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梦是真?谈为《都是陌生人》打造视觉风格

影视制作

头图:《都是陌生人》(All of Us Strangers)中的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和保罗·麦斯卡(Paul Mescal)

“太长不看”

  • 摄影指导(DP)杰米·拉姆塞(Jamie Ramsay)称他与沃伦·尤因(Warren Ewing)和Company 3的调色师约瑟夫·比克内尔(Joseph Bicknell)的合作是他为《都是陌生人》打造风格过程中的“三驾马车”。
  • 影片根据山田太一的小说改编,获得金球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提名,由安德鲁·海格(Andrew Haigh)执导,由莎拉·芬利(Sarah Finlay)担任优秀美术指导。
  • 拉姆塞和他的团队为电影中描绘的两个世界创造了一个单独的总体风格,仅通过两个时代各自流行的材质与色彩之间的差异微妙地进行区分。
  • 在这个框架内,拉姆塞的摄影由每个场景的情感内容,而不是由用以描绘不同环境的相反风格来驱动。
  • 尽管是以胶片拍摄的,但是开发一个LUT来指导样片调色仍然至关重要,这样整个制作团队就可以看到材质、肤色调和布光最终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在备受赞誉的金球奖和多项英国电影学院奖提名影片《都是陌生人》中,主角经历了一些非常古怪的情景:这些情景本可以以鬼故事的形式呈现,但其作为亲密戏剧,比前者更有影响力。在这部电影中,我们会看到一位作家亚当(安德鲁·斯科特饰):他拜访了早已去世的父母(克莱尔·芙伊和杰米·贝尔饰),并意外遇到一位英俊但神秘的陌生人(保罗·麦斯卡饰),由此他得到机会更好地理解导致自己恐惧和孤独的原因。

除了安德鲁·海格的执导和剧本(根据山田太一的小说改编)、优秀的表演和莎拉·芬利精心指导的美术设计,这部电影不同寻常的拍法获得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DP杰米·拉姆塞的工作——早在拍摄开始之前就已经启动的工作。

安德鲁·斯科特在《都是陌生人》中
图源:Chris Harris/探照灯影业

影片整体视觉基调的关键在于亚当在当前时代的伦敦公寓风格,有着比较奢侈的空间,漂亮的城市景观,但是相当贫瘠、孤独,而与之对比的是他父母的郊区住宅,让人想起20世纪80年代——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也给人感觉更有吸引力。

问题在项目早期就已提出:电影摄影是否能清晰地描绘出这两个世界,比如过去时间段的戏看起来是偏暖或比较朦胧,而当前世界的戏偏冷?不,拉姆塞说。两个世界的总体风格是相似的,只是由两个时代各自流行的材质与色彩之间的差异微妙地进行区分。在这个框架内,拉姆塞的摄影由每个场景的情感内容,而不是由用以描绘不同环境的相反风格来驱动。

《都是陌生人》中的保罗·麦斯卡和安德鲁·斯科特

“等我和导演及美术指导进行过这类探讨后,”他说,他就会开始制作一本风格册,内容包括“配色方案、图像、质感、色调和想法,它们囊括了故事中的各种时刻和关键点,还有色彩应该如何变化,变化幅度有多大。”

接着,拉姆塞会开始为电影摄影本身开发一种拍摄方式的过程,而此时讨论已扩大到包括了其他人,比如灯光师沃伦·尤因——他负责根据拉姆塞的想法监督布光灯组的类型、强度和布置,以及Company 3的调色师约瑟夫·比克内尔——他负责与DP一同开发一套show LUT来反映故事的概念,并为所有参与到拍摄剪辑这部影片的人提供了一种视觉呈现,即在最终成片中色彩和对比度将如何呈现。

导演安德鲁·海格和DP杰米·拉姆塞在《都是陌生人》的拍摄现场
图源:Chris Harris/探照灯影业

这个三人组合即包含了拉姆塞所说的拍摄过程中的“三驾马车”。“色彩、光线和质感,以及由色彩创造的情绪、感性和理性背景,对于一部电影来说非常重要,”他解释道,“我的调色师、我的灯光师和我自己之间的关系,是我们如何将这一切创作出来的关键。”

