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恐怖片大师阿里·艾斯特新作《博很恐惧》摄影谈

设备聚焦

当摄影指导(DP)帕维尔·波哥泽尔斯基(Pawel Pogorzelski)和导演兼编剧阿里·艾斯特(Ari Aster)同为美国电影学院的学生时,二人就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在合作制作了一系列短片后,他们又制作了广受好评的恐怖片《遗传厄运》(Hereditary)和《仲夏夜惊魂》(Midsommar),这为他们最新合作制作的长片电影《博很恐惧》(Beau is Afraid)奠定了基础。波哥泽尔斯基形容这部电影为“一个美妙的、史诗般的故事。是21世纪的荷马史诗。”

《博很恐惧》幕后由尊正监视器支持监看
图源:A24

《博很恐惧》讲述了同名男主博·沃瑟曼(由华金·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饰演)出发前去探望母亲的故事——当然,这段旅途立马就偏离了正轨,让他穿越现实世界的恐怖,走上了一条扭曲、黑色喜剧式的岔路。在主体摄影工作开始前,波哥泽尔斯基和艾斯特就开始讨论,并在开拍前约六个月招募了摄制团队。此外,正如他们之前合作制作长片电影一样,他们再次与来自位于Woodland Hills的Panavision Special Optics团队的布莱恩·米尔斯(Brain Mills)合作,组建了一套符合艾斯特对故事的独特构想的光学镜头套装。

在电影上映前夕,波哥泽尔斯基、米尔斯和大助丹尼·雷辛(Dany Racine)回顾了将《博很恐惧》的导演的想象搬上银幕的创意合作关系。

2023年4月10日,阿里·艾斯特参加新片《博很恐惧》的洛杉矶首映
图源:Getty Images,Frazer Harrison

DP帕维尔·波哥泽尔斯基
图源:Mike Carter

Panavision:帕维尔,当你第一次与阿里谈论一个项目时,项目的风格会立马成形吗?

帕维尔·波哥泽尔斯基:阿里会做好充足准备,他的构想很清晰。我们会看几部电影并发送参考资料。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而我则负责实现。让我高兴的是,当我在前期制作阶段给他看试拍镜头时他会说:“这就是我想要的,但还要更多。”这样我就能按这个方向再继续推进。

丹尼,你是如何加入这个项目的?

丹尼·雷辛:这是我第一次和帕维尔合作。我听说阿里会来蒙特利尔拍摄他的下一部电影,我曾经看过他和帕维尔合作制作的影片,所以我立即与帕维尔取得了联系,并确保我有空。我真的很想加入这个项目。

当你和帕维尔第一次交谈时,他是如何描述这个项目的?

雷辛:他和阿里的合作关系非常紧密,因此他谈到了他们合作制作的上一个项目,他表示阿里非常喜欢和摄影部门紧密合作。很快,他就带阿里参加了一个会议,这样我们就能一起讨论这个项目——我、掌机、阿里和帕维尔都在。我们讨论了所有事情:需求、挑战、预算、演员。这次会议大概是开拍前六个月召开的,所以每个成员都很早就参与到了制作过程中。

对帕维尔来说,重要的是阿里了解摄影部门的核心并被很好地包围其中。他需要确保阿里对于我们的工作形式感到舒适,并参与到这个项目中。这非常令人兴奋。还有掌机若弗鲁瓦·圣伊莱尔(Geoffroy St-Hilaire)和二助苏帕拉克·科波拉克(Soupharak Keoborakoth)。我们三人几乎总和阿里、华金待在拍摄的房间里,感受那种时刻,紧紧围绕在摄影机旁。

华金·菲尼克斯和导演阿里·艾斯特
二助苏帕拉克·科波拉克曾参与的电影《降临》(Arrival)同样选择尊正监视器来现场监看

帕维尔,在你开始选择镜头时,你是如何与布莱恩开始挑选的?

波哥泽尔斯基:我将发给阿里的参考资料发给布莱恩,他告诉我:“那大概我们就从这些镜头中选择了。”但我还是会去测试所有镜头。我们会在Panavision的大屏幕上观看试拍镜头,然后选择我们最喜欢的镜头。选好后,我对布莱恩说:“好的,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基础了,现在我们要怎么推进呢?”

