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取景地的绝佳的布光方法

影视制作

《海盗》(The Buccaneers)

图源:Apple TV+

我们与最新Apple TV+剧集《海盗》的摄影指导(DP)奥利弗·柯蒂斯(Oliver Curtis)进行了交谈。

DP奥利弗·柯蒂斯
图源:IMDb

DP奥利弗·柯蒂斯参与的上一部时代片项目是在1998年——BBC的迷你剧《名利场》(Vanity Fair),凭借该剧他得到了BAFTA奖提名。因此,这次他重回时代片项目制作,并将自己所有有关如何拍摄复杂的戏服、高难度的取景地以及许多其他知识带进这部Apple TV+的新剧集《海盗》显得无比正确。

这是柯蒂斯与导演苏珊娜·怀特(Susanna White)的二次合作,上一次二人合作是在丹尼·博伊尔(Danny Boyle)执导的剧集《信任》(Trust‎)。

《海盗》根据伊迪丝·沃顿(Edith Wharton)的一部未完成的小说改编,讲述纽约的一个新贵家族以及家中的几位充满活力、年轻待嫁的女儿的故事。一家人远渡重洋来到伦敦,用她们的金钱和热情洋溢的性格吸引各种各样的角色(和恋人)。

我们通过Zoom与柯蒂斯谈论了为这部剧集布光所遇到的挑战,以及为这种规模的时代片制作所需进行的考量。

《海盗》
图源:IMDb

通过布光和镜头展示文化冲突

时代背景和与怀特合作是两个吸引柯蒂斯加入这个项目的因素。但他也很珍惜在独特的苏格兰地区拍摄两种困难的文化的机会。

“因为拍摄时代片,如果你在伦敦周围取景拍摄,有很多国家名胜古迹信托的宅邸和城堡,这些地方已经被拍了很多次,”他说,“所以我们要选择其他取景地,到英格兰以北和北境本身去,即位于英格兰境内靠近苏格兰的地方取景,我们要在一些不常被拍摄的地方以及一些对于观众来说较为新鲜的景观和内景取景。”

他也很珍惜拍摄来自纽约和英国的角色的机会,并通过视觉图像展示他们在生活上的区别。

这是一种文化上的碰撞,”他说,“这有点类似一个老生常谈的故事——讲述两种文化的碰撞以及人们截然不同的需求和欲望。所以这是一个普遍的故事。在剧集中你可以看到这些出身有钱人家的年轻美国姑娘见到他们的潜在追求者和丈夫,他们既有头衔也有可以遗赠的房产。所以这是一场奇妙的文化碰撞,从电影摄影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内容丰富的领域。”

但这种差异不只存在于角色及其行为上,同时也存在于不同的科技水平中。

柯蒂斯指出:“剧中你能看到纽约正在经历变革时代——电灯和富裕阶级的出现,而在英国,人们依然在使用蜡烛、油灯和煤气灯。而且,两个国家、两种文化之间也在不同方面上有许多对比。”

故事开头,这些年轻的角色在纽约,心思天真,她们身处富丽堂皇的环境中,被温暖的金色光环绕。这种布光会随着她们的处境的改变而改变。

“我们希望通过让剧集开头的纽约场景具有真正的温暖感、个性和鲜明感来建立这种对比,”柯蒂斯说,“所以,即使剧集在英国的剧情大都全程采用ALEXA LF拍摄,但在英国我们使用的是ARRI的DNA镜头。后来,在纽约的剧情我用的是Canon K35镜头,这样能允许更多光和色彩进入。相比DNA镜头,在这个镜头中光会更多地在镜头内部反射。所以,它所拍出的图像质感有所不同。”

奥利弗·柯蒂斯在《海盗》拍摄地

一镜到底开启剧集

在剧集的开场,通过拍摄主人公一家位于纽约的富丽堂皇的住所的曲折漫长的一镜到底镜头,剧集建立起了世界的广阔感和角色。

“苏珊娜和我设计了……一种充满活力和动感、感情丰富的开场叙述,”柯蒂斯说,“如果你愿意让自己沉浸到这部剧集之中,这一点会让你印象深刻。同时,由于这个开场镜头是由克里斯汀·弗劳赛斯(Kristine Froseth)饰演的主演的动作所驱动的,这更会加深你的印象。”

