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胶片到数字——英国后期公司Cinelab的十年发展

影视制作

来自Little Black Book(LBB)的热尼亚·曾扎雷克(Zhenya Tsenzharyk)与Cinelab Film & Digital的团队谈论了该公司的十年商业发展、他们向数字与完成片制作的业务扩展,以及胶片这一一度看似将走到尽头的技术重现生机。

“2013年,这一年对于电影来说是绝佳的一年。”《纽约客》杂志的影评人理查德·布洛迪(Richard Brody)这样写道。但2013年对于胶片来说却是糟糕的一年。Cinelab Film & Digital的首席执行官艾德里安·布尔(Adrian Bull)回忆说,这并不是相对于发行的电影而言,而是实体胶片本身。胶片拍摄呈现锐减趋势——在2013年的所有长片电影中,90%都采用数字拍摄。“这是(胶片的)低谷。”然而,十年之后的2023年,事情再次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2023年,这一年见证了电影制作者和观众都对胶片拍摄的长片电影产生了欣赏和兴趣,这在最近的颁奖季中大部分参与角逐的影片中可见一斑。

《可怜的东西》(Poor Things)剧照

然而,在2013年,英国电影委员会预示,胶片在放映方面很大程度上已经濒临死亡。英国电影委员会还通过数字银幕网发展计划(Digital Screen Network,该项目由英国电影委员会和英格兰艺术委员会在2005年创立)资助电影院的数字投影仪安装费用。这个项目投资1200万英镑(约1.07亿人民币),为英国的210家影院配备240块数字银幕及数字投影设备,旨在“为英国观众提供更多选择。”

因此,此举旨在为电影放映内容提供多样化的选择——下午放映艺术片,晚上放映大片——尽管这一愿景从未完全实现。电影制作者仍在使用胶片,但胶片放映的式微使得胶片实验室纷纷倒闭。尽管如此,艾德里安仍然相信,电影制作者会仍继续想要用胶片工作,即使放映会采用数字方式。正是在这样一种条件下,出于自身对胶片价值的坚定信念,艾德里安创建了Cinelab(后来更名为Cinelab London)来确保电影制作者们仍然能使用胶片,且希望未来几代人仍然能这么做。

Cinelab十年作品集

胶片的缓慢复兴

现在,胶片重新流行起来,从长片电影到剧集、广告、MV。数字“从未能够做到真实地复刻胶片拍摄的美感。”艾德里安如是说。在分辨率方面,数字也赶不上胶片——一张65mm IMAX画幅的静帧,其分辨率仍然比任意一台数字摄影机的分辨率高得多。

胶片复兴的缓慢一部分原因是技术滞后。曾经的胶片扫描仪没有现在的快,因此胶片项目的后期制作工作流进展较慢,这就使得内容制作者倾向于全数字化制作,甚至不选择胶片数字混合制作。数字技术始终与胶片的发展有关,而其发展为胶片的复兴提供助力,使之成为理想且实用的拍摄媒介。

与此同时,短片领域正在经历数字图像同质化风格的过度泛滥,图像看起来经常显得平淡乏味。胶片为广告推广方和音乐艺术家提供一个在难忘环境中创作独立且真实的视觉形象的机会。“我们很幸运,能看到数字化趋势的逆转。现在,许多项目都使用胶片拍摄。并且,在我们看来,我们很幸运,能参与到很大部分这些项目之中。”艾德里安补充说。

Cinelab Film & Digital是英国唯一一家提供完整服务的胶片实验室和数字样片处理公司。公司坐落在斯劳镇,其战略位置靠近英国规模最大的一些制片厂,例如松林制片厂、华纳制片厂、朗克洛斯制片厂、谢伯顿制片厂等。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的静帧

