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摄政时期的英国上流社会风情 | 尊正 ×《布里奇顿》第一、二季奢华视效

设备聚焦

《布里奇顿》第一季:疫情中断制作,CG打造奢华环境

Netflix的剧集《布里奇顿》(Bridgerton)由编剧克里斯·范·杜森(Chris Van Dusen)主创。整部剧集视觉极尽奢华,其中的建筑、内景和外景都不仅仅是故事的背景幕。这部融合浪漫、丑闻、智慧于一体的剧集以摄政时期的伦敦上流社会为背景,改编自茱莉亚·昆恩(Julia Quinn)的畅销小说,讲述了达芙妮·布里奇顿(菲比·黛内芙-Phoebe Dynevor饰)进入竞争激烈的婚恋市场的故事。该剧是对时代剧的大胆二次想象,准备为戏剧性叙事而稍微背离历史准确性。

《布里奇顿》第一季改编自小说第一部《公爵与我》(The Duke and I),讲述的是布里奇顿家族的大女儿达芙妮的故事。一年一度的伦敦贵族求偶季,大女儿达芙妮·布里奇顿被哥哥许配给了一个令人难以忍受的人。苦于没有更好追求者的达芙妮偶然结识了头号热门单身汉——西蒙公爵,二人达成统一互相帮助。三人之间展开了一段复杂的感情纠葛。

One of Us公司的视效总监维克多·托米(Victor Tomi)及其团队遇到的一个主要挑战是要准备描绘乔治时代的伦敦的街道和建筑。格罗夫纳广场上两座最好的宅邸是剧中两个主要家族的住所。在相距数英里的不同地点拍摄,其目标是要让两栋建筑在广场上处于面对面状态。两个家族的宅邸是根据对原建筑的激光雷达扫描而建模,随后通过装饰和植被进行增强,提升宏伟感。广场上其他宅邸的模型是在咨询过艺术部门且经过广泛研究而建立的。一个完全由CG打造的观赏花园是这个私密社区的核心。这一数字环境提供了许多定场镜头,带领我们进入这两个对立的家族。

这部剧集的配色大胆生动,采用偏暖调的日光或蜡烛进行布光。在片场待了七个月后,托米对主创们追求的美感有了强烈的感受。他与团队合作,全力打造视效,延续和丰富这个摄政时期的奇幻世界,并与剧集的视觉基调协调配合。

昆恩的粉丝都知道,大黄蜂是布里奇顿家族的讨厌存在。One of Us给大黄蜂制作动画,引领我们进入和结束各种关键时刻,甚至出现在了剧集的最后一个镜头中,这也许预示着未来的故事线。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工作绝对是One of Us和Shondaland后期制作团队所遇到的最大挑战之一,二者在移交时期转向远程工作。早期的拍摄工作是在视效团队学习全新的工作方式时进行的。尽管彼此在地理位置上有一定距离,但维克多、视效制片人阿里·格里菲斯、Shondaland的斯科特·柯林斯、霍尔顿·张以及贝卡·伍尔芙尽力确保强有力的沟通,并让两个团队尽可能地保持紧密联系。

Netflix史上第五大热门原创剧集《布里奇顿》采用两台尊正监视器监看

《布里奇顿》第二季:孔雀羽毛细节成难关 探索片场使用虚幻引擎解决方案

根据原著,《布里奇顿》的每一季会讲述一个布里奇顿家族子女。第二季的故事围绕上季女主达芙妮的哥哥安东尼·布里奇顿(乔纳森·贝利-Jonathan Bailey饰)展开。作为家中长子,安东尼在选择未来妻子这件事上尤其慎重。本季讲述他与夏尔马家族的埃德温娜小姐及其同父异母的姐姐凯特·夏尔马之间的情感纠葛。

第二季的视效依旧有One of Us视效工作室参与。该团队参与了前期制作、片场拍摄以及后期制作。250个视效镜头,其中包括复杂的生物视效以及熟悉的奢华环境。视效总监维克多·托米非常高兴能够再次成为这部热门剧集的一部分,剧集的历史视效与大胆的类型重构完美融合。“这是一部时代剧——准确反映了时代——但同时你也能享受视效的乐趣,并尝试给它带来一些变化。”

剧集极尽奢华的背景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有些CG镜头看起来就像油画,”托米继续说,“这是这部剧的本质,而让艺术家们尽情发挥创造力这点也很棒。这和其他的普通的时代剧不同,而这正是《布里奇顿》真正有趣的地方。”

CG总监扎克·杜·托(Zach du Toit)解释说,他对剧中的特写镜头和完全由CG做的花园布景扩展感到尤为自豪。“要将片场拍摄的所有精致画面的质感与我们用数字重现的美感匹配是一个挑战。对于花园的设计,我们考量了很多,将CG制作的花和灌木丛直接放在真的旁边。但最终的效果特别好。”

然而,剧中的生物是One of Us团队在整个项目中所做的最复杂的工作。从前期制作开始,生物制作的负责人锡兰·塞夫凯特(Ceylan Shevket)就带领团队用新的羽毛系统制作出雄健的雄鹿和一只孔雀的尾巴,并改进了熟悉的布里奇顿黄蜂的资产。

