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课》摄影指导杰森·奥尔达克谈布光、镜头与更多幕后

Lessons in Chemistry
影视制作

杰森·奥尔达克(Jason Oldak)是一名拥有近20年行业经验的摄影指导(DP),作品包括大大小小的长片电影、剧集电视、纪录片和众多广告项目。他近期拍摄了由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与刘易斯·普尔曼(Lewis Pullman)主演的Apple TV+剧集《化学课》(Lessons in Chemistry)。

杰森·奥尔达克

奥尔达克凭借本剧第7集《Book of Calvin》获得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奖限定剧/选集剧/电视电影奖提名。我们联系到奥尔达克,聊了聊那集的幕后,以及他在本剧中的其他工作。

你多早就开始加入《化学课》?

我是在早春受雇加入团队的,但准备工作直至盛夏才开始。早早加入团队并沟通清楚项目的来由是有益的。而且能跟我的联合DP扎卡里·加勒(Zack Galler)与我们的美术指导凯瑟琳·史密斯(Catherine Smith)共同讨论拍摄流程也很有帮助。

凯瑟琳准备了一大堆图像和色彩来讨论她的创作意图,以及故事世界如何在影棚内搭建。那有助于我们思考布光和LUT的设计。扎卡里和我则从我们各自(与美指)的会面分享了我们的风格册,并找到了共同的图像。往后我就知道我们在剧集的视觉意图上是步调一致的了。

Lessons in Chemistry - Apple TV+ Press (FR)

一般来说,当开启一部剧集的时候,会跟制片厂开个会,把风格册给各个部门过目。正如我提到的,扎卡里和我在我们自己的会面风格册里有类似的图像,而那正好都在最后呈现给了制片厂。尽管我们的很多图像都有年代感,但没有什么特别生硬或过分刻意的地方。我们的目标始终是找到恰当的电影镜头来妥善地叙述这个故事。我们的布光和LUT会平衡我们的美术指导和服装设计团队创造的配色。

剧集采用什么摄影机拍摄?为什么这款摄影机适合这部剧?

我们以ARRI Mini LF摄影机系统搭配TLS Canon K35镜头拍摄本剧。我很喜欢ARRI摄影机。它的色彩科学似乎对肤色的反应稍微更好一些,而且相较于市面上其他的摄影机系统,它的画面带有柔化效果。

这款摄影机同时还够小,这样把它安装到摇臂、遥控云台或斯坦尼康上都不是问题。但是,我真的觉得,论为剧集设计视觉语言,镜头的选择就如同你的画笔。TLS Canon K35镜头是我们在Keslow Camera的朋友提供的,它们是改装的复古镜头,非常符合我们想要的年代感。我们添加了一些氛围效果,而那恰恰契合了这部剧。

你们延续了试播集的风格吗?
Lessons in Chemistry' Creator Can't Stop Gushing Over Brie Larson

这部剧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试播集。这部8集剧集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Apple Tv+直接上线正式集(无试播集)。《化学课》讲述了伊丽莎白·佐特的人生故事。这部限定剧的每一集都致力于创造伊丽莎白人生中不同的情感与现实阶段,那给予扎卡里·加勒和我为我们各自几集打造色调与视觉语言的起点。扎卡里·加勒拍摄的是第1、2、5和6集,而我拍摄的是第3、4、7和8集。

你怎么让你拍的几集有你的特点?

一切都以你要讲述的故事为起点。作为一名DP,你必须忠实于你得到的剧本。在第3集中,我们要拍出无尽的悲痛感。这跟前两集截然不同,前两集是男女主爱情故事的开端。丧失与自己亲近的人会产生一种世界都停止运转的感觉。我们感觉有必要在视觉上远离光明,转而拥抱黑暗与静态。这一集中有很多场景需要静态画面来处理痛苦的情绪。

在第4集中,我们要拍的是新生与新的开始。这一集表现了一开始的不适,但这种不适最终化为了决心。针对这些情绪,我们采用了专门的布光与摄影机运用方式。在伊丽莎白生下玛德琳的场景间,我们选择手持拍摄和景深极浅的焦点。对于摄影机前的元素,我们用到了一个叫做Deakinizer的装置,在卡尔文进入女主角的幻想并引导她分娩时,创造梦幻般的图像状态。这集一开始是比较静态的,但到了结尾,人物有了决心,于是我们创造出更多的摄影机运动来反映这种变化。

Brie Larson Talks the Love Story in 'Lessons in Chemistry' After Finale

第7集,也就是倒数第二集,带我们回到了卡尔文的起源故事和从他的视角展开的爱情故事。这集有大量视觉呈现机会。第7和8集的导演塔拉·米勒(Tara Miele)和我为1930年代年轻的卡尔文的世界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影像风格。因为这是卡尔文的生活开始的阶段,所以剥离一些色彩感觉是恰当的。