Cinelab的作品十分丰富,从《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碟中谍》《007:无暇赴死》,到《魅影缝匠》《纪念品》《纪念品:第二部分》《世界上最糟糕的人》这样的作者电影。在过去的12个月中,Cinelab团队制作了影评票房双丰收的大片《可怜的东西》《萨特本》《都是陌生人》。而在短片方面,Cinelab团队为Radiohead、Sam Fender、Little Simz、FKA Twigs制作了MV;为Burberry、John Lewis、Louis Vuitton和FIFA制作了广告。

早在2013年6月,当我们成立Cinelab London时,我们当然并没有期望能够扭转电影制作从赛璐珞向数字转型这一似乎不可避免的趋势。事实上,当时我们认为胶片拍摄最多还剩下两年时间,而留给胶片冲印发行的时间就更短了。

因此,我们的短期计划是为那些继续用胶片拍摄的电影制作者提供一个全方位服务的公司,同时开发一套出色的存档解决方案,这么做的目的是使它成为我们业务的长期关注点。

让我感到完全出乎意料(和高兴)的是,两年半后,我们继续为越来越多新的胶片项目提供服务。并且,实际上我们预计,2016年处理的胶片数量将超过2015年的数量。这主要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客户开始意识到:a) Cinelab的存在,以及b) Cinelab 的名声——不仅是在英国,我们在国际上也有知名度,因为全球各地的实验室不断关张。

因此,在2015年的最后六个月,我们处理了远至印度尼西亚、乌克兰、南非、尼日利亚、加拿大、法国、西班牙、丹麦、挪威和芬兰等地的胶片。此外,最近一些根据地在英国,但取景地在印度、马耳他、贝尔法斯特和哥伦比亚的项目每天都会将胶片可靠地空运到希思罗机场供我们处理(我们通常会在航班着陆后的一小时内收到胶片)。

高性价比……《上帝之手》(È stata la mano di Dio)和《昶言》(Gavagai)等电影展示了胶片的性价比如何变得极度具有吸引力

这种水平的全球化工作是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在当地市场,我们多次听到费用对于“胶片”电影制作者来说是一个巨大挑战这种说法。2014年,我们多次经历了这样一种问题——一些项目一开始想用胶片拍摄,但最终由于预算限制而不得不转向数字拍摄。因此,对于采用胶片拍摄,然后将毛片送回英国进行处理的全球化项目,这种做法是有些出人意料的,因为许多人会认为这样做的成本会高到令人望而却步。

然而,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些电影并不是大成本电影。然而,它们的共同点是背后有一支井然有序、尽心尽力且充满激情的制作团队。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从而能确保获得他们想要的结果。本质上,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有效的规划和对拍摄比例的严格控制——这是胶片拍摄的关键。

许多人会很惊讶地发现,HBO的《继承之战》是用胶片拍摄的(虽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部剧看起来效果如此好)。Cinelab参与了这部剧每一季的制作,以及改编自萨莉·鲁尼(Sally Rooney)小说的大火电视剧《聊天记录》(Conversations with Friends)。

仅仅几年前,流媒体服务一度对胶片中呈现的颗粒感到害怕;wi-fi连接更慢,电视也不如现在这么好。在网络和电视进行提升后,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使得所有流媒体平台对胶片热情地敞开怀抱。

是什么继续吸引着电影制作者使用胶片?最显而易见的答案是胶片可以呈现视觉美感。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用65mm胶片拍摄了获得多项奥斯卡大奖的《奥本海默》(Oppenheimer),他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胶片尤其适合将观众带进一场主观体验中。胶片摄影机将光线录制到胶片的感光乳剂……这与眼睛观看事物的方式是最接近的。”

《奥本海默》的摄影指导(DP)霍伊特·范·霍特玛(Hoyte Van Hoytema)在凭借此片获得BAFTA奖项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阐述了使用赛璐珞的内在吸引力:“现在,仍没有任何一种格式能像胶片那样以如此动人而自然的方式再现光、动作和色彩……当你用大画幅胶片拍摄时,你可以以数字技术无法企及的高品质拍摄你的电影,因此你需要胶片……观众对用胶片拍摄的电影会产生不同的反应,我认为在我有机会时表明这一点非常重要。”

