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丹尼尔·兰丁谈 A24《皮囊之下》摄影幕后

设备聚焦

本文将带你一窥摄影指导(DP)丹尼尔·兰丁(Daniel Landin)如何在A24发行的《皮囊之下》(Under The Skin)中捕捉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的外星人天性。

英国DP丹尼尔·兰丁第一次遇到导演乔纳森·格雷泽(Jonathan Glazer,《利益区域》《重生》《坠落》)是在他拍摄《性感野兽》(Sexy Beast)时。自那以后,两人合作了多个项目,其中大部分是广告拍摄。多年来,两人持续在探讨格雷泽计划根据米歇尔·法贝尔(Michel Faber)的小说改编的《皮囊之下》。该片灵感来自黑泽明安德烈·塔可夫斯基(Андрей Тарковский)的电影,尤其是前者的《罗生门》和后者的《安德烈·卢布廖夫》(Андрей Рублёв‎)。针对斯嘉丽·约翰逊神秘且掠食者一般的角色,兰丁和格雷泽最终合作创造出了一个真实得令人惊讶但又完全陌生的环境。

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超体》(Lucy),幕后有尊正监视器助力追车场面拍摄。延伸阅读:黑寡妇拥有超能力?尊正监视器带你一探《超体》究竟

最近,我们采访了兰丁——他曾担任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时装秀的灯光设计师,还为电台司令、罗比·威廉姆斯、麦当娜及其他音乐人的MV做过DP——他谈到了他在将格雷泽的构想搬上银幕时所面临的独特挑战,包括利用现成光源、(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非演员和给好莱坞明星改头换面。

你和格雷泽合作过《性感野兽》,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合作《皮囊之下》的?

最初的摄影师是伊凡·伯德(Ivan Bird)。在他们完成了“性感野兽”的初步粗剪之后,伊万不能拍摄,所以他们让我来拍摄。从那以后,乔纳森和我合作了很多不同的东西——大部分是广告。你知道,乔纳森没有拍过很多长片,而他已经为《皮囊之下》准备了差不多十年。当时我们已经为此谈了很久。筹备期之所以这么长是因为他非常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拍。你最终看到的影片就是这种创作方式的结晶。它证明了这是一部导演自己的电影。

但他是什么时候让你来拍这部电影的?

距开拍差不多18个月或2年。我们一起看了剧本的几版早期草稿,开始讨论拍法和灵感来源。在我们讨论的过程中,剧本经历了几次不同修改,而终稿基本上是基于乔纳森的构想的。他去掉了一些比较传统的叙述,探索了外星人更多心理旅程。

乔纳森对合作怎么看?

我们在前期制作中密切合作,讨论斯嘉丽在那种环境中的存在方式,并看了各种各样的照片参考,然后等我们找好了拍摄地点,我们开始详细讨论我们要展示多少以及我们将如何表现我们之前讨论的内容。比较不同寻常的是,我们可以自由地在货车里移动,就像待在一个移动工作室里似的。于是在没有足够自然光的地方,我会加强路灯——在现有路灯上安装额外的我们自己的钠灯,而从根本上说,我们并没有真的改掉部分拍摄地点的视觉特性,所以路人甚至没察觉到那些地方有部电影正在拍摄。显然,我们得制造足够的光线以拍得出这部电影,但这是以最不着痕迹的方式完成的。我们努力让真实环境统领一切。

影片的摄影是如何捕捉到斯嘉丽角色的外星人天性的?

这部电影的一个重点就是仅通过把斯嘉丽放在那样的环境里,就要给人一种把外星人放到了地球上的感觉。乔纳森刻意想让这种并置保留一些不真实感,而他不想破坏那些现实生活场景,也不想把它变成一种迷你的电影环境。所以我们的任务是确保我们实际上的操作非常不着痕迹,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她放到那些影片情景下,同时不影响到那些情景,不在必要程度之外改变它们。在布光方面,我们确保我们尽可能多地利用现成环境光,对其有所增强,而不是完全重塑。

我认为外星人的特质本身并不依赖于布光。它们更多地依赖于我们拍摄斯嘉丽角色的方式。本质上,外星人其实存在于乔纳森对她的放置方式,而我们的任务本质上是拍好这些,让外星人特质体现在她与环境的互动中,让她有自己的空间,并且给她的表演和非表演足够的空间。我们还得保持剧情片质感,不能拍得像纪录片。这其中其实有个临界点,一旦超过影片就不再像一部剧情片,而变成纪录片了。所以关键在于保留剧情片质感。我想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很多拍摄都是秘密进行的,这在实践层面上是如何实现的?

