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眼——无人机拍摄的奥秘

影视制作

工作中的一台XM2 Tango无人机 | 图源:XM2 Pursuit

摄影指导(DP)必须为片场可能发生的一切做好准备,而现在这通常意味着手上有台无人机。

塔拉·詹金斯(Tara Jenkins)

通告单上安排了一个航拍镜头,拍摄场地的光线很不错,但由于天气恶劣,直升机被困在了50英里(约80公里)外的机场。“如果我的卡车里有一架无人机,我就能轻松拍摄这个镜头了,”ASC成员克劳迪奥·米兰达(Claudio Miranda)说道,“这很令人沮丧,但这就是我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DP米兰达曾荣获奥斯卡奖,他于2016年开始学习飞无人机,“主要是因为它方便我进行沟通,”他说,“一旦我掌握了飞手技能,当我想要拍摄某个特定航拍镜头时,我就能确切地知道如何拍到,我可以自己捕捉它——如果是更复杂的镜头,我可以与经验丰富的无人机飞手交流经验。”

DP必须为片场可能发生的一切做好准备,而现在这通常意味着手上有台无人机。《美国电影摄影师》采访了该领域的多位专家,他们对这项“展翅高飞的”技术所带来的选择、误解以及有时令人惊讶的功能进行了讨论。

克劳迪奥·米兰达(ASC)
图源:大疆

可能性

“有些人认为无人机就是玩具直升机,其实并不是。”DP兼无人机飞手莎拉·菲利普斯(Sarah Phillips)说道。她经常在这两个角色中轮换——她曾参与的项目包括长片电影《IRL》和《Ingress》,短片《沙海》(Beachworld)和《Supplements》,以及《Tavern Brawl》的试播集。 “无人机可以实现与直升机类似的功能,但它也可以实现与摇臂或悬臂类似的功能——尽管我觉得那些认为无人机可以取代其他技术的人限制了它们的潜力。无人机可以做一些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将无人机靠近某人/某物飞行,同时推拉镜头,或将dolly车向左/右移动,或升/降摇臂,这些是我每天都会练习的事情。”无人机飞手、ASC联合成员马克·本德(Mark Bender)说。他的航拍工作包括与DP查克·法兰斯(Chuck France)合作制作短片《Artemis》;与山姆·尼科尔森(Sam Nicholson,ASC)合作为圣地亚哥天然气和电力公司(SDGE)拍摄商业广告;与本文作者合作制作短片《Remains of a Nation》。“我能从低空近距离拍摄,然后在不改变设置的情况下转换到航拍视角,这样就能避免在这些转场中间进行剪辑。”他对无人机公司在改善“摄影机运镜输入与实际摄影机运镜之间的”延迟方面所做出的巨大努力表示赞赏。“这当然还比不上掌握在大师级操作员手中的斯坦尼康的表现完美程度,但它确实能接近那种完美。”

大疆高级营销经理斯图尔特·克拉姆(Stuart Cram)注意到了复合型镜头——例如这样一个运镜:起初是无人机在空中拍摄,随后无人机向下移,变成手持镜头,再升到空中,全程无剪辑——已经变得越来越流行。他指出,长片电影《谢里》(Cherry),FX剧集《白粉飞》(Snowfall)以及CBS剧集《海豹突击队》(SEAL Team),这些项目都包含这种复合型镜头。“新技术总是会不断补充现有技术,”他说,“有时一种运镜方式只能通过无人机才能拍,而有时只能通过某一款特定无人机来拍。”


无人机飞手、ASC联合成员马克·本德

“我的个人挑战就是要让观众感受到,飞行是件很自然的事。”


在克劳迪奥·米兰达拍摄的短片《The Circle》中,一个大疆Inspire 2无人机拍摄的镜头由航拍镜头转为手持镜头。
图源:大疆

本德表示,对于电影人来说,理解技术的局限性是同等重要的。“无人机对于有些场合来说是正确的工具,但并不是所有场合都适用。人们尝试用无人机来做精准的摇臂运镜,虽然这些器材都很好,但你无法获得准确的重复操作,因为它们是它们所飞翔的天空的一部分。无人机能提供另一种不同的视角方案——有时很有价值,有时不是。不是所有的电影都需要‘上帝视角’来强行融入故事线,或让摄影机烦人地从左移到右。”