视效总监维克多·托米透露,CG雄鹿不仅制作时间最长,其段落也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一个。“之前我从未做过像这样的生物段落。这是一个挑战,也是学习新技能的好机会,同时还在整个故事中扮演者极其重要的角色。”

One of Us还需要创建和替换孔雀尾巴,因为在拍摄当季拍摄用的鸟并没有长出其标志性的羽毛。“我们通过新羽毛系统做到了这一点,该系统使我们能够制作完全自定义的羽毛图集,为艺术家们提供工具来轻松创建高度细节化的长羽毛,”塞夫凯特说,“每根羽毛都是独特的高分辨率几何图形,结合了用于羽毛中杆的多边形管和用于分支的多曲线。就孔雀而言,这使我们能更好地控制使其栩栩如生所需的微妙动态。”

最后,团队依然沿用了第一季中熟悉的大黄蜂,但这一次有一些特写大黄蜂的镜头,这就需要对其翅膀、身体和绒毛细节进行细化。

《布里奇顿》第二季还提供了进一步开发One of Us片场APP的机会。3D通才马修·索尔兹伯里(Matthew Salisbury)解释了这个想法是如何产生的:“我们想要探索如何能在片场使用虚幻引擎。我们将第一季中的资产导入虚幻引擎,并查看我们如何在APP中渲染这些资产。最终,我们意识到我们在虚幻引擎中有这种环境,并且能轻松设置基本的游戏控制,这样你就能实时移动和探索。我们想:‘如果你和导演一起在片场,无需看着绿幕,而是可以看着最终镜头中会看到的东西,这不是很有用吗?’”

索尔兹伯里与托米从第一季就开始创建资产,并在第二季开拍时就准备好在片场进行测试了。“当时我们不确定这会有多大用处,”索尔兹伯里继续说,“但是当维克多拿到这些之后,他表示:‘天啊,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工具!’从那时起,我们越来越多的视效总监都开始在片场使用这个APP。”

这个APP对于像布里奇顿家族宅邸这样的CG环境来说尤其有用——这栋宅邸参考了在巴斯和格林尼治的两座独立宅邸。“我们与导演、摄影指导(DP)一起在片场,看着一栋宅邸以及其后方所有的绿幕,”托米解释说,“他们用摄影机给宅邸取景,然后我们在APP也这样做了,这样我们就能看到最终效果是什么样的。”由此意识到某个细微的运镜实际上能拍出建筑更优秀、更好看的部分,这非常有用。

除了宅邸,CG雄鹿的场景还有另一个非常有用的更新。“我们在树林里拍摄,没有任何生物可供取景,”托米说,“因此,在APP中添加雄鹿的CG以及它动作的每一个动画——这是具有颠覆性的。”

两台尊正DM240上可见时代剧《布里奇顿》第三季中的精致复古场景

Netflix一口气续订《布里奇顿》第三季和第四季。第三季将于2024年5月播出

尊正×《布里奇顿》| 现场监看+调色一条龙

该剧集的DIT、来自We Love Hue的亚历克斯·米兰(Alix Milan)的DIT车上搭载了两台尊正监视器。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现场监看,这部热门剧集的调色也出现了尊正监视器的身影。视频回放与租赁公司We Love Hue为这部奢华时代剧打造出别具一格的奢华风格。

DIT亚历克斯·米兰为《布里奇顿》提供现场监看,他的DIT车上搭载两台DM240多台BoxIO

亚历克斯曾参与的项目还包括Netflix的电影《我曾来过》(I Came By),他用两台BoxIO、一台DM240、一台XM311K为这个项目打造杜比视界HDR工作流。
视频回放设备租赁公司We Love Hue曾参与调色的作品中就有《布里奇顿》
图源:We Love Hue

We Love Hue还曾参与过《美丽新世界》的制作,该片同样采用尊正监视器监看

备受观众喜爱的流媒体作品中常能见到尊正监视器的身影,足见尊正产品出色的产品实力,以及其备受好莱坞和一线影视制作者的青睐。自成立之初,尊正就从未停止在色彩管理领域的探索与创新。我们始终致力于用自己的技术领先优势去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如今,我们的产品技术支持早已贯通好莱坞各大影视片场的前后期。

尊正,为客户创造价值,为民族创造品牌。

点击查看尊正商城,查看更多不同尺寸、功能的尊正监视器系列与色彩管理设备。


出处:英国电影摄影师杂志

编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设备聚焦
3个月准备 525个视效熊镜头 《帕丁顿熊》摄影指导幕后分享

当亲切友善的布朗一家收养了这只孤身一“熊”走失在伦敦火车站,懂礼貌却总是闯祸的小家伙后,帕丁顿熊永远 …

官方活动
尊正将携 XMP 新品亮相 2024NAB 展!

将展出XMP监视器系列中部分新发布的功能,包括抢先看到将于今年稍晚时候推出的支持四链路LUT的四画分监看模式。依靠全新的四画分监看模式,只需一键,监视器屏幕上即可实时展示至多四路同步输入信号。

设备聚焦
最强反差萌!外表毛乎乎的泰迪熊居然是口吐芬芳的“懂王”?!

尊正三监助力 Peacock《泰迪熊》拍摄、实时合成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