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圣丹斯电影《卡桑德罗》:5周精雕细琢符合亚马逊要求的HDR调色

True-to-Life Amazon Movie About Gay Wrestler “Cassandro”
设备聚焦

罗杰·罗斯·威廉姆斯(Roger Ross Williams)执导、马蒂亚斯·佩纳奇诺(Matias Penachino)拍摄的传记电影《卡桑德罗》(Cassandro)中,“自由式摔跤届的李伯拉斯”在固以硬汉形象著称的摔跤世界闯出一片天。(译者注:李伯拉斯是20世纪50-60年代风靡一时的钢琴家,以花枝招展的服饰与华丽的演奏风格著称,同性恋艺人。)

Cassandro' honors the gay wrestler who revolutionized lucha libre : NPR
2023圣丹斯电影节《卡桑德罗》世界首映礼,(左)导演罗杰·罗斯·威廉姆斯,(中)萨乌尔·阿曼达里斯(Saúl Armendáriz)本人,与主演(右)盖尔·加西亚·贝纳尔(Gael García Bernal)
图源:David Becker/Getty Images for Prime Video

萨乌尔·阿曼达里斯作为一名“exótico”打出了名堂,这个西班牙语词在墨西哥自由式摔跤传统中指的是变装的男性摔跤手。作为硬汉群体中的酷儿男性,他在摔跤场上和场下的战斗,造就了这部以他真实人生为蓝本的传记片《卡桑德罗》引人入胜又时而令人心碎的主题。本片导演罗杰·罗斯·威廉姆斯早在2016年就已制作了一部关于阿曼达里斯的纪录片,名叫(暂译)《面具下的男人》(The Man Without a Mask)。而这次,导演找来摄影指导(DP)马蒂亚斯·佩纳奇诺将这个多彩的故事搬上大银幕。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Lucha-867x578.jpg
盖尔·加西亚·贝纳尔在片中主演的摔跤手卡桑德罗大放异彩
图源:Alejandro López Pineda

本文是对影片DP马蒂亚斯·佩纳奇诺的专访。

问:你是怎么参与到《卡桑德罗》中的——你看过《面具下的男人》吗?

我的好兄弟兼制片人赫拉尔多·加提卡(Gerardo Gatica)把剧本给到我,我立刻为之感到兴奋。我已经很熟悉罗杰的作品,我就是感觉通过这个剧本我感受到了与他真正的共鸣。我去看了那部纪录片,而萨乌尔·阿曼达里斯一开始就打动了我。再者,摔跤手卡桑德罗跟我一直以来的偶像胡安·加布里(Juan Gabriel)有诸多共通之处,电影原声带有用到胡安·加布里的歌。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wheels-867x578.jpg
DP马蒂亚斯·佩纳奇诺在《卡桑德罗》片场采用尊正监视器监看
图源:Alberto Ojeda

问:是什么吸引了你将这个惊人的真实故事搬上银幕?

这个角色真的深深吸引了我。属于边境世界的一位活着的传奇人物,这向来很吸引我——那些灰色地带跟其他地方格格不入。这些墨西哥裔美国人比智利人更像墨西哥人,却跟约翰·韦恩(John Wayne)有一样的美国心(译者注:美国演员约翰·韦恩以西部片/战争片硬汉形象闻名,一度是美国人的化身和美国爱国主义形象的代表),但似乎他们往往找不到归属。作为美国的少数族裔,他们生活在美国的土地,却常常以墨西哥作为工作与情感的依托。此外,我也曾在墨西哥居住过,我真正理解挑战大男子气概意味着什么,有多困难,这种大男子气概不仅体现在墨西哥的体育运动中,还渗透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主角的突破为许多其他人带来了动力和启发。

不仅如此,让盖尔·加西亚·贝纳尔饰演主角,展示了他作为最具天赋的演员之一的惊人才华,他也是非常棒的合作对象。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trailer_bathroom-834x578.png
盖尔·加西亚·贝纳尔出演《卡桑德罗》,同时担任影片的监制
图源:Prime Video © AMAZON CONTENT SERVICES LLC

问:这是你首次跟罗杰·罗斯·威廉姆斯合作吗?你会怎么描述这次合作?是什么让合作如此成功?

