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圆桌讨论:跨国工作流与远程工作

行业观察

主图:《梦想之地》(Dreamland)——Fifty Fifty公司,调色:乔·施塔布(Joe Stabb),音频:加文·阿林汉姆(Gavin Allingham)

遥而可及的未来

Televisual组织的本次圆桌论坛邀请到了一些英国顶尖后期与拍摄技术专家,以及参与过高端电视、电影项目的运营主管,他们都有跟国际制片厂和流媒体平台合作的经验。这场在伦敦Groucho俱乐部晚宴上进行的讨论涉及了各公司当前管理制作管线的多样方式,远程工作问题,私有云使用的增长,以及公有云值得拥有的程度。我们对ERA和Hammerspace的支持以及有洞察力的见解表示感谢。

讨论一开始似乎有很多相似的内容,而你可能预料到了——并且确实存在——参与讨论的行业各方各面的从业者在经验与方式上有共通之处(比如使用私有云)。但是,这其中也存在显著的不同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每家后期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其固有投入,同时还反映出随着公有云的普及、工作流发生变化以及AI的出现,还产生了一些运营、财务和文化上的不确定性。

圆桌嘉宾
  • 艾德里安·布尔(ADRIAN BULL),Cinelab首席执行官
  • 肖恩·贝克(SEAN BAKER),ERA总经理
  • 吉安娜·德赛(JAINA DESAI),ERA销售经理
  • 亚当·唐尼(ADAM DOWNEY),Sky后期总监
  • 马尔科姆·埃里森(MALCOLM ELLISON),Picture Shop技术主管
  • 大卫·克拉夫科沃斯基(DAVID KLAFKOWSKI),Racoo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 马克·马尔特比(MARK MALTBY),The Look首席技术官
  • 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Mission技术总监
  • 莫莉·普雷斯利(MOLLY PRESLEY),Hammerspace全球营销主管
  • 亚当·谢尔(ADAM SHELL),Digital Orchard技术主管
  • 罗伯特·西达尔(ROBERT SIDDAL),Streamland英国技术副总裁
  • 乔·施塔布,Fifty Fifty数字中间片与调色主管
  • 瑞恩•泰勒(RYAN TAYLOR),EMEA区域销售总监
  • 汤姆·伍德奥(TOM WOODALL),Molinare后期制作总监
《时光之轮》(The Wheel of Time)——Picture Shop公司,调色总监:乔迪·戴维森(Jodie Davidson)
远程执行
艾德里安·布尔

远程工作更主要的是我们在斯劳为跨国拍摄或远程拍摄的项目完成更多处理,重点倒不是我们的人要异地工作。我们要处理胶片的话就还是保持实物工作状态——胶片需要给到实验室我们才能开始进行任何处理。

在数据方面,对于在本国(英国)拍摄的任何内容,他们还是在拍摄日结束的时候把摄影机卡发来给我们,而那在很多方面还是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处理。但当我们遇到某个在亚特兰大或在温哥华拍摄的项目时,我们会安排一套性能很基础的工具在那边,会有一位相对不需要有太多技能的数据操作员来把数据拷贝和备份起来,而我们可以访问那些数据,进行转码、质控、音频同步、调色和分发内容。

而在那种情况下,访问那些数据负责相关操作的工作人员完全可以身处任何地方。因为围绕数据流相关处理的技术处于被管理的状态之下。

亚当·谢尔

Digital Orchard当前使用公有云来完成三种工作:每日样片审片,客户审片与后期制作工作批准,以及文件传输。

我们看到,对于发送如SalonSync和Hireworks Connect剪辑文件的云同步服务的需求正在增长。对这些服务的需求只增不减,因为它们可以让这个过程大大提速。偶尔我们会被要求把原始摄影机文件(OCF)上传到S3存储单元里。目前,只有为了亚马逊的原创剧集才会这么做。

“我们不得不做出调整,在我们几乎全部的55个离线工作室创造混合式解决方案。”