当我们补充了成年卡尔文和他的科学成就之间的内容后,我们就用暖调和色彩为这个世界打造反差。另一个挑战我们视觉语汇的机会是信奉科学的人与信奉上帝的人之间的书信。塔拉和我创造了一种图像的连贯性,这种连贯性会随着所说的话,有时候是隐喻性地,来回流转。我们通过摄影机的运动和构图,将两者对他们的世界所产生的影响浪漫化了。

在第8集中,我们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寻找人生的焦点与清晰的前路。最后这集中的一个巨大转变是伊丽莎白对自己在《六点晚餐》节目的未来所做的决定。我们设计了流畅的摄影机运动,并且我们的布光感觉非常清晰且受控。我们设计的镜头数量,以及我们如何引入这个节目至关重要,因为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步入《六点晚餐》的录影棚。

随着我们揭示出伊丽莎白的新职业,我们以布景设计、布光和镜头设计上更简单的处理手法来与之形成对比。在这部剧的最后的场景之一中,我们在女主角的家中,而伊丽莎白正在举办一场晚宴派对,所有角色齐聚一堂。她穿过一间间屋子跟大家打着招呼。我们设计的是,在这趟互动中,镜头舞动着穿行而过,只有一两个剪切点。我的意图是让观众感受到他们仿佛跟着伊丽莎白一起,是这个主观视角以及这趟旅程的一部分。这感觉是与我们这部剧说再见的完美的方式。

Lessons in Chemistry' Review: Brie Larson brings heart, soul and fierce  determination to her role - ABC News
对于第7集,出现了几个不同的时代和风格……有年轻的卡尔文,化学家时期的卡尔文,还有1951年的卡尔文。你如何用摄影机、镜头和布光来进行区分?

卡尔文人生的开头和结束是很不一样的。作为一个年轻人,他没有家人,也没有家。但他有决心与毅力。随着我们在1930年代开始我们的故事,我们决定剥离色彩,并以溢光高光创造一种偏冷的配色。

随着我们过渡到成年的卡尔文,他那时已凭借自己的科学成就颇有建树,我们的世界有了更多的色彩和暖度。给予这两个世界各自的特点感觉很有必要。我们在两个时期间的切换感觉也符合我们这部剧的风格。全剧拍摄使用的都是同样的镜头。1930年代和50年代之间真正的差别是这两集的配色,这是摄影机、服装和布景设计协作的产物。

https://image.tmdb.org/t/p/original/gNVwvuH0hdOyJ3ut2nxtCbQUrS4.jpg
你凭借第7集的摄影收获提名。跟我们谈谈那集吧?

首先我想说,通过我团队和我的通力协作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能被同业者肯定,这是至上的荣誉。我努力发挥创意,并对手头的任务投入热情和感受力。受到奖项的认可那是锦上添花的事。

当思考要以哪集投送评奖时,第7集对我而言很特别。我喜欢的一点是,我们回过头去从主角之外的另一个视角来讲述故事。我喜欢韦克利和卡尔文通过书信结下的令人意想不到的友谊,也喜欢他们的生活如何影响对方。

https://image.tmdb.org/t/p/original/pRtDiHfvzAXgCTcw8hlC7OOr1bG.jpg

当我第一次面试这个拍摄工作时,我记得读到的一幕是,黄昏时分的达尔文在开阔的水域上划船。我立刻就通过我脑海中的镜头构想出了那个场景看起来会是怎样的。当下我真的很希望能拍摄这部剧。在第7集中,我把它拍出来了!

年轻卡尔文的那个第一个镜头——那是一镜到底直至教室画面吗?

一般来说,我们在《化学课》里的摄影机运动方式是,比如在一个场景中,尽量拍摄你需要的三个镜头,并把它们做出一个镜头的感觉。我们试着设计走位,方便摄影机从一个部分运动到下一个部分,效果更类似一镜到底,用一种不经剪切的方式讲故事。我们的A机掌机米凯尔·莱文和B机掌机与扬·若娜和伊兰·莱文是这方面的大师。

当塔拉·米勒和我讨论开场段落时,我们想要展现出卡尔文一直以来都对世界保持好奇心,而那让他从学习上分了心。开场镜头并不是一镜到底,但我们有意让它有这种感觉。由于圣路加男孩之家前的地理位置,我们不得不用摇臂来讲述我们的故事。随着卡尔文被第一个修女批评,我们把视线折回,看到他跑过角落,跑上楼梯。他绕过角落的时候,我们在dolly轨道上挪动摇臂,沿路跟着他,而随着他跑上楼梯,摇臂开始向前探,感觉仿佛我们跟着他一起跑向教室!这就看位置测量结果了,以此判断我们是否可以实现这种拍摄,但多亏了我们的机械组长亚当·科勒格斯(Adam Kolegas)及其团队,我们成功了。