布莱恩·米尔斯:从帕维尔发给我参考资料,我们进行第一次对话时,我就深入挖掘了我们的镜头库存,找到可能符合要求的起点。他计划选择什么摄影机来拍摄,镜头是在哪个年代制作的,近焦是什么,镜头包含什么内在特质?很明显,我们最先要选择用球面镜头还是变形镜头,从这个问题开始,我们再把选择缩小到几个系列,而帕维尔则会做试拍,看哪个镜头会脱颖而出。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讨论电影的故事。在《博很恐惧》这个项目,我们进行了很多有关博是怎样一个孤立的角色的讨论,这为我们指明了我们想要的方向。在经过初次试拍后,我们就讨论了他选择的镜头的可能性,看看我们如何将它们根据电影的需要进行修改。

对于《博很恐惧》,是什么吸引你选择Panaspeeds?

米尔斯:部分原因在于画幅。帕维尔本来计划选Alexa LF的,所以我们在找能覆盖大画幅的镜头。还有镜头的速度、近焦、可用性以及在该系列内我们进行定制修改的能力。这个过程我们已经经历过几次了,我认为当帕维尔看到正确的镜头选择时他会产生强烈的感觉。他从不会犹豫不决。当他看到正确的镜头,他会说:“就是它,就是这个。”随后我们就开始根据帕维尔的喜好修改镜头,在几天内,我们会将镜头选择缩小到他想从镜头中产生的那种感觉。

波哥泽尔斯基:阿里深入参与到了这个过程中,他第一次经历这个过程还是在《遗传厄运》,而现在这已经成了我们制作电影的惯用方式。他非常在意视觉图像,并且他的品味极好,他清楚他的电影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我可以问他:“你觉得这个方向如何?”他会说:“我觉得可以更柔和一点。”或“我们能不能让这个颜色更显眼一点?”这是一种合作,布莱恩的品味也影响到了镜头。他知道他必须全力以赴。

米尔斯:对于帕维尔来说,多总比少好。我们会先走极端,然后再退回来一点。

波哥泽尔斯基:我喜欢找到极限,再退回来一点,直到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想测试眩光,当我们在黑暗中/在明亮处/在黑暗中用明亮的高光拍摄时会发生什么——我喜欢测试所有这些情况,看镜头的拍摄效果。它是否在某个地方出岔子?当发生眩光时,会不会太过晃眼?也许炫光对一部电影来说很有意思,但对另一部电影则不然。

你们一起制作了多部电影,在谈论这些光学镜头特性时是否形成了共同语言?

米尔斯:是的,随着这些年来我们彼此的了解,我觉得我对帕维尔的意图有更强烈的直觉。 在这一点上,我了解他的艺术构想,并且可以在这方面更轻松地提供帮助。

在《遗传厄运》中,他使用的镜头是Primo,在《仲夏夜惊魂》中,他使用的是Primo 70。从这个角度来看,帕维尔通常想看看自上一部电影以来我们已经做出了什么。但我们会从他分享的参考资料开始。我们的一些较老式的镜头适用于某些项目,但不适用于其他项目。 对于《博很恐惧》来说,他想要非常饱和的颜色,因此镜头的色彩重现非常重要,这就使我们选择了现代镜头。

波哥泽尔斯基:但它们有一种美妙的柔和感。我知道丹尼在加拿大和美国拍过很多很多电影,当他看到这些镜头时,他说:“这些是我用过的最漂亮的镜头。”

雷辛:你可以在这些镜头中看到,它们具有其他镜头所没有的特性。

波哥泽尔斯基:同样很酷的是,这就像我们这一个镜头可以顶好几个。在T1.4时,你能拥有某些特征——不仅大画幅使得景深非常浅,而且它们还在侧面有辉光和衰减。随着光圈缩到2.8,镜头依然有一种柔和感,但衰减得不那么剧烈了。如果你调到5.6,特征又有所不同。镜头还是那个镜头,但只一点点改变就感觉有些不同了。这真的很酷。我们在叙事时一定会用上这一点。

雷辛:档位可以传达一切信息。我们会讨论一个镜头,我会对帕维尔说:“我们把光圈全开,聚焦在眼睛上。”我们想挑战自己,当我们决定采用浅景深时是有原因的。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不能给它进行布光。

波哥泽尔斯基:丹尼对这些镜头有着惊人的掌握——他几乎比我更了解它们。他会说:“我认为这是调到1.4的最佳时机,你觉得呢?”他什么都不怕,他真切地感受到了镜头产生的情感冲击对正在发生的剧情的支持。

