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师杂谈:LightBender调色师Juan Cabrera的职业生涯与工作流观念(四)

调色师杂谈:LightBender调色师Juan Cabrera的职业生涯与工作流观念
行业观察

大片项目的工作难度更小还是更大?

参与大片涉及的工作比小项目简单多了。你想想看:一部2亿美元的电影,不缺布光,场景精美,可能用的是顶级的摄影机和镜头,通常还有一个大型VFX团队来修复片场修不了的镜头。所以到了调色环节,一切简单多了。基本怎么调都好看,主要是调一些微妙的感觉,还有文件传输和制作多个色彩版本以及审片问题。

小项目则很可能面临严重的布光上面的挑战,剧组可能被迫要一场戏分好几天在不同的照明条件下拍完;可能剧组也没办法用到最合适的镜头,或可能无法为每台摄影机匹配整套镜头;剧组更没有顶级的VFX在幕后做画面修复。最后到调色师这里,要花更多的时间做调整,更需要你发挥创意,到处都需要你出力完善。但如果拿到这种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项目,并且你把它调到让观众在观看的时候根本不在意影片预算而投入地享受影片的情节、场景,完全没有被你修复的问题镜头带出戏,那么对你来说,就是有所回报了。

《沉默的天使》

你在疫情期间有没有远程完成许多项目?

我们近期的一个项目是《沉默的天使》,凭它我还获得了好莱坞职业联盟奖提名。我们为派拉蒙TV/TNT做的是这部剧的第二季。做到一半的时候疫情爆发了,所以我们必须和制片团队快速适应远程审片模式。

我们采用了各种工具——我们把ProRes文件发给制片团队在校正过的监视器上做审片,然后制片团队把注释发给我们,我们再用Mistika的MP4直播工具使用VLC创建远程观看流。我们用Streambox通过SDI到SDI的方式和住在爱尔兰的摄影指导Cathal Watters完成了远程审片(他在自己平时的后期公司用Dolby PRM-4200审片),有的制片人用Streambox APP在自己的iPad上审片。经历了最初几周的适应,大家就对远程模式和几种不同的工具得心应手了。

和摄影指导或导演合作的时候你有自己偏好的方式吗?

在欧洲,最普遍的方式是调色师和摄影指导一起在调色室决定调色问题。而到了美国我才意识到,有时候摄影指导几乎不会踏进调色室,我觉得这是他们的一大损失。

摄影指导可是那个一直在拍摄并且花最长时间谈论作品的风格和感觉的人,他们能提供的关于作品的信息和灵感是无价的。我认为如果摄影指导能深度参与调色流程能有助于调色做得更好。

话虽如此,对于大部分项目,我一般会来一次“设定风格”会议再开始调色。我会和导演、摄影指导和制片人聚在一起,花一些时间过一遍片段,让他们说明自己想要的风格,希望达到的效果和他们心目中的参考作品。然后我们用几个片段创造风格(有时间的话就为所有片段创建风格)。这个流程应该是创作流程,而非技术流程,为的是抓准整个项目的精神。

这之后,开始全片调色,完成后再约时间做最终的审片。(依据项目不同,可能会在调色中发送特定的片段获取针对性的反馈。)在最终审片的时候,我们也会完成所有的技术问题修复,从抠图遮罩、布光修复、构图到像素坏点问题都要处理。不同项目的最终审片有的可能一两天,有的可能更久。


作者:Randi Altman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系列阅读

调色师杂谈

views
C:\Users\ZUNZHE~1\AppData\Local\Temp\ksohtml8244\wps1.png
科普版块
A-Z电影英语科普小课堂:Coverage

基本覆盖一般涉及的镜头包括主镜头或远景镜头、中景镜头、特写镜头和过肩镜头。

The role of the Digital Imaging Technician (DIT)
行业观察
数字影像工程师(DIT)是个怎样的存在?(下)

比利时市场中DIT的现状是怎样的?

行业观察
数字影像工程师(DIT)是个怎样的存在?(中)

几乎所有我们参与的国际项目都有DIT参与前期制作提出他们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