在拍摄开始前,我们探索过使用极小型摄影机的可能性。但我们能用的摄影机要么不够小,要么画质不够好。于是我们最终开发了我们专用的摄影机,让我们能以很小的一台摄影机录制非常高质量的原始数据。起初,我们是这么拍的:把斯嘉丽放进她开的那辆车,车里藏了8台摄影机。这样她就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开车并避免给人感觉有拍摄过程正在进行。

传统上,行车戏的拍摄工作涉及相当多的辅助车辆——比如装着摄影机的卡车——最后一般都是装在低架拖车或平板卡车上的行动车辆。这一般都会在任何环境中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一般来说,由于行车戏拍摄工作的限制性,你最终不得不重复拍摄几次同个场景。而乔纳森十分想保持表演的自发性,尤其是针对非演员。这让我们能够与那些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拍摄的人合作。同时,斯嘉丽可以保持低调,不会被认出来。她可以在街上搭讪陌生人。拍完后,我们明确地向非演员要了在电影中使用涉及他们的素材的许可,不过他们都对自己被拍了感到很惊讶。那是一个相当破败的地区。我们拍了一些非常古怪的情景。

和我说说专门为这部电影开发的摄影机吧。

(视效总监)汤姆·德本汉姆(Tom Debenham)是乔纳森和他的公司One of Us的长期合作伙伴。德本汉姆投入了大量心血研究小型摄影机。当时他们发明了One Cam摄影机,而这种摄影机基本只有一个家用火柴盒那么大,可以装上16mm镜头。它拍出来的画质非常好。最终我们非常喜欢我们拍到的的图像,以致于觉得这台摄影机要是坚固得能应付各种天气,我们甚至会拿来拍摄整部电影。

你有MV和广告拍摄的背景履历。这些履历如何影响你在这部电影中的工作?

我本身就是从电影制作者起步,后来进入MV领域时,这一块儿的人都玩得相当实验,拍的基本都是完全由导演主导的配有音乐的短片。因此,我有了很好的机会来探索许多不同的电影制作技术,而我基本就是从这开始整个过程的——我更多地受到实验电影的影响,主要是早期的苏联电影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二战后的法国电影。我实际上并没有受很多广告和视频的影响,但我得以在这些领域以很满足创意发挥的方式工作。

《皮囊之下》这部电影在许多方面都很具有实验性。

这证明人们其实低估了电影的普通观众。有人问我有没有对观众的反应感到惊讶——我一点也不惊讶。人们低估了观众想看的东西。人们会从根本上降低他们对电影的期望值,这种倾向挺可怕的。我认为给予导演自由以保留他们所赋予电影的内涵非常重要——同时我并不否定电影是合作的产物。

在《皮囊之下》的幕后花絮中,我们再次看到了尊正监视器的身影:

更多尊正×A24案例戳:《瞬息全宇宙》横扫奥斯卡,背后真正大赢家是……

想了解更多尊正产品,欢迎前往尊正官方商城


出处:Paula Bernstein | IndieWire

编译:Charlie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设备聚焦
国际调色师协会好莱坞分会联合创始人丽奈特·杜恩辛访谈

她曾为电影《只想爱你》《不要见怪》《潜伏5:红门》《生无可恋的奥托》《沼泽深处的女孩》的预告片调色,为新秀丽、百事、英菲尼迪、路虎、巴黎欧莱雅、耐克、任天堂、惠普等品牌广告做调色……

设备聚焦
爱是事实,记忆则可选择——智利纪录片《永恒的记忆》幕后

本片的后期调色由智利公司Filmo Estudios的调色师帕米拉·瓦伦祖拉完成,采用尊正监视器作为调色主控级监视器

Marco Solorio OneRiver Media Hybrid Suite Close Up
设备聚焦
从地板到监视器,集剪辑、调色、混音于一体的混合工作室有哪些配置?(上)

我的混合工作室里视觉参考的“C位”是尊正DM240专业参考级监视器。我太爱这台监视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