——汤姆·伍德奥,MOLINARE
汤姆·伍德奥

我们使用Teradici让想要远程工作的离线剪辑师访问我们闭合网络内的Avid。他们就跟在Soho工作时一样,可以访问NEXIS上他们的工程文件和媒体素材,但同时可以自由地在全球各地继续工作,拥有集中管控的访问权和操作许可。

我们的线上剪辑师同样可以使用Teradici远程访问Flame或Avid。他们可以利用我们的MoliStream平台在家获得相关设置,这个平台可以通过NDI或SDI直播推流HD SDR图像。我们不用公有或私有云内的其他完成片应用程序,因为我们的工作具有协作性质,通常客户会到Molinare实地参加审片。

我们遵从客户给我们的需求,我们不得不做出调整,在我们几乎全部的55个离线工作室创造混合式解决方案,同时考虑确保我方和我们客户的数据都安全,存储在一个严格控制的内部系统中,并且他们可以随时随地访问。MoliStream的优势在于,我们可以从任何地方通过NDI进行直播推流,或者若某个客户是完全远程的,那就通过一系列Z4R工作站进行。作为服务提供方,我们必须发挥创意,灵活应对,同时保持成本效益。

马尔科姆·埃里森

有一些可能会来伦敦的客户会想要远程审片。大部分客户还是想要和操作者共处一室。

有的项目洛杉矶那边会出面,把套底和镜头传输的工作揽过去。如果我们是夜里很晚才拿到素材而第二天一早要审片的话,美国那边就会来救场。但不会揽下其他更多工作了。

“远程工作是一种老式的表达,我们都应该超越这个概念,因为它暗示着全体人员的工作是互不相连的。”

——大卫·克拉夫科沃斯基,RACOON
《继承之战》(Succession)第四季——Cinelab公司,35mm胶片处理与扫描
大卫·克拉夫科沃斯基

几年来,全球人才库的联动已经成为现实。有很多工具可以实现这些由不同人组成的团队之间的协作,但我们这个行业有换一个项目就“浪费时间重蹈覆辙”的习惯。技术制片人与统筹会从各种新(和旧)的可用选项当中进行挑选,通常这会造成一个令人挫败的过程,产生大量新的密码、各种多重身份验证(Multi-factor Authentication,缩写MFA)以及各种不同的不可交互的软件组件。

所有这一切会导致浪费大量时间,并不会带来得到助力的感觉,反倒是大部分参与者心底会留下这样的感觉——如果大家都在同个地方工作岂不是会简单很多,尤其是对于那些没办法花一个下午去海滩玩的人。(对于那些成功运用这种现代化分散办公的聪明人,能灵活安排工作而有一个下午可以去海边玩正是这种工作模式的主要优点之一。)

我们的Tanooki平台会将每个人与他们的工作以及他们偏好的工具组链接起来,提供一个单一、统一的门户。既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有充足的空间和时间来调整和重塑工作流,又不会有访问控制、数据位置、硬件分配与兼容性的苦恼。

当处理长片项目所涉及的大量数据时,(以类似云的机制)集中分配存储与计算显然是有道理的。为何要把宝贵的时间和资金花在不同地点之间的数据转移上(或者说实际是数据拷贝上)。把数据全都放到某个可以访问的地方,然后从那里取用即可。

如LucidLink等应用会进行数据分类,“类似云的”计算(公有或私有)会妥善协调GPU和CPU。对于一支技术团队,使用公共服务提供方来完成所有这些流程是很解脱的(本质上,外包所有硬件架构)。理论上,技术团队不用在他们操心资本支出(CapEx)资产的时候花时间维护老旧硬件,他们可以花时间来支持拍摄团队,调整工作流,喝喝咖啡,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将这支团队从一个成本中心转变为一个盈利中心。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的。

现在的瓶颈是数据传输与拷贝时间,而未来这些还将继续成为瓶颈。能从全球任何地方超级快捷、超级安全又超级划算地接入网络(上传与下载)才是解药,才能实现真正的随时随地从摄影机到云的工作流,并终结可移动式存储设备(但恐怕短期内不会发生了)。

