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达里娅·安东尼奥之所见

影视制作

达里娅·安东尼奥(Daria D’Antonio)

她是意大利最优秀的摄影师之一,也是第一位获得意大利金球奖最佳摄影奖和意大利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奖的女性。

ARF:拍摄《上帝之手》(È stata la mano di Dio)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种怀旧的感觉?——毕竟你就来自那不勒斯。

达里娅·安东尼奥(以下简称DD):拍摄《上帝之手》对我来说是一次穿越记忆的情感之旅。保罗·索伦蒂诺(Paolo Sorrentino)和我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因为我们有着非常相似的家庭,从社会背景和一种快乐的困惑感上来说都是这样。我们差不多在同一年里开始接触片场工作。通过主角法比托的眼睛,追溯那些对我来说非常珍贵的记忆片段,是一份馈赠。那不勒斯当然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但这部影片不仅仅是一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也关于发现一种拯救生命的激情,以及一种名为“青春”的微妙而复杂的时刻。对于那些地方和人——我试图把我在剧本中找到的爱、人性和真理还给他们。仅此而已。

ARF:从小到大,那不勒斯是如何激发你寻找和讲述故事的灵感的?

DD:那不勒斯是个复杂的城市,充满了壮阔的美和令人难以置信的琐碎。它将你卷入它的快节奏,然后把你一个人留在那,迷失在无边无际的海上地平线上。它会给你人性最好的证明,然后立刻伤害你。它会不断地给你一些东西,又不断地从你身上拿走一些东西。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其它方面,它都影响到了我,但我不可能说清程度几何。

ARF:在这部电影,以及在你的许多电影中,都有一些奇幻的、超现实的元素。你是如何与保罗合作建立这样一个世界的?

DD:保罗和我合作无间。他的剧本充满了想法,而且他建立的是一个一眼即明的世界。读剧本时,我已经能看到令人难忘的画面了。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如何直接表达出来。我时常聆听,而且因为我们已经在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我们之间通常都能很好地互相理解。我非常喜欢他,因为他非常专注和果断。他的做事方式促使你在选择时勇敢,在构思时大胆。

ARF:在你学习你的技艺时,你收到过哪些对你的工作最有价值的建议,比如从你最初的带路人路卡·毕格兹(Luca Bigazzi)那里得到的?你对刚开始踏上自己职业旅程的人有什么建议?

DD:路卡教会我要集中注意力,要密切关注构成一个镜头的所有细节。他的激情、精力和才华仍是无穷无尽的灵感来源。我非常感谢他所做的一切,感谢他在我身上发现了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拥有的能力。我能给出的建议是多读书,保持好奇心,去旅行,并密切关注身边发生的事情。为了给自己的工作带来意义,你需要好好生活,需要体验经历。你得掌握并知道如何利用成长机会带来的优势。当然,我也建议你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小心谨慎,坚持不懈。

ARF:在一个观众在小屏幕上观看电影的时代,你的作品中丢失了什么我们通常会在大银幕上体验的东西?也许是脸部或光线的细节?

DD:我相信观众丢失的是身临其境的美和影院带给你的集体式体验。在小设备上看电影当然更让人分心。观看效果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分心和被动。我仍然相信手机是用来打电话的,而电影是必须要动身去影院观看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一边拍摄一边想的是大银幕。

ARF:你的摄影风格看起来如此在当下,充分意识到了当时的一刻——无论它是宁静的还是混乱的。日常生活中,你会在哪寻找美丽的时刻?

DD:我总是试着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我也努力把工作给予我的特权用到日常生活中。美存在于许多事物中,有时是微小或简单的。你需要知道如何用耐心、专注力和敏感度来捕捉到它。我喜欢花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我喜欢和他们一起旅行,倾听孩子们的想法。

ARF:什么使图像显得重要或特殊?

DD:如果图像是以爱、关怀和必要性打造的,那么它就很重要。当它有能力引发出观众的感觉时,它就变得很特别。

出处:A Rabbit’s Foot

编译:Charlie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色域是什么

〖更新至1-2〗色域决定了显示设备或打印机在指定情况下可以呈现哪些色彩,色域越广,色彩数量与多。

影视制作
摄影机运镜工具大赏

〖更新至2-6〗一名优秀的掌机可以将摄影机运镜与他们的肢体动作,甚至是自己的呼吸独立开来。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更新至4-21〗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