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恐怖片《我们之一》背后的Assimilate SCRATCH应用:独家幕后分享

影视制作

斯特凡·凡·德·格拉夫(Stefan van de Graaff)执导的电影《我们之一》(One of Us)是一个具有寓言性的恐怖故事,故事中的一家子在一场葬礼上开始一个接一个死去。在一派混乱中,基特·康纳(Kit Connor)饰演的家里年纪最小的成员寻找着家人之中的异类。本片卡司相当吸引人,包括值得瞩目的演员,比如卡勒姆·伍德豪斯、夏洛特·霍普和西耶娜·盖尔利。影片于今年3月在北爱尔兰开拍。这个项目标志着基特·康纳区别于过去作品的重要转型,进入一种更为黑暗、更为神秘的叙事。

主创团队

斯特凡·凡·德·格拉夫

《我们之一》的导演斯特凡·凡·德·格拉夫不仅是一名电影人,还是一位数字媒体高手。他的履历包括各种各样的项目,从观看量惊人的广告到各种影视项目试播集,应有尽有。在《我们之一》之前,凡·德·格拉夫为人熟知的作品是《煨》(Simmer,2020)。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位年轻主厨被迫进入黑市,让家人不被驱逐出境的故事。影片卖给了HBO Max。此外,他还执导了(暂译)《福尔摩斯音乐剧》(Sherlock the Musical,2022),这部原创改编音乐剧在加拿大的巡演非常成功。除了直接参与电影制作,凡·德·格拉夫还是数字制作公司Chamber Media的联合创始人,表明他深度参与到了传统与新式媒体的两个领域中。

凡·德·格拉夫的职业生涯反映出了数字革新与故事叙述之间动态的融合,这使他成为一名眼光敏锐、懂得吸引现代观众,同时善于探索深沉主题内容的电影人。

斯特凡“简短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我们之一》的编剧兼导演。从编剧阶段早期我就徜徉在巴洛克时期的绘画中汲取美学灵感。与比安卡和马克合作将那个构想化为现实并非易事。只要有可能的地方,我们尽量使用自然光,但那显然意味着,比安卡和马克肩负着重任,既要找到巴洛克艺术典型阴影的平衡,又不能丢失主要通过演员表演在影片中呈现的信息。

斯特凡和比安卡

你可以看到,他们在Assimilate SCRATCH软件中做的处理,让我们得以创造出理想画面,感觉那些画面就算出现在某些遗失的巴洛克时期绘画中也毫不违和。”

斯特凡,你跟比安卡和马克有什么渊源吗?此前合作过任何项目吗?

斯特凡:“其实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合作经验。我是通过另一位导演朋友认识比安卡和她的作品的,我认为她是一位非常棒的摄影指导(DP)。坦白说,当我请她来担任本片DP时,我很讶异她愿意参与。

当她告诉我,她的朋友马克愿意为这个项目调色时(我也熟悉马克的作品),我无比开心他愿意这么做。说实话,身边有他们是我的福气,哈哈!”

讲解一下你们如何协作来实现影片中巴洛克时期的感觉?

斯特凡“比安卡和我一见面,我们就开始收集大量静帧和绘画作为我们想要创作的风格的参考。这些参考很早就帮助我们确定好了我们在片场和屋里需要什么光线。我们要确保我们的艺术构想不只是我们在后期创造出来的东西,而是我们在摄影机内创造出来的,能够在拍摄的同时获得马克为我们创建的LUT让这一点变得简单很多。”

比安卡·克莱因(Bianca Cline)

比安卡·克莱因是一名生于洛杉矶、具备全球化电影制作视野的DP。她凭借几部广受赞誉的作品被行业认可,比如奥斯卡提名影片《穿着鞋子的贝壳马塞尔》(Marcel the Shell with Shoes On)和Netflix剧集《摩门教徒谋杀案》(Murder Among the Mormons‎)。

克莱因的履历展示出她把握各种项目类型的多样的摄影技巧,包括为奥利奥饼干和威格牛仔服饰等大品牌拍摄广告片。她致力于通过视觉语言进行叙事,这使她成为了当代电影摄影的杰出代表。

比安卡:“我是《我们之一》的DP。很难对这部影片解释太多,因为片子有点神秘,但我们想要创造出一种最初感觉温馨但最终黑化的风格。我们想要为影片创造一个不明确的时代,这样故事会感觉更不过时。马克和我创建了一个有老照片感觉的LUT,但我们没有非要试图创造一个‘年代感风格’”。