远程工作是一种老式的表达,我们都应该超越这个概念,因为它暗示着全体人员的办公是互不相连的。要以更聪明的办法工作,把技术用作助力。当需要团队聚在一起的时候把大家聚在一起,唯一需要变化地点的——当他们希望如此或需要如此时——是团队。

“每一位剪辑师、导演、制片人、协同制片人和监制,他们都想以稍有不同的方式工作。”

—— 亚当·唐尼,SKY
《Hatton》——Sky后期制作公司,调色:马克·马卡斯特(Mark Mulcaster)
亚当·唐尼

一些客户喜欢实地过来,有的不喜欢。通常限制因素在于他们想要实现什么,以及需要多快实现。没有一体适用的方式。

每一位剪辑师、导演、制片人、协同制片人和监制,他们都想以稍有不同的方式工作。我在远程工作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沟通,这就回到人的问题了。

就跟我女儿给我发了一条全文大写字母的短信,我的反应是“你在吼我吗?”是一个逻辑。作为创意人员,我们能从肢体语言以及某人对我们工作的反应获取很多信息。

我并不在意数据位置在哪。(那会如何改变收费模式完全是另外的话题。)人们谈论网络,然后又谈工具,但最重要的是,要有人操作那些工具。重点是其中那个“人”的因素,那仍是相当重要的一点。

“我们无法改变行业文化;我们需要学着在这种文化里成长和发展。”

—— 马克·马尔特比,THE LOOK
马克·马尔特比

技术继续迅猛发展进步,为影视制片人提供了无比丰富的选择与灵活性。这种灵活性会引发的一个趋势是,决策流程负担过重,造成的延迟会延续到后期制作的截止周。

跟大多数后期制作公司一样,我们意识到,抱怨错过的截止时间无济于事。我们必须要学会适应,在这种“最后一刻”文化中生存下来。

这种延迟带来的最主要的挑战,是其对高效管理我们有限资源所产生的影响。因为我们的计算与存储已经托管到一个私有云上了,那意味着我们可以利用基础架构即服务(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缩写IaaS)的力量。这让我们得以快速扩展我们的基础架构,并暂时性地应对意料之外——或意料之中的——需求。

我们致力于确保跨所有工作站的统一性,这么一来不同设备间的过渡才能顺畅。换到一个IaaS工作站上完成一项任务,对于操作者而言,就跟在一台“本地”设备上一样自然,不会因为不熟悉设置或缺少插件而有损效率。

我们对云和IaaS的投入旨在打造一个能适应未来的公司。我们无法改变行业文化;我们需要学着在这种文化里成长和发展,即便是在紧迫的截止日期之下,我们客户的构想仍然可以继续实现,且无损质量又不会破坏我们团队的工作与生活平衡。

乔·施塔布

我们切换到pixstor来进行我们集中的工作进程中(WIP)存储。我们还有ngenea来给予我们那种云组件。我们更加具有前瞻性,我们的客户可以把媒体素材发给我们,或者我们可以从世界上任何地方自行收集整理。

我可以看到,这套工作流正在逐步发展,并且越来越多的从摄影机到云的工作流会涌现出来。

对于我们的投资,想要一个唯一可靠的数据源是关键推动力。对高带宽数据和项目工作进行多个备份很快就会形成大量数据,而跟踪记录这些数据也很麻烦。

罗伯特·西达尔

我们已经把设备和存储绑定到了我们域名,并使用AD来内部管理用户访问与许可。我们有一个专门的IO和Pulse团队,他们跨所有卷、项目和地点管理数据。他们负责客户交付文件,使用的解决方案包括Pulse、Aspera和MediaShuttle,同时负责媒体管理,包括拍摄、视效公司等方面的一切更新。对于客户审片,我们可用所有主流直播服务,这是由客户偏好而定的。

