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剪辑总监戴夫·威廉姆斯谈CBS刑侦剧《联邦调查局》

影视制作

CBS剧集《联邦调查局》(FBI)于5月21日结束第六季。这部剧讲述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位于纽约的外勤办公室以及这里致力于保护这座城市和国家的安全的FBI特工的故事。剧集由《法律与秩序》(Law & Order)系列的迪克·沃尔夫(Dick Wolf)担任制片人。

正如你想象的,像这样的动作剧集给声音团队带来了许多有趣的机会。我们联系了其中一位——声音总监戴夫·威廉姆斯(Dave Willams)。威廉姆斯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终混师(re-recording mixer),现居洛杉矶。他在音乐和现场娱乐行业有10年以上的从业经历,辐射45个国家。如今,他主要从事影视音频后期工作。

我们继续深入……

戴夫·威廉姆斯
你在音频后期制作中从事各种不同的职务。你最喜欢的角色是哪一个?原因是?

好问题!我的背景是音乐行业的混音,我一直很享受对现场表演或专辑进行最后的润色,并与负责处理的艺术家一起分享这种喜悦。

同样地,我真的很喜欢声音监制和终混给后期制作带来的创造力。有机会看到一个项目走到最后,并且清楚客户的构想已经以最好的方式得到了执行,这非常有意义。

你是否经常在电视剧和电影中被雇佣从事不同职务?你在某个特定项目担任何种职务这一流程是如何开始的?

目前,我主要在《联邦调查局》中担任声音剪辑总监。这份工作是通过Hyperion Sound Services接到的,我跟这家公司从2021年就开始合作了。

淡季的时候,我也会在公司外接点独立任务。如果我很了解客户,或者我是被人推荐给客户的,那我通常会给他们担当声音总监和终混师。如果我是被另一家声音公司雇佣的,那我通常会做剪辑工作。

你的头衔是《联邦调查局》的声音剪辑总监。这个工作具体包括什么职责?

这确实是一个笼统的职位,要“确保客户对音轨的意图从开始到混音结束都得到落实”。有时这意味着在混音阶段插入对话修复或音效;有时这意味着调整混音、拟音或ADR日程时间以适应快节奏的周转或重拍场景;有时甚至还意味着在缺人的时候给剧集选择演职人员。

然而,这始终意味着随时为客户服务,在声音定点会议上与客户讨论想法,评估同期声对话,并确保我们出于制片人要求或技术原因进行了ADR覆盖,并确保与团队就剧集的创作意图、日程安排和截止日期进行清晰的沟通。

你会如何描述这部剧的声景?

枪声、汽车追逐声、爆炸声、脚步追逐的声音、宏大的音乐、在交通高峰期在曼哈顿市中心录制的亲密对话场景,不断重复这些。

你是否参与了第四季的制作?是否能讲讲这部剧从第一季开始声音是如何演变的?你是如何将自己的影响加入这部剧里的?

回顾并重看之前的几集,现在的《联邦调查局》似乎比第一季的节奏更快,更受音乐驱动。随着这部剧进入第六季,我不会再次新建剧中的声音,因为效果已经非常好了——这些音乐是由声音总监凯文·布赫霍尔茨(Kevin Buchholz)建立的,他参与制作了试播集,并且仍然对这部剧的最终声音提供了许多创意贡献。

在第六季之前,我是这部剧的对话剪辑师。现在我是声音总监,我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要确保这部剧的对话听起来易懂、自然,这是我们的观众最关注的东西(并且也是一大挑战,因为对话是在嘈杂的背景中录入的)。

我也对细节有很明确的要求,比如枪声如何产生混响,或者轮胎刹车在背景中听起来是什么样的,确保我们对声音有正确的认知,实现音效的最大效果,并且理解声音是如何与剧中一些突出的配乐产生联系的。在这一季中,我们还有几个场景在播放着那种嘈杂的酒吧音乐,我参与设计了不同的扬声器失真,并设计了其他几种方式给我们的混音师提供一些将音乐加在某个地方的选择。

你之前提到了Hyperion Sound Services这家公司。能再多讲讲这个吗?

这家公司在伯班克,是一家规模中等的剪辑室兼小型混音室,可以制作7.1.4杜比全景声。这部剧在环球进行混音,很方便的是环球就在这条路上,距离五分钟左右。

在给这部剧打造声音时,最具挑战的工作是什么?

那肯定是快速的周转时间,以及“锁定”集里有变动的处理目标。跟客户打交道时,我们需要非常灵活,并满足他们的要求。在创意层面,在这样一部拍摄了如此多曼哈顿外景的剧中,尽管很幸运的是我们不用再处理新冠疫情时使用空气过滤器所产生的噪音了,但是对话的处理挑战性仍然非常高。

这部剧的快节奏剪辑和大的动作场景也是一大挑战,这其中涉及到的配乐数量简直太多了!这部剧的音乐剪辑师戴恩·里昂(Dane Leon)在这一季中是我们的得力合作者。如果在某些故事点我们需要音效来作为亮点,我就会在配乐作好曲之前找到他,他会和我们合作,给我们提供声音空间,这样所有不同的配乐都能找到它们自己的时刻。在这部剧中找到声音的重点总是一个挑战!