“在准备阶段,我们得以在我们主布景完成了大部分美术置景,以及演员几乎全妆的情况下拍摄了一些测试素材。我将素材发送给马克,他负责为我们创建LUT,然后我们进行了更多测试,以确保该LUT能在不同布光条件下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

“因为影片故事发生在11个小时之间,所以最终调色的主要挑战在于让场景之间的过渡流畅,实现从白天到黑夜丝滑的缓慢过渡。我们还创建了一个颗粒图案,它会随着影片推进而强化影片画面。图像中的颗粒反映的是影片的情绪。”

“我见证了影片风格的创建。基于斯特凡和我对于融入巴洛克时期风格的对话,我想要真的很深邃的暗部。我还想要稍微有褪色感的色彩,但要让特定色彩凸显出来。真正必不可少的是,在准备阶段创建LUT,并有时间测试风格,这样才能在开拍前进行调整。那样做帮助我们挑选出了最棒的美术设计、化妆和服饰上的用色。”

马克·威伦金(Mark Wilenkin)

常驻洛杉矶的高级调色师马克·威伦金有丰富的数字图像处理与调色经验。来自法国巴黎的他在英国和苏格兰精进自己的技艺,随后成立了Wilenkin Productions有限公司。他的履历包括与众多知名品牌的合作,比如苹果、微软、宝马、可口可乐和万宝路。马克在各类项目中发挥自己的专长,包括广告和长片电影,充分利用了他对于以数据为核心的工作流的知识。他出了名地注重协作,而且他是IATSE Local 600的积极成员,在美国参与越来越多的长片电影和广告项目。

马克:“我为长片电影《我们之一》制作完成片和调色,我还为拍摄创建了几种影像风格,并将那些风格以LUT发给了DP。拍摄就在贝尔法斯特外进行,因为拍摄过程中我在为《特别行动:母狮》(Special Ops: Lioness)担任DIT所以我并不在场。我最终是在犹他州跟导演和DP完成了影片。”

“我在完成片制作过程中用到了许多SCRATCH工具。对影片来说不同寻常的是,我们开始采用的是2.40宽高比,最后换成4:3宽高比。我还用到了几种不同胶片融入到影片中,以强调故事线情绪上的虐心。”

“我在这个项目中的职责首先是开发拍摄使用的几个show LUT。对于比安卡想要在影片整体风格中表达的几个特定的想法,以及一些关键场景,她给我提供了一些静帧参考。我用来开发show LUT的素材是以跟主体拍摄相同的摄影机系统和镜头来拍摄的。由于大部分影片参考为胶片素材,所以创建LUT时特别注意处理曲线的拐点和高处。这为我们围绕曲线做减法的色彩模型提供了基础。

当剪辑锁定后,我开始在SCRATCH中进行套底,为开始最终调色做准备。我使用SCRATCH完成合成、除错、克隆复制和场景扩展以及为模拟颗粒素材档制作纹理,当然还有进行最终DI。交付文件也是从SCRATCH导出。”

在使用SCRATCH为拍摄创建LUT后,我延续这套工作流,衔接此前的处理进行套底和最终调色。我们知道,一些除错和小的合成是可以在调色过程中完成的,而我们想要给窗户添加一些特效,让它们过曝再进行柔化。为此我用到了Matchbox滤镜特效,它是SCRATCH自带的,可见下方的镜头解析。

001

在第一个画面中(001),画面为ARRI广色域 3 ARRI LogC3。

002

第二个画面中(002),画面未经校色,只套用了一个64×64×64的show LUT。

200T颗粒镜头示例

我通过对比比安卡提供的多个参考图来创建风格。由于使用跟主体拍摄相同的摄影机跟镜头,所以提供给我的素材就是ARRI广色域 3 ARRI LogC3。正如你在画面上(002)和最终输出上(200T颗粒镜头示例)看到的,我们已经很接近影片的最终风格了。

003

在第三个画面中(003),画面调冷了一点点。我们只需要在基础调色标签页中进行简单的色温调整即可。

004
005

在第四个画面中(004),你会注意到,我们移除了画面左边的画。我使用了双立方(005)的方法将画拖到了画面外,因为我知道画面中那一侧大部分会在调色中被调暗,这是一种“简单粗暴”的省时妙招。