演员兼导演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执导的第二部长片电影《小妇人》(Little Women)是用胶片拍摄的。她同样称赞了在胶片摄影机前表演的过程,并回忆起她在片场的时光,说到:“作为一名演员,我记得那种被重用的感觉。(在胶片摄影机前)表演就像铭刻在一些重要的记录上一样。我感到我的灵魂不断提升,更加接近身体表面,仿佛能被看见一样。而且,这就像与一台你拥有的机器进行交流。”

除了自身的美感,胶片拍摄还改变了拍摄过程本身。“用胶片拍摄的过程有一套不同的规则。选择胶片的成本与你拍摄用的胶片长度成正比。在使用胶片拍摄时会有更多规则限制,这是经常发生的,比如说,要进行更多排练。”艾德里安补充说。

“创意方面变得更多地由DP或掌机驱动,而不是一群人坐在那看着所有那些看似真实的数字图像并给出他们的反馈。”有一个行业术语专门用来形容一群人聚在监视器屏幕观看的现象——监看点。在数字拍摄中,注意力会从片场、演员和场景转向描绘着不真实图像的屏幕,这些屏幕上的图像并不能真的代表拍摄到的图像;这种信任也会从导演和DP的专业知识转移到各种对那一刻监视器屏幕上的镜头的各种不同认知上。

服务扩展

尽管如此,艾德里安依然很清楚,根据偏好、作品类型和制作环境的不同,胶片和数字都各有优势。在2021年,Cinelab London与数字样片公司On Set Tech合并后更名为Cinelab Film & Digital,由此完成了从电影实验室到全面的胶片和数字服务公司的进化。Cinelab与On Set Tech(由时任联席总经理西蒙·查伯克-Simon Chubbock和约书亚·卡利斯-史密斯-Joshua Callis-Smith运营,现在二人分别担任首席运营官和首席技术官兼调色师)之前已经建立了合作关系。两家公司之前在许多项目上都开展了广泛而成功的合作——其中最著名的项目是埃德加·赖特(Edgar Wright)执导的《Soho区惊魂夜》(Last Night in Soho)。这部电影主要采用胶片拍摄,辅以一些On Set Tech提供的数字服务,包括调色。“这部作品是我们的概念证明,表明我们的团队可以齐心协力,取得更大的成就。”西蒙说。

《Soho区惊魂夜》剧照

参与提供数字样片服务意味着Cinelab能够吸引在所有媒介上工作的客户,并继续利用现有的名声和关系网络。“我们清楚,只有少部分的项目会选择用胶片拍摄。在我们的客户拍摄的长片电影项目中,也许每三到四部中只有一部长片选择用胶片拍摄,那么为什么不参与到他们的全部项目里,并为他们的数字拍摄项目也提供服务呢?”这是当时艾德里安的想法。“我们要拥抱我们客户的选择——无论他们用胶片还是数字拍摄,并为两种拍摄都提供解决方案。因为许多用胶片拍摄的项目可能最终出于实际原因也会加入数字元素。”他补充说。

在经营了十年之后,Cinelab现在已经完善了自身的工作流,并能确保在这个行业中最高效地交付胶片项目,现在还能交付数字项目。该团队拥有专业的知识和仪器来冲印和扫描所有胶片格式——8mm、16mm、35mm和65mm。“人们对于胶片工作流有这样的认知:旧的格式就应使用旧的技术,但实际上扫描技术一直在进步。目前我们使用市面上最先进的扫描仪来从胶片提取品质极优、分辨率极高的图像。”西蒙补充说。

Cinelab的服务还有另一项拓展,那就是为项目提供远程服务的能力,例如在加拿大拍摄的《荒野》(Wilderness‎),Cinelab团队为该项目提供数字样片实验室服务。“随着网速的提升,我们意识到我们可以远程完成许多事。无论客户身处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我们都可以传送一个远程数字实验室包到那个地方,并将其调整至硬盘,从我们的HQ中处理样片。”西蒙说。当新冠疫情使得远程工作的需求激增的同时,Cinelab团队将其看作随着设备和设施能越来越轻松地实现交付,由此带来的自身服务的自然扩展。