这是我第一次跟罗杰合作,这是一次相当特别的合作。他是拍纪录片出身的,而我只拍故事片和广告。鉴于这部片是基于一个真实的人物,并且带有导演诸多的个人表达和自传性质,我们必须花大量时间了解彼此,才能进行有意义的讨论。

我认为,我们的合作关系之所以成功,真的要归结于我们在前期制作所投入的一丝不苟的工作,我们拥有一支功底扎实的美术团队,还有我们的拍摄过程非常注重我们所描绘的世界。更不用说赫拉尔多·加提卡和盖尔这对黄金制片拍档为影片发挥了重要作用,给予我们空间、资源和我们所需的支持,实现了几乎一切。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Board-795x578.jpg
《卡桑德罗》分镜图
图源:Matías Penachino

问:你们为《卡桑德罗》做了多少准备?包含什么?

我们一共进行了9周的准备,加上几周通过Zoom跟罗杰远程工作。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华雷斯城和埃尔帕索之间的边境,但出于现实考量和预算限制,我们决定在墨西哥城拍摄大部分室内场景。我们远距离进行了大量视觉研究,然后我们实地探访了对角色世界而言非常关键的真实地点。跟着一起进行准备的还有优秀的美术指导JC·莫利纳(JC Molina),他负责让一切看起来壮观而华丽。

我们有一个非常棒的摄制组,其中阿尔贝托·奥赫达(Alberto Ojeda)贡献了很厉害的掌机功力,洛伦扎·克拉普(Lorenza Clapp)则担任大助和调查员。我们仔仔细细地拼凑出了这部电影的视觉形象,以现实世界为灵感,尤其是纪实摄影,因为我们的导演特别喜欢纪录片风格的手法。

从第一个画面到最后一个,我们规划出了一整部影片。因为这部片的拍摄日程比较难以预测,又是非线性的,并且需要保持场景的一致性,要在前期制作过程中维持对所有镜头的完全掌控,这种程度的筹备是必须的。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trailer_tvshow-834x578.png
摔跤手卡桑德罗在片中上电视
图源:Prime Video © AMAZON CONTENT SERVICES LLC

问:你们选用了什么摄影机和镜头?为什么?

我们用的是ARRI Alexa Mini LF摄影机,光圈大开3:2画幅,搭配Panavision H系列镜头。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部肖像式的电影,而我们从街拍获取灵感,以塑造整体的视觉语言。然后,我们决定采用接近方形的宽高比,这是肖像摄影的核心。大画幅(LF)和肤色的处理给到了我们追求的超现实质感。

这些镜头所提供的纹理质感简直完美——非常有表现力,并且精美无比。每个镜头都蕴含着超越现实所能表达的更多东西。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Bar-867x578.jpg
佩纳奇诺非常喜欢使用Panavision H系列镜头带来的质感
图源:Alejandro López Pineda

问:能跟我们简略讲讲你的测试过程吗?

我们去到了Panavision洛杉矶分部,去看看整体设置,因为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就是我们想用的一组镜头。我的主要关注点是评估对比度、流畅度,特别是景深,尤其是针对中景和特写镜头,因为这部电影主要是通过这些景别来讲述的。

在开拍前的一个前期制作周里,我们对各种颜色、纹理、面具、假发和服装进行了典型的“展示与说明”摄影机和镜头测试。这些测试最终对所有参与部门都很有启迪作用,让大家激动无比。

《卡桑德罗》剧照
图源:Prime Video © AMAZON CONTENT SERVICES LLC

问:能给我们讲一讲影片的几个关键地点吗?你有参与勘景吗?

我们很快就明确了在墨西哥城拍摄一整部电影是不够的。我们一致同意,我们需要在实地拍摄大部分户外场景。尽管那些镜头很多没有剪到成片里,但它们对于打造影片整体氛围至关重要。

我们其实根据剧本极其精确地搭建了房子的布景和大部分内景。那栋房子就像是一个完整的建筑项目,完成了封顶,有水有电等等。任何一个抽屉都是可以打开的,磁带也是可以播放的,搅拌机或厨房都是可以使用的。那也在走位的时候给了演员很多自由,演员可以决定,比如,他们是要在炉子上点烟,还是打开一个抽屉,拿个打火机那样点火。

我们是仿造位于埃尔帕索的萨乌尔(卡桑德罗)生活了很久的那条街对面的一栋真实的房子来搭建的。那正是罗杰为他《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部纪录片所勘景的同一栋房子,而那最终成为了我们的电影。疯狂的是,这栋房子距离边境围栏只有70米。所以,你不难想象,它为我们的项目增添了非常多的真实感。

我们对户外和室内在一天中的不同时段进行了光线研究,看窗户上布料的效果,甚至还评估了距离邻居的房子有多近。JC及其小组成员更进一步,还原每个细节搭建了一套那栋房子的棚内复制品,基于那个复制品,我们成功地搞定了棚拍场景的布光设置。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Studio02-434x578.jpeg
棚内的房子布景
图源:Matías Penachino

问:主体拍摄在什么时候进行的?