但对于那些无人机拍摄视角可以锦上添花的项目,他补充说:“我的个人挑战就是要让观众感受到飞行是件很自然的事情,并且乐于接受这种航拍视角。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让观众在这些图像的辅助下沉浸式融入故事。与想要探索这种做法的导演和DP合作是令人兴奋和满足的。”

探索选择

关于选择何种尺寸的无人机,米兰达指出,摄影机与演员的距离在这个决定中是最为关键的。“你要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并计划你的镜头,”他说,“显然,直升机无法近距离拍摄演员。尺寸较大的无人机可以更近距离地拍摄,小尺寸的无人机拍摄距离可以更近,这能获得与演员更高的亲密互动。”

菲利普斯建议,即使是一个使用特定摄影机和镜头组合的项目,一台尺寸较小的无人机搭配内置摄影机通常能在预算内拍出不错的图像——尤其是定场镜头,因为“无论如何你通常都处于无穷远焦点状态。但如果你想要一个从演员特写镜头开始,再将镜头拉至一个拉至远方一个点的特殊镜头,你可以将A机固定在一台更大的无人机上,用来改变景深。”


克劳迪奥·米兰达,ASC

“航拍运镜的推广使电影人的工作大大简化,我认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一台5英寸(约13厘米)的XM2 FPV(第一人称主视角)穿越机搭载GoPro。
图源:XM2 Pursuit

航拍摄影公司XM2 Pursuit的CEO史蒂芬·吴(Stephen Oh)曾为众多影视项目设计了大型无人机,包括由保罗·卡梅隆(Paul Cameron,ASC)担任DP的《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吴指出,参与如此大规模项目的电影人通常更倾向于始终用“相同的传感器和镜头”来拍摄,从而实现无人机拍摄与在地面的摄影机拍摄之间的一致性。他补充道:“使用更大的无人机,我们还可以用胶片和飞行摄影机阵列拍摄。”该公司曾为用胶片拍摄的项目《007: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HBO剧集《西部世界》(Westworld),以及《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的摄影机阵列提供无人机服务。

通过在片场花时间工作,吴和他的团队学到了不少。“我们与许多优秀的DP都合作过,他们都以自身的方式给我们的工作做出贡献,”他说,“当我们在片场时,我们会观察、聆听他们,即使DP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要求,我依然会留意聆听他们在片场对所使用的无人机的某些方面给出的评价,这能帮我理解我们应该如何改进。有时我的脑海里会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或当我在与他人交谈时会灵光乍现——随后我们就会选用它。”

本德指出,即使使用大型无人机,能做到的事依然要“回归飞手本身的技巧。如果是使用尺寸最大的无人机会有好几名飞手:一个人负责飞行,至少要有一名掌机。担任一名摄影机及dolly车机械操作员已经是一门艺术了,担任一名无人机飞手就像担任3D dolly车操作员。仅仅因为你在飞无人机并不意味着你要将自己的摄影机/dolly技巧留在地面上——你只需要将它们带到新的高度。”

不只是飞行

米兰达与大疆的多次合作包括大量使用无人机拍摄的长片电影《勇往直前》(Only the Brave‎),各种广告(“尤其是汽车广告。”他说。),《壮志凌云2:独行侠》(Top Gun: Maverick)以及2016年由米兰达拍摄的短片《The Circle》,该短片旨在展示大疆的Inspire 2及其X5S相机。《The Circle》以父子亲情为中心,完全采用Inspire 2进行拍摄——不仅是航拍镜头,还有所有的常规镜头。“为了拍摄驾驶镜头的特写,我们将安装在无人机上的相机固定在汽车拍摄支架上,”米兰达说,“有一个我们想让摄影机直接在床上方下降的镜头,我们使用了几个滑轮,并用无人机作为遥控云台。这是一种很酷的使用无人机的方式——如果使用标准遥控云台和电影摄影机,我们可能无法在那个位置达到足够的高度。”

米兰达将《The Circle》看作一个能展示无人机能做到的所有事的证明。“对我来说,无人机的很大一部分魅力是能聚焦我想要的内容,”他说,“航拍DP设置一个较深的档位,无人机就能拍下所有事物。在《The Circle》中,档位更快,我的摄影助理就能看着监视器选择性地将焦点转向拍摄对象。”