006

在画面(006)中,应用双立方的同时进一步用到了HL限制器,把画面中央窗户的颜色调暗了。这里我选择色彩混合模式作为填充,而在基础菜单中,亮度下调了一点。虽然这个校色处理发生在Matchbox Bloom滤镜特效之上的层里,但我还是能在查看Matchbox Bloom滤镜特效的同时通过调整这一层来微调色彩和亮度,把两者都微调到我们想要的程度。

007

正如你在画面(007)中所见,在一个非递归层上有一个自定义形状和亮度限制器。在这种情况下,非递归层参考了基础一级调色,让我能有选择把画面(001)中可用的信息调多或调少。

008
009
010

在画面008、009和010中,你可以看到搭配使用了自定义形状(power window)和一个亮度限制器,以选择性地调低画面左侧的阴影,同时让这个调色处理不影响画面右侧。

011

画面011是为了展示,通过让更多之前调色的细节保留下来,那个把画面不受影响范围框出来的形状为整体画面添加了什么效果。比安卡想要饱满而深邃的暗部,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柔光混合模式,并通过调节透明度调节了它的效果。

纹理是辅助设定影片基调的重要元素,纹理又在影片后面充当了一种强调。(我们来到一个未经处理的粗糙场景,这时候所有可怕的事情都爆发了,而颗粒胶片已经变成了500T 16mm,还是4K扫描。但我不想让颗粒被 人看出来……)

012
013
014

在这个例子中,这个镜头出现在影片中的地方,我用到了4K扫描的35mm 200T。在应用这个纹理前,我会准备镜头或一组镜头,并创造一个收集器——首先(画面012)我应用了一个转换,并对图像做了缩放。然后(图像013)我创建了一个收集器节点。

节点树

尽管这个镜头处于收集状态,你还是可以进入节点树(节点树图),并通过GUI做进一步的调色调整,同时通过SDI信号查看最终输出。

释放纹理偏好设置
填充模式

最后我把收集器释放到了颗粒素材上(释放纹理偏好图),并将填充模式改为覆盖(填充模式图)。如你在画面014中所见,颗粒的效果受到在基础菜单中将对比度调至70%的控制。我把调整幅度做得明显一点,方便读者对比未加纹理的画面012,和应用了最终颗粒纹理的画面014。

“我相信这部电影注定是艺术电影的又一经典。”

Assimilate SCRATCH
ASSIMILATE Announces SCRATCH 8.6 With Major Updates To Entire Product Line  | SHOOTonline

Assimilate SCRATCH是过去20年来很多人首选的调色、完成片制作、视效审片和每日样片转码解决方案。其灵活的色彩引擎让艺术家们不仅可以进行风格开发,还可以在客户参与的审片过程中实时完成完成片合成。

它的UI极度简洁——任何任务,只需一键,几秒完成。

用户定义的调色台映射让工作流提速,并且让调色师一想到什么就能即刻调色。除了SCRATCH本身就具备的大型工具组,用户还可以通过SCRATCH灵活的Matchbox shader特效应用来配置自己的shader特效,并创造出天马行空的结果。

总的来说,SCRATCH提供了一系列强健的功能,旨在服务于各种各样的后期制作工作流。在LUT应用,风格管理,以及自动同步,从音频文件与摄影机RAW格式中提取大量元数据等方面,它的自动化流程非常优秀。SCRATCH为人称赞的是它在回放、套底、剪辑、调色、合成与转码方面的卓越表现。

它的种种性能使其成为线上剪辑与完成片制作,以及现场调色与样片管理强有力的工具。此外,SCRATCH包含了广泛的调色工具组、视效审片和资产管理功能,非常适合寻求一站式完成片制作软件解决方案的专业人士。SCRATCH一直在进步,如今该软件已更新至9.7版,带来了全新的大大提升用户体验的功能。

SCRATCH让操作者再也不用对客户说“不”!

出处:Lou Wallace | Digital Producer Magazine

翻译:LorianneW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色域是什么

〖更新至1-2〗色域决定了显示设备或打印机在指定情况下可以呈现哪些色彩,色域越广,色彩数量与多。

影视制作
摄影机运镜工具大赏

〖更新至2-6〗一名优秀的掌机可以将摄影机运镜与他们的肢体动作,甚至是自己的呼吸独立开来。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更新至4-21〗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