5月17到7月17。

问:跟我们说说你的取景和构图手法吧。对此你有任何具体的借鉴吗?

这个选择还意味着,我们必须树立对摄影机角度和高度的清晰准则。我们通常保持摄影机位于正常高度,加上0°俯仰,当拍摄萨乌尔时,会将摄影机对齐一个人在旁观这个场景的高度。此外,我们的摄影机操作手法受到罗杰的纪录片电影制作经验的启示,聚焦于观察式的风格,那可以让观众真正沉浸到角色的生活中,而不会有过多叙事干扰。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Sabrina-867x578.jpg
意气风发的摔跤场景
图源:Alejandro López Pineda

问:你如何运用摄影机运动来辅助叙事?

我们只会在绝对必要的时候策略性地移动摄影机,突出一种有意而为之的静态,那能进一步强调我们选择以局外人的视角来描绘角色。至于拍摄摔跤比赛的焦灼,我们会跟影片的斯坦尼康操作员兼掌机阿尔贝托·奥赫达配合。我们共同规划摄影机的运动和角度,花时间彩排,并直接向摔跤手学习,着重强调盖尔精湛的表演。主要目标是保持亲密地近距离呈现动作,来保持主角对焦,同时忠于自由式摔跤的视觉语言。

Watch Gael García Bernal Bring CASSANDRO To Life In First Trailer – We Are  Movie Geeks
《卡桑德罗》剧照
图源:Prime Video © AMAZON CONTENT SERVICES LLC

问:你的灯光师是谁?你怎么与他们协作打造《卡桑德罗》的布光?

影片墨西哥部分的灯光师是奥斯卡·冈萨雷斯(Oscar Gonzalez)及其优秀的灯光组。他是一位非常有经验、有才华的专家,人也非常好,他身边的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灯光组之一。我们基于我们的镜头表来设计布光,所有东西的计划和安排都是为了不要让片场的灯作为影片剧情世界的光源。

有的地方挂有几个小的LED光源,但大部分情况下,光线来自窗户,要么是自然光,要么是白天生成的光以及夜里场景灯发出的光。所有这些都通过调光台,由奥斯瓦尔多·阿尔贝托·吉利亚诺(Osvaldo Alberto Guilliano)这位优秀的调光台操作员负责,我们会跟他讨论配色、调光器还有灯具的摆放。

美国的部分我们是和传奇灯光师贝尼托·阿基拉(Benito Aguilar)合作,他的儿子马克斯·阿基拉(Max Aguilar)担任灯光助理。我们大部分围绕现成可用光来工作,试图给影片营造我们追求的真实户外的感觉。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Studio_Lighting_Diagram-2-771x578.jpeg
房子的摄影棚布光图。
图源:Matías Penachino

问:最不好布光的场景或地点是哪个?

弄清楚那栋房子的布光可能是最有挑战性的,但拍摄却是最简单的。我们确立了一个前提,即屋外的环境光应该随着日光的变化而变化,于是我们搭建了4个巨大的柔光箱,用到大概40盏SkyPanel S120灯,而我们根据场景应该在现实中发生的时段对比我们实地进行的光线研究来设计调光。房子里每个部分固定位置的M90和M40灯也辅助实现了这一点。所有这些还得到JC及其团队进行的杰出的室内设计的加持。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house_Exterior-771x578.jpg
拍摄房子外景
图源:Alberto Ojeda

问:谁负责调色?他们收到的简要说明是怎样的?

在片场,我们很幸运有赫苏斯·多明格斯(Jesús Dominguez)这位技术纯熟的墨西哥调色师。我有幸以前跟赫苏斯合作过好几部电影和多个广告项目。他在拍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因为他不仅要为样片调色,还对确立影片整体基调与对比度有重要作用。赫苏斯的专业技能是打造影片视觉形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调色流程则被“魔术师”尼克·坎塔雷利(Nicke Cantarelli)处理得非常好。他那双眼睛是够格去当飞行员的,但他选择用它们畅行在数字国度的0和1之间,将每一个图像从未经打理的状态变成更吸引人、更精致的画面。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为影片引入一个局外人的视角,即一个不谙拉美世界的人,以确保成片是中立的,不要有俗套的墨西哥裔美国人的审美滤镜。毕竟,萨乌尔是一个局外人,而我们的目标就是创造一种能体现他角色的风格,同时又独一无二,并能反映萨乌尔的内在世界。

