri Alexa XT拍摄日戏外景的工作照。和《修女艾达》一样,《冷战》也是彩色拍摄再在后期去饱和调成黑白。而且和《修女艾达》一样,影片的布光、美术设计、服装和背景都是为黑白设计的。片场的监看点即以黑白监看。

影片是以时间顺序拍摄的,剧情开始于1949年,地点是波兰一个贫穷的乡村。画面中,一个小提琴手和一个风笛手,怪异而面无表情地在一小群人面前演奏。这个场景有种质朴、粗砺和纪实的风格和感觉,几乎没有对比度——只有不同深浅的灰色。“那是我们拍摄的第一天,”摄影师回忆道,“帕维乌在一个民俗节日上发现了这两位表演者。”接下来的几个镜头保留了纪录片的感觉,但更像是“活人画”——即单一的静态画面,人物在其中为主角们唱歌或跳舞。这里的灰色稍微多了些色调,但这部电影的视觉风格实际只在后面在马苏里克举行更多试镜的场景中才所改变。

《冷战》剧照

“女主角(实际上)是摄影机的‘触发物’——她就是使摄影机移动的力量。”扎尔解释道,“她一出现,特别是她一与男主角开始谈情说爱,故事就会呈现出更多的叙事特质,视觉对比也会增加。我们在女演员身上用了1/2或1的黑色缎面(滤镜),主要是为了拍她的特写镜头。”

波兰是女主角最快乐的地方,那里的场景都是用深焦和较宽的镜头拍摄的——具体来说是28毫米、32毫米和40毫米焦距。在巴黎,影像风格发生了变化,男主角很快乐,但女主角却并不快乐。较长焦的镜头——50毫米和65毫米——和较浅的景深表现出两人关系不和谐,还有女主角的疏离感。

“我们在波兰的日戏内外景都使用了f/4到f/5.6,甚至f/5.6 1/2,”扎尔说,“这是种会让人想起老电影的景深。在巴黎,我们希望较浅焦,整体保持在f/2或f/2.8左右。Ultra Prime镜头开大光圈时表现得非常出色。”

多光源布光+柔光,实光与电影光并行

在布光方面,扎尔指出:“我们试图做出高对比度,但采用柔光。我喜欢混着用HMI灯和钨丝灯,这不是出于电影的需要,而是因为钨丝灯比HMI灯更容易调暗。”他还补充说,在晚上,他们会把小LED灯隐藏在墙上和桌子下面。

整个拍摄过程中,蛋箱、蝴蝶布(butterfly)和旗被频繁用在各处。“在波兰,即使是室外戏,我们也用了4×4米和6×6米的蝴蝶布,”这位DP介绍说,“我们会把黑色蝴蝶布用于负补光,还会在用9K和偶尔使用Arrimax时用上白色蝴蝶布。”

导演帕夫利科夫斯基在准备下一个镜头,男主演则坐在一辆车的后座上。

“我们在《冷战》中用了很多柔光手段,”扎尔继续说道,“我们总是用全格、半格或四分之一格的织物或人造丝的蝴蝶布。我们也用了大量的泡沫板,不仅用于柔化,还用于反射光线。”其他柔光工具还包括白布、拉绒布和Hollywood Frost(一种雾面柔光滤纸),以及四分之一格和轻网格布。

在巴黎,拍摄采用了实光。“(我们用)画面内现成的街灯,并添加了画面外的电影灯,”扎尔说,“我们常在夜戏拍摄时使用车载升降台,装上9K的灯、并用4×4米的蝴蝶布柔化作为背光。”这位DP介绍说,摄制组还用了一个小一点的车载升降台,它的底座放在摄影机后面,而它的臂(装有一盏灯)则伸向演员身后,以便“在角色靠近摄影机时,对他们加侧光或给出背光”。

项目的布光设备包括Arri SkyPanel、Aladdin LED灯板、LiteGear LiteMat、Kino Flo灯组、PAR 64、 Arri M系列9K、4K和1.8 K灯组、Dedolight的Octodome以及2K、1K和650瓦的菲涅耳。

DP扎尔指出,他整体偏好多光源布光,这点延伸到了给演员布光上。他表示:“我喜欢用光包裹住他们。”

《冷战》大部分拍摄都采用单机,欧内斯特·威尔钦斯基(Ernest Wilczynski)和雅罗斯瓦夫·维尔兹比基(Jaroslaw Wierzbicki)担任掌机——后者是为斯坦尼康摄影机的工作进组的。只有马苏里克乐队演出的戏要用到两台摄影机。“虽然我们有很多广角镜头和外景,但影片大部分都是男女主角的双人镜头,”扎尔说道。

除了斯坦尼康、手持和少量的摇臂拍摄,Alexa XT通常被放置在一台dolly车上,甚至静止拍摄。“我们一直在做调整——调高、调低、升高、降低——不断寻找最佳角度。”扎尔表示。摄影机被安装在OConnor云台上,用于拍摄dolly车和摇臂的镜头,为此,威尔钦斯基骑在摇臂上手动操作,没有采用远程操纵。斯坦尼康则广泛用于拍摄巴黎的外景戏。

“一个镜头拍50次?”没有的事,最多15到20次

导演和摄影师正在拍摄室内日戏。尽管帕夫利科夫斯基称自己一个镜头拍50次的名声是“毫无根据的”,但他坦承自己经常一个镜头拍15到20次。他指出,因为他喜欢一镜到底,“一切都必须配合得天衣无缝——表演、布光、构图和背景动作。通常需要拍摄多次才能准备好所有的镜头。有些人会为一个镜头拍这么多次退缩,但我相信最好避免花时间重新给新的角度布光。对我来说,电影的魔力就在于当时当地发生的事情——实时发生——这种情况下,表演和视觉影像会处于平衡状态。”

谈到与帕夫利科夫斯基的合作,扎尔指出:“虽然帕维乌准备充分,但他总是在不断雕琢和改进,在这里多一些,在那里少一些——不断做加减法,以求得一些本真效果。”

导演认为与DP扎尔合作同样令人满意。“卢卡斯精力充沛,有很强的光感,”帕夫利科夫斯基如是确认道,“我们有着和谐、友好、共生的关系。”

在Amazon释出的《冷战》幕后拍摄花絮中,摄制组采用了尊正DM240监视器进行现场的黑白监看,在拍摄阶段就为影片带去精准的监看效果。

日前,尊正推出4款DM系列监视器新机型,开启全新产品阵营。本次DM系列上新产品性能更为强劲,将代替人气机型21.5英寸-55英寸DM系列监视器。

欢迎访问尊正官方商城了解更多产品资讯。


出处:Jean Oppenheimer | ASC Magazine

编译:Charlie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设备聚焦
国际调色师协会好莱坞分会联合创始人丽奈特·杜恩辛访谈

她曾为电影《只想爱你》《不要见怪》《潜伏5:红门》《生无可恋的奥托》《沼泽深处的女孩》的预告片调色,为新秀丽、百事、英菲尼迪、路虎、巴黎欧莱雅、耐克、任天堂、惠普等品牌广告做调色……

设备聚焦
爱是事实,记忆则可选择——智利纪录片《永恒的记忆》幕后

本片的后期调色由智利公司Filmo Estudios的调色师帕米拉·瓦伦祖拉完成,采用尊正监视器作为调色主控级监视器

Marco Solorio OneRiver Media Hybrid Suite Close Up
设备聚焦
从地板到监视器,集剪辑、调色、混音于一体的混合工作室有哪些配置?(上)

我的混合工作室里视觉参考的“C位”是尊正DM240专业参考级监视器。我太爱这台监视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