米兰达表示,他是大疆影像大师项目的成员,并为他们的技术开发提供意见。他还感谢来自Helinet Aviation Services的凯文·拉罗萨II(Kevin LaRosa II)的支持,他对米兰达在无人机行业中的经历帮助不少,还帮他熟悉商业无人机拍摄的法律法规。

DP兼无人机飞手萨拉·菲利普斯拍摄的位于意大利的小山坡。
图源:Sarah Phillips

可获取的机会

米兰达表示,尽管他在《壮志凌云2:独行侠》的拍摄过程中使用了“一切设备”(“无人机、直升飞机、喷气式飞机”)——并且其中的无人机摄影也许是现在大规模项目的典型例子——但该技术为预算更低的项目提供了优势。“我对任何能让镜头变得更加有趣的事情感到兴奋,而无人机让无力负担直升机的电影人也能拍出航拍镜头。航拍运镜的推广使这些电影人的工作大大简化,我认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如果使用得当,只用一台Inspire 2你就能拍出绝佳的镜头。机会已经到来。”

习惯携带一台自己的无人机加入项目的菲利普斯说:“为什么不在自己电影中拥有更宏大的镜头?现在,无需使用巨型摇臂来拍摄鸟瞰镜头了。巴斯比·伯克利(Busby Berkeley)在摄影棚顶部割开了一个洞来得到正确的视角,但现在只需将无人机飞进摄影棚就能做到。”


Stuart Cram, 大疆高级营销经理

“有时一种运镜方式只能通过无人机才能拍,而有时只能通过某一款特定无人机来拍。”


萨拉·菲利普斯在片场使用大疆Inspire 2
图源:Sarah Phillips

未来道路

随着无人机知识基础的拓展,创意可能性也随着增加。例如近期,米兰达注意到了几个布光实验。“我看到有人用无人机来模拟低配版的直升飞机的灯光,看起来确实很逼真,”他说,“我认为这么做非常有创意。”

菲利普斯持续关注着FPV无人机——即第一人称主视角无人机——这种无人机需要VR眼镜来让飞手进入沉浸式飞行体验,感觉就像他们正坐在“驾驶舱”中。她指出:“我们现在刚开始看到新一代代FPV飞手的诞生。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火爆的视频——FPV做俯冲轰炸的动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史蒂芬·吴
图源:XM2 Pursuit

清晰沟通

鉴于所有事情都处在飞速发展中,电影人要能清晰沟通他们的目标。“如果你想拍一个无人机镜头,最重要的是要对那个镜头有非常清晰的构想,因为这会影响拍摄的人和拍摄对象——相应地,影响支出。理解可能性以及后勤方面的可实现度也会很有帮助。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我参与一个项目,需要担任一天的无人机飞手,我需要清楚如何与DP沟通他们设想的内容。”

菲利普斯为短片《Beachworld》拍摄的一个无人机镜头。
图源:Sarah Phillips

“与无人机飞手合作和在片场与其他任何专业人士沟通是一样的,”她补充说,“只是无人机技术要比水下拍摄设备或斯坦尼康更新。与这些专业人士沟通时,用描述性语言是关键。你是想要向上升,向左移动,拍摄鸟瞰视角,跟拍演员,还是引导演员?要从哪种拍摄角度转变到另一角度?有时导演除了知道自己想要‘酷毙了’或‘极好的’内容之外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其实也并不是个问题,因为大多数无人机飞手都知道要怎么拍出酷毙了、极好的内容!”

出处:Tara Jenkins | 美国电影摄影师

翻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真探》第四季:捕捉夜之国度的影与光

〖更新至1-6〗剧集主创、编剧兼导演伊萨·洛佩兹讨论了大卫·芬奇的《七宗罪》对新一季单元剧《真探》的影响。

影视制作
是梦是真?谈为《都是陌生人》打造视觉风格

〖更新至1-4〗该片不同寻常的拍法获得成功,离不开DP杰米·拉姆塞早在拍摄开始之前就已经启动的工作。

影视制作
浅谈工作流与DIT角色

〖更新至3-4〗面对这样一个新兴工作,我们现在所做的与五年、十年前所做的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