最终证明,远在瑞典的尼克是最适合的合作对象。我去到他那边,我们实打实地花了5周时间细致地打造和完善了视觉呈现。我们一开始就做HDR调色,这是遵循了Amazon的要求,原因显而易见,我花了一点时间才习惯这种增强的三维纹理和喷薄的鲜艳色彩。但一旦我们找到恰当的平衡,这就是一大乐事。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Hotel_Room-867x578.jpg
在一家酒店拍摄盖尔·加西亚·贝纳尔(饰演卡桑德罗)
图源:Alejandro López Pineda

问:对于你在《卡桑德罗》的工作,你最满意哪个部分?

我感觉这部片的电影摄影做得最好的地方在于,它服务于电影,但却仍然很有力量和存在感。要在达到特定风格的电影和风格不压倒故事之间找到平衡是很难的,但幸运的是,我们做到了。

问:还有没有哪位摄制组成员是前面没提到,但你特别想重点讲一下他们的工作?

赫拉尔多·加提卡,这位监制自己也是导演,他是贯穿这趟电影之旅的真正驱动力。他不仅贡献了自己的创意专长,还确保大家都有安全感,是我们的后盾。就像是有一位备受信任的兄弟参与其中,确保整个过程无比顺畅。

我们的第一副导演卡洛斯·苏阿索(Carlos Suazo),要在我们的布光条件下安排拍摄,他永远都保持着谦逊的态度。他全心全意地确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高光,让整个过程非常放松和顺利。

古斯塔沃·古斯曼(Gustavo Guzmán)是最优秀的跟焦员,而劳尔·洛卡泰里(Raúl Locatelli)是最优秀的录音师(可能全世界范围都称得上)。他们两位都是很有才华又很慷慨的专业人士,他们乐于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分享自己的想法。我很荣幸跟他们合作过超过5部长片电影,身边剧组成员就像家人,看到一切的进展总是很高兴。

https://britishcinematographer.co.uk/wp-content/uploads/2023/11/Cassandro_Viewfinder-434x578.jpg
《卡桑德罗》对佩纳奇诺来说是一个特别的项目
图源:Alberto Ojeda

问:你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

我拿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剧本,但一切都还没定。我希望时机恰当的时候,能参与像《卡桑德罗》这样特别的项目。

尊正监视器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讲述摔跤运动的电影幕后,比如由加拿大Vice Studios制作的Crave TV纪录剧集《来自领地的故事》(Tales from the Territories),以及Netflix HDR剧集《美女摔角联盟》(Glow),都有尊正产品的支持。

https://zunzheng.com/news/wp-content/uploads/2022/12/word-image-100.x42572.jpeg
《美女摔角联盟》DIT克里斯·霍尔现场使用尊正CM250和AM250监视器
https://zunzheng.com/news/wp-content/uploads/2023/07/word-image-49.x42572.jpeg
《来自领地的故事》DP基南·林奇和导演安德鲁·阿佩尔采用尊正监视器进行现场监看

尊正监视器精准的画面还原与色彩管理技术为影视从业者实现创作构想提供了专业辅助。最新XMP系列UHD HDR QD-OLED监视器,兼顾片场到调色室的多种制作环境,满足严苛的专业需求。

更多产品信息,欢迎查看:https://shop.zunzheng.com/


出处:Helen Parkinson | 英国电影摄影师杂志

编译:LorianneW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设备聚焦
国际调色师协会好莱坞分会联合创始人丽奈特·杜恩辛访谈

她曾为电影《只想爱你》《不要见怪》《潜伏5:红门》《生无可恋的奥托》《沼泽深处的女孩》的预告片调色,为新秀丽、百事、英菲尼迪、路虎、巴黎欧莱雅、耐克、任天堂、惠普等品牌广告做调色……

设备聚焦
爱是事实,记忆则可选择——智利纪录片《永恒的记忆》幕后

本片的后期调色由智利公司Filmo Estudios的调色师帕米拉·瓦伦祖拉完成,采用尊正监视器作为调色主控级监视器

Marco Solorio OneRiver Media Hybrid Suite Close Up
设备聚焦
从地板到监视器,集剪辑、调色、混音于一体的混合工作室有哪些配置?(上)

我的混合工作室里视觉参考的“C位”是尊正DM240专业参考级监视器。我太爱这台监视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