这个镜头不仅要在一众演员的配合下融入不同的空间,同时柯蒂斯也得考虑与他的斯坦尼康掌机亚历克斯·布拉姆比拉(Alex Brambilla)配套使用何种工具。

“因为我们一开始是拍摄花朵的特写和广角镜头,随着摄影机横移拍到房间内,镜头中人们的活动变得更加匆忙,你会感受到画面更为挤压。所以我们可能采用了稍微长一点的焦距。在克里斯汀见到克里斯蒂娜·亨德里克斯(Christina Hendricks)后,我们来到了楼梯的平台,我记得我们采用了广角一些的镜头,这样当我们在做隐藏的剪辑转场时,我们所拥有的焦距会略大一些,这能让我们在那里有更好的散景。”

在掌机和参演演员的协助下,他们避免使用任何反光的表面。眼尖的观众可能会在这个段落中找到一个隐藏的剪辑点。

“这里必须得有一个隐藏的剪辑点,因为镜头的前半部分拍的是实景,而第二部分拍的是布景,”柯蒂斯说,“所以在我们进入房间的位置我搭建了这个布景,因为我们找不到一栋能提供那两种空间的建筑。此外,我们还需要在窗外安排绿幕,做成街道的景象,街道就在格拉斯哥市政厅外,充当麦迪逊大道。”

《海盗》
图源:Apple TV+

柯蒂斯如何在格拉斯哥市政厅打造更多光

如何在名胜古迹拍几天包含数百名群演的镜头?

或者说,你要如何在一个不允许更新电气设备、也不允许添加更多灯光的取景地进行拍摄?

对于柯蒂斯来说,最具挑战性的取景地是在格拉斯哥市政厅,这里要拍摄角色首次在舞会亮相的段落,数百位年轻女子会出现在白色大理石楼梯上。但出于各种原因,这个场景的拍摄难度很高。

“首先,宅邸顶部有一扇巨大的天窗,但下面几层的窗户却很少,所有的吊灯都采用电灯,我们不能对这些灯做出改动,因为这栋宅邸属于历史保护建筑,”柯蒂斯说,“所以,能供我隐藏灯具的空间很少。”

但好在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能让更多的光进入这个空间。

“我叫美术指导艾米·马奎尔(Amy Maguire)打造一个‘窗塞’,”他说,“基本上在所有低层平台上有门道联通至房间的地方,我们都会将门拆掉,打造一扇窗户,营造出一种仿佛外墙升高的感觉。随后我让电力团队制作了一些柔光箱,放在这些门道处。”

“随着你走下楼梯,你会看到许多角色走过,站在这些窗户前。实际上这些根本不是窗户。这些是门道。因为我们无法在这栋宅邸内搭建任何设备,所有的光都必须从窗外照射进来,否则就只有来自大吊灯或烛台的光了。所以这个过程需要动点脑筋,但随着你走下一层层楼梯时,这样做能带来不错的光影。”

《海盗》
图源:Apple TV+

他还找到了另一个更有创意的方法,在整个空间中获得柔和的光。

“我的电力团队用了一些氦气球来从房子顶部打造一种持续的柔光。随着我们走下楼梯拍摄,他们会把气球拉下来,用绳子拉紧气球,使它们的高度越来越低,”柯蒂斯说,“这样当拍摄进展到越来越下层时,我们依然能获得柔和的辅光。这么做效果很不错。因为场地的特殊要求,所以布光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而且我们的准备时间也很短。这栋议会建筑依然在使用中,所以我们不能提前布置设备。我们只能快速进入宅邸内赶紧拍完出来。”

并且,拍摄总共只有三天时间,这需要进行精确的计划和拍摄。

“另一个问题是,最好的机位实际是在中厅中心,楼梯的中心,”他补充说,“但不幸的是,由于运载和通行问题,我们无法带入任何technocrane伸缩炮或伸缩臂。所以我的机械团队只得测量从墙到柱子再到中厅中心的准确距离,以便我们将摄影机放在中心位,提供最大限度的灵活性。因此,在这栋宅邸中进行拍摄以及拍摄这些段落堪称是军事级精准的训练了。”

柯蒂斯表示,伪造窗户这一招是他之前从未尝试过的。

“我突然想到,如果当时我们不这么做,我就会被卡住。”他说。

这个场景相当紧张,数百位演员之间有好几个剪辑点,所以镜头覆盖很重要。

“我们在那架了三台摄影机,”他说,“一台是亚历克斯·布兰比拉(Alex Brambilla)操作的斯坦尼康,还有我的B机掌机劳拉·丁内特(Laura Dinnett),她在整部剧集中的工作都十分出色,不仅是在我负责的几集,其他几集也是如此。那天我们还有另一位掌机。”

《海盗》
图源:Apple TV+

服装材质如何融入电影摄影

DP们在工作中有太多需要考虑的事情,包括衣料在摄影机中的呈现效果、光线下的表现以及这些因素将如何支持叙事。如果在一部时代剧集中,所有角色都身着反光的、五彩斑斓的丝绸服装又会如何呢?