虽然拉姆塞是以胶片拍摄了《都是陌生人》,但是开发一个LUT来指导样片调色仍然至关重要,这样每个参与者,从导演到摄影和服装设计师,当然还有尤因,都可以看到材质、肤色调和布光最终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都是陌生人》中的克莱尔·芙伊

“我们无法在片场看到假使我们用数字拍摄可以看到的(那种LUT)效果,但提前做好这部分工作很重要,这样每个人都能很好地了解LUT会达到什么效果,这样我们就能达成共识。”拉姆塞解释道,“拍摄第一周之后,我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对一些精选出来的每日样片进行大屏幕投影播放。”

创建LUT包括对伊士曼柯达各种感光乳剂的拍摄测试,由伊万布光,比克内尔调色。“我们可以(测试)美术设计、服装设计、配色方案、各种材料和色调板,真正看到色彩的走向。”他说。他和比克内尔在Company 3以胶片扫描工作,以设计show LUT。“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我们需要在哪些方面提升或降低色彩。我们是需要把色彩弄得暗淡一点还是该保持原样?”

《都是陌生人》中的安德鲁·斯科特和保罗·麦斯卡

拉姆塞表示,项目早期DP、灯光师和调色师之间的交流有助于确保对图像的控制,尤因和比克内尔就“场景中光线的质量和强度如何与调色中对比度的处理以及暗部和亮部在画面中的位置相互作用”做了相关笔记的比较。

这部电影很大程度上讲述了亚当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使亚当遭受的巨大损失,而拉姆塞所努力创造的很多东西都是基于角色的记忆。电影的一部分被设计成“感觉就像一个时间胶囊,而亚当的父母在八十年代末就被锁定在这个时间点上。”

《都是陌生人》中的保罗·麦斯卡和安德鲁·斯科特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show LUT应该带来一个整体上很八十年代的感觉。“我们希望能够让色彩这样不断进化,好让它有一种增长的感觉,”这位DP说道,“那么,举例来说,在电影当下时间段的服装和美术设计选择会包括强烈的红色原色,而八十年代时间段的红色将更像一种烧焦的橙色。绿色原色则更像是开心果那样的淡草绿色。诸如此类。因此,色彩和时间段的关系在片场就得到了处理。”

当拉姆塞和比克内尔在为终版调色工作时,电影的大部分风格已经在布光、美术设计和show LUT之间经过深思熟虑的相互作用中完成。比克内尔说道:“我喜欢和杰米一起工作,而我们在前期制作中有很多创作上的对话和世界构建,这使我们能够从最终的DI环节中不断变化的情感和基调中获得灵感,协助以色彩推进故事。”

保罗·麦斯卡在《都是陌生人》中
图源:Chris Harris/探照灯影业

这位DP表示,观众需要相当多的悬置不置疑(译者注:suspension of disbelief,人们为了欣赏艺术作品(包括文学、电影等)而接受他们知道是虚构前提的行为),“但我们都相信,如果我们给观众以尊重——如果我们给他们一个诚实、真实、现实的场景——那将对我们有利,因为这只会让他们承担起责任,跟随着影片剧情的发展观看下去。”

延伸阅读

出处:Jon Silberg | NAB AMPLIFY

编译:Charlie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项目存档:项目完成之后要做什么?

〖更新至4-8〗制定可靠的存档战略至关重要,无论你是独立电影人还是好莱坞制片厂。即使是大制片厂也会丢失资产,这通常是灾难性的,比如2008年环球影城遭遇大火。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

2.4_vs_PQ.png
影视制作
HDR——细致分类与最佳操作

〖更新至5-7〗在我看来,我们正处于一个不太需要更多像素,而需要更优像素的阶段。HDR,与广色域一道,让我们实现下一次巨大的图像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