Cinelab作品-摇滚乐队The Smile专辑《Wall of Eyes》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所有这些技术服务,Cinelab团队还提供创意服务。过去,“DP需要亲自参加样片调色会议来审片。然而, 随着技术的进步,这种做法已经不需要了,”约书亚解释说,“远程调色已经为我们的调色师和DP带来了新的机遇,让他们能亲密协同合作,无论他们身处何地。这大大提升了我们的工作流,让我们能给客户交付最优结果。”这项发展正逢其时,迎合了这个行业全球合拍和全球广播电视公司越来越多地在项目上合作的趋势。

尽管胶片的美感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难以言表的,但胶片-数字-胶片过程(DFD)依然能够通过用ARRILASER将数字文件转移到赛璐珞上,从而打造一种类似胶片拍摄的效果。这能让想用胶片拍摄但却没法这么做的创意人员一个获取胶片美感的机会。“这并不是胶片拍摄的一个直接替代品,因为数字摄影机与胶片捕捉光的方式不同。”然而,如果你只能进行数字拍摄,那么这就是你目前能获得最接近那种胶片风格的方式。

约书亚表示,这种技术可以用于那些完全采用数字拍摄、但却想追求真实胶片风格的项目,或是那些用胶片拍摄、但需要数字拍摄某些元素的项目——DFD可以统一这些元素,从而打造一致的最终风格。

技艺和迫切性

艾德里安回忆起十年前曾进行过的一次对话,他听到几个人说他们绝对不会使用胶片拍摄。“他们非常坚定。”他说。另一面则是那些胶片的忠实铁粉,他们无法想象自己使用任何其他的媒介来拍摄。而介于这两种人之间的是从未用胶片拍摄过、但却将其视作电影制作的完美媒介的一代人。

“我看到了一种迫切性:人才想加入并想使用胶片摄影机来学习和实验。用胶片拍摄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成就。”艾德里安说。同样,在短片这一大多数人的起步领域,胶片的复兴体现得最明显,“我们看到了胶片拍摄的强势回归。”他补充说。使用赛璐珞来拍摄短片的部分电影人包括导演萨姆·皮林、张林登和汉娜·奈特、汤姆·德雷姆、菲奥娜·简·伯吉斯和戴安娜·昆斯特,而他们都表示,胶片拍摄的过程和结果是他们偏好胶片的原因。

Gucci广告《The Awakening》

Cinelab团队回忆说,也许这一行的创意人员都被不断推出的(数字)摄影机和每款摄影机带来的复杂学习曲线搞得精疲力尽,这与操作胶片摄影机的相对直观性形成对比。同样地,约书亚指出人们为了复制胶片风格所付出的努力,例如使用老款的镜头。“许多电影制作者的目标是在数字拍摄时复制那种经典的胶片风格。他们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做前期准备、选择镜头、布光和开发LUT上,目的是呈现那种类似胶片的风格。然而,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但结果却常常不遂人愿。要想实现经典的胶片风格,最为有效和令人信服的方法是用实际的胶片拍摄。如果你想要你的素材有那种永恒的、原汁原味的胶片风格,那么用胶片拍摄就是你的最佳选择。”

Cinelab作品-Burberry《Open Spaces》

2023年,英国电影协会举办了一场名为“胶片电影”的电影节(Film on Film festival),“不仅庆祝电影制作者中的天才人物,同时也庆祝胶片本身——“带有齿孔的赛璐珞”。这个电影节上选择了各种电影来进行放映,包括短片和长片电影,全部都用胶片进行投影。电影节的部分关注点放在放映那些存档的、少见甚至从未见过的胶片拷贝,借此彰显胶片的易损性及其需要的细致周到的保存。