“我知道Apple非常想让这部剧集的色彩十分丰富,”柯蒂斯说,“因此我们在拍摄时考虑到了这一点。但当我们在做配光时,我们确保体现出了那种饱和度和明度,同时也确保画面保持鲜活。”

“但是,当你将这些衣料表面和特征带进伦敦黑暗阴森的内景和当时的上流阶层社会中也很意思。这能让你给这些空间带来亮光。你就会看到这些充满活力的年轻女性侵入这种黑暗、阴森的空间。所以单纯从视觉层面上来说,这是一次美妙的碰撞,也是将空间从黑暗转为光明、从不饱和转为饱和的机会。”

柯蒂斯说,拍摄这些衣料让他的工作更加有意思了。

“我记得当时我们在拍摄试拍镜头时,我想,哇,这些戏服能反射出很多光,”他说,“同时,因为在那个时代,你会联想到紧身衣和裙撑——这些服饰设计的初衷就是要能撑起来、有褶边、能形成褶皱,所有这些布料表面都会反光。但你想想现代服饰,它们就非常直接、简单。”

“因此我很想探索一下这个问题,通过使用大量反光光源来布光,这样衣料就会反射出反光光源的光,”他补充说,“我不总是采用硬光,但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硬性规定。这是我在拍摄过程中确实在探索的问题。”

奥利弗·柯蒂斯在《海盗》拍摄地

柯蒂斯给DP的最佳建议

要如何把工作做到最好?简而言之,他的建议就是要挑战自己。

“不要将自己局限于一种类型或一种电影制作形式中,”他说,“我认为从不同类型和不同风格的电影制作中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在这样一个Instagram风靡的世界中,往往会出现一种非常相似的风格:采用大量顶光、忧郁的眼睛和过饱和的色彩。我认为,如果你拍一些纪录片或平面静照,或无论你参与短片还是长片项目,我认为你都应该对各种挑战保持开放的态度。利用可用的光线,而不仅仅是拥有大量的布光工具包。我认为心态开放是关键。”

他说,这种开放性和愿意试错的心态是创造力得以大放异彩的地方。

“我认为,如果你加入一部剧集或拍摄,认为一切都是明确且确定的,那你可能无法将工作做到最好。但如果你把自己置于一个稍微陌生一点、不是完全已知的环境,那你就能做出一些不同的、有趣的事情。你总得考验一下自己。”

奥利弗·柯蒂斯在《海盗》拍摄地

当然,当你这样做时有可能会失败。 但对于柯蒂斯来说,这很令人兴奋。

“所以我总是让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他说,“你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可能会失败,且不知道自己可能会失败也许是很痛苦的。但你会很快吸取经验。”

柯蒂斯还建议,对于时代片项目,你不应该让自己因时代背景而分心。

“当人们想到古装剧时,他们会想到奢靡华丽,他们会想到富丽堂皇的内饰、建筑和所有古装的华贵品质,”他说,“但实际上,在这部剧集中,我对肖像摄影的兴趣和对其他事物的兴趣一样。角色的面孔如此富有表现力,人与人之间的时刻如此亲密,因此在大画幅传感器上使用DNA镜头来拍摄是能够保留人物摄影的本质的最佳方式,同时它不会剥夺观众对角色周围世界的认知。”

“大画幅传感器可以让你使用适合肖像拍摄的焦距,但你不会突然丢失他们所处的环境。我认为这是你观看剧集时要考虑的重要问题,即这不仅仅是一部宏大的时代剧集,尽管我们也是这样拍的,因为显然这种题材里有一种期待和视觉上的愉悦。但我认为如果你不在这里(以角色面孔)讲述这个故事,你就无法在那里(以广角镜头)讲述这个故事。”

“我致力于研究设备、技术和格式如何像为风景摄影做贡献一样,为人物摄影服务。”

出处:Jo Light | No Film School

翻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真探》第四季:捕捉夜之国度的影与光

〖更新至1-6〗剧集主创、编剧兼导演伊萨·洛佩兹讨论了大卫·芬奇的《七宗罪》对新一季单元剧《真探》的影响。

影视制作
是梦是真?谈为《都是陌生人》打造视觉风格

〖更新至1-4〗该片不同寻常的拍法获得成功,离不开DP杰米·拉姆塞早在拍摄开始之前就已经启动的工作。

影视制作
浅谈工作流与DIT角色

〖更新至3-4〗面对这样一个新兴工作,我们现在所做的与五年、十年前所做的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