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any 3资深调色师汤姆·普尔谈《亢奋》第二季调色

行业观察

调色师汤姆·普尔(Tom Poole)

图源:IMDb

汤姆·普尔

Company 3 首席创意官

汤姆·普尔常驻在纽约的Company 3。可以通过任何Company 3 Virtual Outpost与他进行远程联系。

汤姆·普尔在伦敦的The Mill公司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2004年,为了帮助创办The Mill位于纽约的胶转磁部门,他搬到了美国。三年之后,他加入了Company 3,自此成为业内最受追捧的广告兼长片电影调色师之一。

普尔与许多大导都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如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德里克·斯安弗朗斯史蒂夫·麦奎因、斯科特·库珀和贝尼特·米勒。他的广告客户包括Nike、Adidas、Under Armour、Mercedes、Audi和PlayStation。

在,普尔曾获得2019年AICP的两项大奖,分别是:为美国国家彩票制作的广告《Amazing Starts Here》所获得的“90秒以上广告最佳调色奖”,以及为The Carters制作的广告《Apes**t》所获得的“MV最佳调色奖”。2017年,他凭借为Squarespace制作的广告《John’s Journey》获得“90秒以上广告最佳调色奖”。2016年,凭借为Adidas制作的广告《Future》获得了“最佳调色奖”。

2013、2015、2016和2017年,他获得了好莱坞后期联盟奖的杰出广告调色奖。

普尔曾参与调色的长片电影包括《亡命驾驶》《我,花样女王》《松林外》《狐狸猎手》,以及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为奴十二年》和《聚焦》。

2017年,普尔被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录取。

调色师汤姆·普尔曾参与调色的部分作品
图源:Company 3

调色能为一部剧提供一致的“风格”,但出色的调色能增强剧集的情绪、关注点和叙事流畅度。

在Televisual的春季刊中,我们采访了四位顶尖的调色师,了解他们的调色技艺。

在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我们采访了Company 3的调色师汤姆·普尔。

《亢奋》(Euphoria)第二季

在《亢奋》第二季中,DP马塞尔·雷夫(Marcell Rév)使用了交叉冲印的35mm Ektachrome胶片。

这部剧的图像呈现出一种美丽的、丝滑的质感。数字技术的进步令人惊叹,但我确实认为,数字图像呈现出趋于同质化的趋势。许多摄影指导(DP)和导演都愿意像《亢奋》一样去冒险——一家主流制片厂,对于已经取得数字图像成功的电视剧项目,允许它运用交叉冲印Ektachrome胶片。希望这能为更多电影制作者打开大门,让他们能够在剧集中进行实验。

你和不同的DP之间会形成特定的关系。我和DP马塞尔的关系与我和(《为奴十二年》的DP)肖恩·博比特(Sean Bobbitt)十分类似。我们就像鼓手和贝斯手,只要有节奏就能完美配合。当DP找到他们的调色师,并且能形成那种默契时,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能形成这种关系是十分幸运的。如果你和DP能形成良好的关系,那你就能与他们坦诚相待。说到底这是导演和DP的素材,但我认为良好的关系会产生积极的碰撞。剪辑师会和导演讨论剪辑,而调色师会和DP进行讨论。

色彩科学是十分重要的。我为我参与的每个项目都创建了一个查找表(LUT)。有些调色师会有他们的常用LUT,这没什么不对的。对我来说,镜头的质感或使用的滤镜、运用的布光存在太多的变量,我喜欢建立一个能为项目拍摄方式打好基础的查找表,并且这对于项目整体色彩来说也适用。

我自己会反复观看某个作品,只是为了了解它,并记下那些我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然后我会打造一本调色圣经——第一次调色比较宽松,你只需为电影中的每个场景设置几个镜头,然后继续。然后我会把这些选中的镜头串起来,这样你就可以按顺序看到场景组成的短片,以及场景是如何互相作用的。随后,我们会由此进行调整。这是非常本能的,你不停留于某个场景。我举一个很好的比喻,比如雕塑——一开始你会先把大块凿下来,然后一点点凿出形状,慢慢开始更加关注细节。

我不经常参考其他电影。我会参考许多摄影作品。我喜欢屏幕上的图像呈现出一种仿佛是在相纸上冲印出来的状态——其高光部分有纹理,暗部也有纹理,并且让人感觉不像是视频图像,而像是流动的相片影印。在我职业发展的过程中,对我产生影响的人是让-克莱蒙·索雷特(Jean-Clément Soret),以及让-皮埃尔·热内(Jean-Pierre Jeunet)对其执导的《天使爱美丽》《童梦失魂夜》《黑店狂想曲》所做的处理。这些作品具有那时盛行的、非常强烈的光化学风格。当我们成为胶转磁艺术家时,你在电影院看到的一切都是胶片拷贝,而我们总是在追求那种拷贝的风格。所以,我们总是能与投影的胶片拷贝产生共鸣,把它当作作品的最终版本。

好的调色可以补充叙事。观众不应该太过注意到调色的存在。这并不是说你不能调那种调色感很重的风格,但对于好的调色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它能帮助DP实现构想。有些调色师希望他们对电影的贡献能得到更多的认可。对我来说,我唯一需要的认可就是人们能以积极的态度谈论电影摄影。如果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我已经做得很好了。

(调色师的)责任重大。我见过一些电影制作者为了做成他们的电影而经历的痛苦和折磨。我见过这个过程毁了他们的婚姻;我见过他们为了完成一部电影而生病。所以,作为一名调色师,你需要检查好你的所有工作,让他们的生活更轻松。在我刚入行的时候,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的作品如何代表我作为调色师的身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我拥有的关系和友谊是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东西。因为即使你真的很有才华,但如果人们不喜欢你,而你又不善于沟通,那你的职业生涯也不会长久。

这些年来,我给一些人做过培训,其中有的人成为了调色师,有的人则不然。你会遇到有些人具有绝佳的调色眼光,但他们真的不喜欢与客户打交道,也不喜欢有人坐在他们身后带来的压力感。这全在于做一个受人喜爱、自信且优秀的“政治家”,一个解决问题的人。这里面有很多左脑/右脑的东西。你得极富创意,但你也必须拥有过硬的技术知识。

出处:Jon Creamer | Televisual,Company 3

翻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Renowned Supervising Colourist Peter Doyle Joins Picture Shop | LBBOnline
行业观察
认识调色师——彼得·多伊尔

〖更新至2-8〗可以坐下来跟导演与DP探讨他们对影片视觉效果的野心和愿望才是真正让我感兴趣的事。

Cannes 2024’s Cameras: ARRI ALEXA Mini is (Still) The King
行业观察
2024戛纳电影节作品幕后的摄影机:ARRI ALEXA Mini(仍是)王者

〖更新至3-5〗问世9年的ALEXA Mini再度卫冕戛纳电影人最爱摄影机榜首。而作为首次在戛纳亮相的机型,ARRI 35直接一跃成为榜眼。

Two white men, one wearing a red hoodie and one wearing a blue zip-up, gaze upward.
行业观察
基于解决方案:谁应该拯救独立电影?

一夜之间把片子卖出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现在一切都需要耗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