'Lessons In Chemistry' Cinematographer Jason Oldak Finds Beauty In Unlikely  Friendships

一旦进入室内,我们实际上是在斯坦尼康上一镜到底拍完了整个镜头。哎呀,在剪辑的时候他们需要在中间插入另一个镜头,但这个镜头还是有一镜到底的效果。我们的意图是,将男孩的名字卡尔文·埃文斯,和他的脸,在这个段落的最后绑定起来。他在进入走廊的时候我们一开始拍的是他的脚,然后拉回,在他前方引路。

我们的摄影机运动行云流水,随着他绕过角落,我们在他身后绕过来;而随着他靠近教室的门,我们现在处于跟拍模式。随着他打开门,我们从后方潜入,努力走到我们的位置上,然后修女转过身来。随着修女说他的名字,我们再绕过来,揭示卡尔文的脸。此时卡尔文正坐在有光照射的椅子上。我很喜欢这个编排和那个镜头的时机。这个镜头以尽量最有效的方式讲述了故事。这真的是我们的掌机、我们的导演和我通力协作的结果。

New series 'Lessons in Chemistry': What to know and how to watch - ABC News
那你之前提到的划船的场景呢?

在开阔水域拍摄演员划船对我来说是本剧的高光之一。那是一种非常宁静而美丽的体验。我们有一艘大型趸船运载摄制组还有一台末端安装着一台摄影机的35英尺(约10.7米)MovieBird摇臂。我们以类似拍开车戏的方式来拍摄划船。

但是,每一位DP都会告诉你,他们最害怕的是,看着夕阳西下,知道自己当天拍不完了。我们在水上的那天,要拍完第7集和第8集所有的划船场景,拍摄时间非常紧迫。我们的计划是,在加州圣迪马斯一个湖上拍摄划船的戏,时间是在12月初——一年中的那个时间段,如果幸运的话,太阳在下午4:30就落山了。

我们在太阳还没升起前早早就到了,并且预先安装好了一切,只要太阳升起就能在水上拍摄。塔拉、我们的副导演和我,制订了非常详细的时间表,所以几乎没有犯错的空间。除了我们自己那几集的划船的部分,我们还收到一个任务,要在那天拍摄第5集的一部分划船戏,还有水边的两个场景,其中一个是第8集中一段很长的对话戏。对我们来说任务艰巨。最终,那天的光线似乎一直都在恰当的时间处于恰当的位置,而我们的团队发挥他们的最佳水准,完全清楚他们需要做什么。成功是必然的!

https://www.apple.com/tv-pr/shows-and-films/l/lessons-in-chemistry/images/season-01/unit-photos/episode-07/photo-010701/Lessons_In_Chemistry_Photo_010701.jpg.photo_modal_show_home_large.jpg
实验室以及卡尔文家中的布光是怎样的?似乎窗户是主光源。

自然主义布光这个词出现在许多当代电影摄影中,然而,在最终的执行中,似乎并不一定总能成功。我真的觉得,这部剧是我成功实现这种布光的首批剧集之一。

我们非常努力地让画面感觉光线是从我们的窗户光源来的,或是从你在摄影机画面内的内景布景中看到的一个灯具发出的。我们用自己的布光增强了这些画面,但只是让画面有足够的曝光,感觉是场景光创造出了拍摄对象面部的光亮。有时候,重点是要找到一个在拍摄对象背后¾角度的光源,我们会用氛围烟雾和机械电工的装置稍微包裹那个光,让布光不会在人脸上感觉过于突兀。如果我们确实把灯组带到室内辅助增强光源,那些灯具的使用也总是很微妙的。

在实验室中,我们用了大量布景之外的灯具来营造日光,它们还充当太阳,从百叶窗照进来去找我们布光的位置。

然而,我们还在每扇窗上方都安装了筒灯,它们几乎垂直向下地照在百叶窗上。那些灯组发出的热量会传到百叶窗上,并进入屋内,真正营造出炎热的加州阳光的感觉。它帮我们在室内以最少的布光拍摄,并且能够到处移动。

https://www.apple.com/tv-pr/shows-and-films/l/lessons-in-chemistry/images/season-01/unit-photos/episode-07/photo-010707/Lessons_In_Chemistry_Photo_010707.jpg.photo_modal_show_home_large.jpg

这些东西我能一直聊不停……

你觉得第7集什么地方打动了你的同行们?