所有数据在我们自己的制作网络中都很安全。我们自行管理和支持大部分存储,任何需要第三方供应商支持的东西,我们都有安全的VPN隧道。出于安全工作室协议和要求,客户或其他第三方项目均不可访问我们的任何存储。我们还有一个专属安全委员会,他们会审查所有现有的以及额外的内/外网络访问请求。

“我们可以按需启动基础架构。那通常很适合初创公司。”

——吉安娜·德赛,ERA
肖恩·贝克

尽管处理手法差异很大,但我认为,大部分后期和视效公司都在采用相同的流程,并且从基础架构的角度来看,都遇到了相似的挑战:是把存储安置在某处的数据中心,还是安置在自己公司里。说到底,还是要看哪种做法能根据你的需求达到你满意的表现,还有从成本角度来看,哪种做法的商业利益最合理。

要求更可预期、更成熟的后期和视效公司很乐意长期使用托管服务,这样他们就能更细化自己的要求。我们可以在自己的数据中心内提供托管的基础架构,就像我们为The Look公司做的那样,他们想把自己运营私有云但将基础架构作为一种服务。他们可以更为灵活,而那能让他们得到解放,聚焦他们最擅长的工作。

吉安娜·德赛

而我们则为那些想要外包并想以运营支出(OpEx)模式来运营的客户提供更广泛的服务。我们可以按需启动基础架构。那通常很适合资金投入已经捉襟见肘的初创公司,尤其是如今借款成本那么高。

“私有云和公有云的力量我们都运用了。”

——汤姆·米切尔,MISSION
《园艺杀手》(Landscapers)——The Look公司,调色:托马斯·厄贝(Thomas Urbye),线上剪辑师:马克·马尔特比
在云端
汤姆·米切尔

在Mission,我们的每日样片、DIT、视频回放和数字实验室服务中,私有云和公有云的力量我们都运用了。我们的实验室可以远程托管,操作者可以从任何地方进行访问。我们用云来托管来自片场的每日样片和实时反馈,而我们的DIT用它在片场进行元数据的备份和共享。云还会提供强健的安全措施,接入AI工具,并且能够为了媒体应用而动用元数据。

我们的软件工具Origami Phoenix是我的团队开发的,它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它可以为任何后期和视效公司提供自己可以管理的自动化的视效与DI提取,还能提供分布式工作的灵活性,这样能加速项目的周转,允许访问云上的高性能计算与存储资源。

“我们看着我们的公有云使用量逐步增加,尤其是在处理业内非剧本类项目的时候。”

——罗伯特·西达尔,STREAMLAND
罗伯特·西达尔

我们看着我们的公有云使用量逐步增加,尤其是在处理业内非剧本类项目的时候。我们参与过一些概念验证(Proof of Concept,缩写POC),并进行过一些工作流修改,以适应向一种更为混合式的存储办法的转变。

我们着眼于将更多面向客户的软件解决方案转移到云上,比如我们自己的审片与批准与存档解决方案Fred。当前我们的前端服务用公有云来托管我们的自动化每日样片解决方案Pulse。

马尔科姆·埃里森

公有云说到底都是成本问题。那是最大的挑战。把数据移入和移出云的费用仍然很昂贵。云爆发呢?当然可以。但问题仍然是,你要怎么在面对那些数据出口费和API接口调用的情况下,把数据下载下来。

汤姆·米切尔

与普遍观点正相反,要我说,成本并不是云的主要缺点。如果你只是在云中复刻你已有的流程,那会更贵。比如,请150名视效师在云上的工作站进行转描会非常贵。但如果你利用AI和自动化工具的力量,它们可以在几分钟之内能完成90%工作,那么云就可以大大节省时间和费用。因此,云服务划算的关键在于重新构思和优化你的工作流来充分利用云的独特性能。

《心跳漏一拍》(Heartstopper)第二季——Molinare公司,调色:李·克拉皮森(Lee Clappison)

“公有云有一大堆优势,尤其是如果你是从头搭建的话。”