雷辛:重点是阿里和帕维尔在计划镜头时并不在意镜头的数量。他们更关心镜头的质量。关键在于你想让镜头传达何种信息。每个镜头都有自己的故事。这就是我们讨论选用浅景深的原因,即使这对我来说很艰难,因为这样做是有目的的。这不仅仅是为了风格;更是为了我们想要搭建的故事。

帕维尔知道如何进行布光。他可以用4或2.8的光圈来给整部电影布光。但我们的想法是:这个场景的最佳档位是什么?这是一部有感染力的电影。每个镜头都很强烈。华金很出色,他的表演打动人心。所有这些我们都可以进行讨论和构建。

这部电影中有没有主要的焦距选择?

波哥泽尔斯基:阿里喜欢广角镜头。

米尔斯:17毫米、24毫米、35毫米。

波哥泽尔斯基:还有40毫米,50毫米充当我们的“长”镜头。我们还使用了一款变焦镜头,Primo 11:1。有一个场景,最初是聚焦在远处,然后镜头推进拍摄华金,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大概三分钟,丹尼必须让他的眼睛保持清晰对焦。

雷辛:我认为这是推进拍摄和变焦镜头的结合,我们覆盖了变焦镜头的整个范围。这个镜头画面非常激烈而且非常缓慢。这里情感是非常强烈的; 华金完全投入了这个镜头,所以你想在拍摄过程中尽早拍到满意的镜头。你可不想让他重复拍10条。一切事物都很困难——dolly车、变焦镜头、焦点。 所以我们练习了许多次,花了很多时间在那个镜头上。那真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下午。

波哥泽尔斯基:丹尼太酷了。他就像个忍者一样!

雷辛:我一直在努力选择与我想合作的导演和DP合作,而《博很恐惧》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电影——最亲密,也最重要。这部电影特别重要。我和阿里的关系以及和帕维尔的关系是另一个层面的电影制作。

帕维尔是我合作过的最好的DP之一。他非常有才华并且非常投入。当他想要做某件事时,除非你能证明这是不可能的,否则你就必须做成这件事。所以这很有挑战性,但它让电影变得更优秀。他不断挑战极限,不断拓展延伸,确保我们想要的东西最终出现在银幕上。我们想要的内容都呈现出来了。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帕维尔,是什么吸引你从事电影摄影事业?

波哥泽尔斯基:是我父亲鼓励我这么做的。我在17、18岁时学习科学,因为我周围的朋友家人都在研究健康科学,但这就像一种不同的语言——我无法理解。 所有的规则都是给定的,我想理解为什么。当时我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我的父亲是一名牙医,但他想成为一名DP,于是他建议我尝试摄影。我尝试了过后,立刻就爱上了它。对于摄影来说,一套“规则”是需要被理解然后被打破的,这比化学或生物学更适合我的大脑。 做任何事都没有正确的方法,但你知道为什么要做你所做的事情,为什么选择某个镜头。这是有原因的,或者至少是一种直觉。

我还要感谢我的父母,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他们给我读过的好书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不同的画面。当人们问我电影摄影是什么时,我想到的就是这个。剧本就是书,当时我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躺在床上,在脑海中想象着那些画面。现在我把这些画面搬上银幕,与大家分享。这就是我的工作。

无论是教学演示还是现场制作,尊正监视器都是你的坚实支持。尊正监视器精准的画面还原与色彩管理技术为影视从业者实现创作构想提供了专业辅助。

尊正,为客户创造价值,为民族创造品牌。

点击查看尊正商城,查看更多尺寸、功能、系列的尊正监视器与色彩管理设备。


出处:Panavision

编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设备聚焦
马丁·斯科塞斯拍科幻片?超级碗广告首秀重温“导演初体验”

2024年第58届超级碗(Super Bowl)NFL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年度冠军赛刚刚于美国时间2月1 …

设备聚焦
葡萄牙调色师詹妮弗·门德斯访谈:听说Baselight调色与尊正HDR监视器也很搭

Baselight ASSIST有助于最大限度地提升效率, 因为它允许在后台进行套底和渲染工作,而我则和客户专注于进行调色。

设备聚焦
超详细不同设置设备清单!DIT大卫·戈麦兹·奥赫达的车上有什么?(下)

电视/长片电影DIT设置-第二部分 如果我做的是电视项目,我会用Livegrade Pro和Pom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