我对我们在《化学课》的所有工作都真心很满意。我的每一集都是独一无二的,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挑战和成功故事。我真心觉得,我的创作努力一直在进步,而对我来说,那是理想的工作。

至于选择第7集,大部分颁奖典礼,你都要选择一集提交。我感觉第7集展现了我在这部剧的大部分摄影功力。这集让我们创造了一种1930年代特有的风格,当中还有很多不同的新的拍摄地,我们通过卡尔文的奔跑和划船展现了大量肢体运动,并且我们以另一个方式看到了不同视角下的意外。第7集感觉是从最多方面展示我摄影工作的一集。

https://www.apple.com/tv-pr/shows-and-films/l/lessons-in-chemistry/images/season-01/unit-photos/episode-04/photo-010408/Lessons_In_Chemistry_Photo_010408.jpg.photo_modal_show_home_large.jpg
那你拍的其他集呢?那些集最有意思或最有挑战性的是什么?

在第4集中,随着伊丽莎白越来越明晰,她决定将自己的厨房改造成一个工业实验室。伯特和伯蒂(Bert and Bertie)导演二人组(安珀·坦普尔莫尔-芬利森-Amber Templemore-Finlayson和凯蒂·埃尔伍德-Katie Ellwood)与我创造了大量镜头,它们的设计全都是为了营造仿佛行云流水的运镜感,以创造时间流逝的感觉。

观众在看厨房的变化的时候,是摄影机在厨房内和围绕厨房运动,并搭配几处拼接剪辑。不同的角色人来人往,构建了时间的流逝。最后,我们停留在伊丽莎白和她想像中卡尔文追忆他们的过往和对彼此的爱恋。他们俩在这个瞬间的布光方式是全剧我最喜欢的场景之一。

他们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作为观众,你知道这是女主脑海中的想象罢了,但在这个瞬间,我希望它感觉是真的。我们通过给两人脸上梦幻般的布光来增强这种感觉。我们会用缓慢的dolly推进在他们谈论过往的时候慢慢靠近他们的脸。

我真的很喜欢我们对那个段落的编排。那个场景的拍摄得跨好几天,因为美术部门必须在我们拍不同段落的时候更改厨房,这样你才能感受到厨房的变化和时间的流逝。这是个相当大的工程,但最终非常成功。

https://www.apple.com/tv-pr/shows-and-films/l/lessons-in-chemistry/images/season-01/unit-photos/episode-03/photo-010306/Lessons_In_Chemistry_Photo_010306.jpg.photo_modal_show_home_large.jpg
跟本剧调色师的合作如何?有用到现场LUT吗?

Light Iron伊恩·维托维克(Ian Vertovec)担任本剧调色师。他监督每日样片,并参与我们每集的终版调色。这是我第一次跟伊恩合作,他很棒,真的是一位艺术家,真的很有才华。我觉得我们很幸运能请到他参与这部剧。

扎卡里·加勒在《化学课》之前就跟伊恩合作过,而且因为扎卡里是先一步开始项目的人,针对剧集LUT的构建,他给伊恩发了一些图像。伊恩看了那些图像,立刻想到了1950年代的老式AGFA胶片。它有一种暖暖的质感,但也有让冷色调凸显出来的空间。想着以那些质感为基础,他给了我们一个show LUT作为调色起点。那是一个效果很微妙的LUT,非常好地补足了柔和的1950年代的配色。我们的DIT斯科特·雷斯尼克(Scott Resnick)可以根据我们的布光和布景监看LUT效果,并让其适配各种变化的拍摄地。

我得以与伊恩共同为我负责的每一集进行终版调色,我们的相处非常融洽。制作流程中的那个阶段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环节之一。

https://www.apple.com/tv-pr/shows-and-films/l/lessons-in-chemistry/images/season-01/unit-photos/episode-03/photo-010304/Lessons_In_Chemistry_Photo_010304.jpg.photo_modal_show_home_large.jpg
有没有什么我没问到,但很重要的事情?

在这部剧中,拍摄与后期真的两全其美。我跟三位充满才华并且在艺术上有追求的导演合作,她们与我一道拼命为剧集做准备,督促我为银幕创造优秀的作品。

准备阶段中,在我跟我们的导演们密切合作的同时,我也跟我的摄影、机械、布光团队保持全面沟通,以创造出我们都引以为傲的画面。能雇到一支能让你交代清楚你的构想,在背后支持你的充满才华的团队,就已经成功了一半。有了他们,实现构想轻而易举。这支团队是一批非常优秀的人才,他们理解故事,知道如何以引人入胜的方式将其讲述出来。

最后要说的是,我对全剧演员的表演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每天在片场都把演技发挥到极致。他们非常厉害,在镜头前展示出自己的才华。我真的很荣幸能成为《化学课》团队中的一员。

出处:Randi Altman | postPerspective

翻译:LorianneW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色域是什么

〖更新至1-2〗色域决定了显示设备或打印机在指定情况下可以呈现哪些色彩,色域越广,色彩数量与多。

影视制作
摄影机运镜工具大赏

〖更新至2-6〗一名优秀的掌机可以将摄影机运镜与他们的肢体动作,甚至是自己的呼吸独立开来。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更新至4-21〗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