Cinelab也同样对保护胶片遗产投入了大量资金。他们指出,将电影保存在硬盘上并不像许多人以为的那样,是不会过时的解决方案。技术会退化,最终新的计算机将无法读取那些存储在过时的硬盘上的信息,这与胶片不同。胶片如果是正确存储就始终可以在未来进行扫描。尽管制作35mm存档拷贝只是Cinelab业务的一小部分,但这对于我们公司的理念——保护胶片的过去、为胶片的未来保驾护航来说至关重要。

在过去的12个月中,艾德里安说,Cinelab制作了前所未有数量的可交付文件。观众重新找到了他们对于胶片投影电影的兴趣。越来越多的电影院也对这种格式敞开了怀抱。在好莱坞,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新比弗利电影院在可能的时候会完全避免放映数字电影。而有些上映的电影虽然是数字拍摄,但仍然选择用70mm胶片放映,比如《沙丘2》(Dune: Part II)。DP格雷格·弗莱瑟(Greig Fraser)表示,这部电影采用数字拍摄,摒弃胶片美学带来的任何一点怀旧感,虽然它很快就被转移到了35mm胶片上(以减弱数字拍摄的锐利感),然后再扫描回数字,做成最终的风格。终于,许多电影观众能够在70mm IMAX银幕上享受这部电影,体会这个荒凉的科幻世界景观的全貌。

这彰显了影视行业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即使是数字拍摄的长片电影也用胶片放映。

《都是陌生人》中的静帧
未来十年 何去何从?

当被问及未来将会如何时,艾德里安及其团队笑了——尽管他们目前还不能分享任何细节。“我们很高兴地透露近期我们正在制作的一些胶片和数字项目。”艾德里安说。其中有一个项目的规模是史无前例的,但目前还是顶级机密。

“我回顾过去几年,想到大约2014年年初,那时我以为我们需要拿下一个大的制片厂电影,我们需要接到一个IP,而这些我们现在都完成了,而且现在我们也与Netflix、Amazon Studios和HBO都有合作关系。

我们已经超越了我们的预期。与此同时,我们也拓展了我们的数字服务。”并且,有处理大量数据、带宽和资源的能力也增强了我们团队的信心。这种能力可能很快就能为娱乐节目和高端电视真人秀节目提供Cinelab服务提供助益。这些节目通常包含大量后期制作公司无法优化处理的素材。

说唱歌手Little Simz的单曲《Introvert》MV的静帧

Cinelab从一间胶片实验室,发展成为胶片和数字公司的进步并不是旅程的终点。受到客户需求和团队时常发现的需求差距的启发,进一步的有机发展将会出现。下一阶段,借助现在常规负责完成片制作的团队的支持,以及来自调色师约书亚、达伦·雷(Darren Rae)和保罗·德恩(Paul Dean)的专业知识支持,Cinelab希望进一步增强现有的后期制作能力。去年,达伦完成了《再会亡灵》(Hanteringen av odöda)的调色,该片在圣丹斯电影节进行首映。Cinelab还在拍摄期间对这部电影进行了胶片冲印、扫描并交付了样片。

考虑到Cinelab的历史以及塑造其今日地位的人们,不难看出,这家公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支持电影人制作其作品的任意电影媒介选择——无论是数字还是胶片,长片电影还是短片。当然,他们永远会对实体胶片保留一席之地,努力为那些现在喜爱和尊重胶片的人——还有未来的子孙后代保留胶片拍摄和放映的传统。

扩展阅读

出处:Little Black Book

翻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色域是什么

〖更新至1-2〗色域决定了显示设备或打印机在指定情况下可以呈现哪些色彩,色域越广,色彩数量与多。

影视制作
摄影机运镜工具大赏

〖更新至2-6〗一名优秀的掌机可以将摄影机运镜与他们的肢体动作,甚至是自己的呼吸独立开来。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更新至4-21〗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