你之前曾参与制作过广播电视剧和流媒体剧集。你是否有发现你的工作流或预算有所不同?

这些项目工作流当然有所不同。我们在制作广播电视剧时周转时间非常紧——通常在播出剧集的前一天我们还在做混音!我曾以剪辑师和总监的身份参与过流媒体剧集,通常我们会在整部剧播出之前就交付整一季的内容。

你每集的周转时间是多少?你如何与节目统筹合作,在每一集中做出他们想要的效果?

从我们收到剪辑部门给我们的第一版剪辑,到我们发送至混音,通常的周转时间是七天,然后是三天的混音时间。音效总监赛斯·斯瓦里(Seth Swaaley)和我会和剧集的剪辑师进行一次音效会议,讨论剧集的各种具体想法或需求。剧集的剪辑师通常是我们理解这部剧的导演和诸多制片人意图的关键。偶尔会有这种情况(但很少发生):我们需要给剪辑师发送一些音效,或者做一些模型设计工作,或者在声音剪辑时给ADR台词提供意见。

剧集的制片人们通常会在混音时来聆听我们制作的声音。那时,这部剧的声音效果已经很好了,并且我们会解决他们提出的任何建议。大多数时候,我们合作就像一台润滑良好的机器。

艾美奖的评选季临近了。你的内心有没有想好要提交哪一集?如果有,能不能谈谈你为什么觉得那一集值得细看?其中有什么样的挑战?

我们的整部剧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努力才能完成,我真心觉得第六季第九集《最好的计划》(Best Laid Plan,暂译)是团队合作的绝佳例子。这出色的一集是由亚历克斯·察柏尔(Alex Chapple)执导,亚历克斯·罗宾森(Alex Robinson)剪辑。

这一集的大型动作戏的核心是一个持续三分钟多的枪击场景。枪击从曼哈顿的街道开始,然后转移到一间拍卖行里。这个场景里有很多的自动式手枪、人群的尖叫、追逐和满地狼藉。在混音的第一天,我们的音乐剪辑师戴恩决定在这个段落的前半部分去掉配乐。这个举动很不错,但也让我们到处寻找能加入一些额外细节的东西。

我们加入了许多经过微调的回荡在城市的枪声,还有部分人群的声音也经过了重制——我们的声音总监凯文·布赫兹(Kevin Buchholz)针对人群提了很多不错的建议。每天我们都会收到视效的更新信息,并且,我们的音效总监赛斯追加枪击和碎片的音效。

在对话方面,我们有两个场景是直接在火车下面录音的(皇后区和曼哈顿)。导演亚历克斯等待火车经过头顶,然后再拍摄。由于我们的一位负责人无法参与ADR,要做好这些段落变得极具挑战性。对话剪辑师格雷厄姆·特里(Graham Terry)在这方面完成得十分出色。

这部剧的音频后期团队还有谁?

有很多成员参与进来,按照我们的节奏将剧集整合起来。这里列举一部分音频工作人员:声音总监凯文·布赫兹、终混师达林·海因斯、终混师亚历克斯·李、音效总监赛斯·斯瓦里、音效剪辑师罗根·鲍德温、对话剪辑师格雷厄姆·特里、主ADR混音师/总监斯科特·瓦兹、群声录音总监玛丽亚·穆里洛、ADR导演乔·卡佩莱蒂、拟音剪辑师兰迪·古斯、拟音师劳拉·马西亚斯、音乐剪辑师戴恩·里昂和音乐剪辑助理卢克·毕晓普。

在第九集中,还有对话剪辑师赖恩·基尔克(Ryne Gierke)和拟音师佩吉·波拉克(Paige Pollack)额外助力。

出处:Randi Altman | postPerspective

翻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项目存档:项目完成之后要做什么?

〖更新至4-8〗制定可靠的存档战略至关重要,无论你是独立电影人还是好莱坞制片厂。即使是大制片厂也会丢失资产,这通常是灾难性的,比如2008年环球影城遭遇大火。

影视制作
Offset调色谈|胶片拷贝模拟

探讨了FPE为何爆火、为什么胶片特征并不一定是好事,以及现代工具在制作胶片模拟风格时的优缺点。

2.4_vs_PQ.png
影视制作
HDR——细致分类与最佳操作

〖更新至5-7〗在我看来,我们正处于一个不太需要更多像素,而需要更优像素的阶段。HDR,与广色域一道,让我们实现下一次巨大的图像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