——亚当·谢尔,DIGITAL ORCHARD
亚当·谢尔

我们对公有云的使用无疑会在未来5年间增长,因为2030计划开始生效。我并不认为这会让我们在公有云上投入很多,因为制片厂会搭建自己的“云组件”,而我们会按需接入它们。而我确定看到的是,我们需要大力投资连接能力。如果每一个资产都需要被上传到云上,那么100GB的网络连接根本不算过分。

而我尚无法确定的是,这一举措会如何影响独立电影。可能有机会搭建可供独立项目使用的云基础架构,但这在经济上是否可行,我还不确定。

公有云有一大堆优势,尤其是如果你是从头搭建的话。云规模可轻易调整这一点是非常有益的,尤其是如果你有空间限制的话。

有一个方面会看到巨大的改变,那就是交付文件。能通过一个发布功能生成交付文件,并使用AI来生成原语和外语字幕、翻译和版本,可以减轻传统后期公司的大量工作。

我们可能会看到的趋势是形成更类似自由职业的工作模式——制片厂直聘后期人才(类似现在片场人员的聘用方式)。当这种模式成为常态,后期公司要如何吸引并留住人才会带来一些有意思的挑战和机遇。未来的后期公司会不会更类似中介公司,只不过还有一些专业的房间供客户参与的审片使用,只有非常少的硬件?到那时候,后期公司还要设置在伦敦吗?还是我们会看到类似八零年代录音室(有人知道Air Studios Montserrat吗)的那种家居式后期公司的崛起?

《电击少女》(The Power)——Mission公司,现场每日样片与DIT
唯一可靠的数据源
马尔科姆·埃里森

大家都把文件交付过来的情况下,唯一可靠的数据源必须是拥有所有数据的那个最终的后期公司。否则,某个人会创建一个新的文件,而你又把它复制了,用它来进行制作……这么一来你又生成了一版新的文件……而他们还以为他们拥有的才是新版……过去我们是把录有原始摄影机负片的磁带传来传去。那是你能得到的最纯的数据了。现在,我们就像是建了一个岛,然后把它弄得东一块西一块。

“有一种更好的办法来实现全球工作流,这套工作流中你得以把各个部分统一到一个命名空间内——一个数据组,且每个人都以该数据组工作。”

——莫莉·普雷斯利,HAMMERSPACE
莫莉·普雷斯利

有一种更好的办法来实现全球工作流,这套工作流中你得以把各个部分统一到一个命名空间内——一个数据组,且每个人都以该数据组工作。

这个数据组可以安置在你的pixstor上,或Nutanix,或S3或其他地方。在哪里并不重要,因为你有一个命名空间可以展示和远程访问。你不用担心统一视效项目了,因为每个人用的都是同一套数据组。这就是Hammerspace在做的。

就像你把你的iPhone备份到iCloud上。当你有新一代iPhone时,你只需要进入你的苹果ID,你的所有数据都在那。在iPhone和Mac和iPad上访问相同的数据,速度一样快。这些设备的表现性能大不相同,但是是相同的数据组。而当你在一个设备上更改某些东西时,你的所有其他设备上都会出现更改。

对于跨不同存储架构和任意操作系统的内容,Hammerspace本质上就是在这么做。无论是Windows或Linux或Mac,都无所谓。

出处:James Bennett | Televisual

翻译:LorianneW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The Most Popular Cinema Cameras
行业观察
近年最受欢迎的电影摄影机

〖更新至2-3〗ARRI整体来说画质最佳,但前提是高质量的布光和构图。而 VENICE 可能更适合了解它且习惯用它的DP。

行业观察
探讨:实拍特效比CGI更好吗?

2000多万定制的机械鲨鱼,26岁的斯皮尔伯格说弃用就弃用。当一个方案行不通,你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即想出替换方案。

Furiosa: Filmed for IMAX on ARRI ALEXA 65, RED V-Raptor, and Komodo
行业观察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女神》使用ARRI ALEXA 65、RED V-Raptor、Komodo摄影机为IMAX拍摄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女神》DP西蒙·达根采用ARRI ALEXA 65、RED V-Raptor和Komodo的摄影机组合为IMAX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