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时代已来,DP如何应对挑战?—— 尊正助力美国电影摄影师虚拟制作大师班

设备聚焦

2023年6月末,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ASC)举办了一次虚拟制作大师班。参与这次大师班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一小群摄影指导(DP),他们接受了来自行业专家和几位久负盛名的ASC摄影指导们的指导。在一周的课程中,这些学生(包括我自己)都深入到了虚拟制作背后令人惊叹的技术中。

杰伊·霍尔本(Jay Holben)与奈奎斯特限制

在任何活动中,最早上台的人的任务总是最艰巨的,因为他们会奠定观众在整场活动的体验感的基调和基础。对于一个有多名导师参与、持续多日的课程来说也是如此。幸好杰伊·霍尔本上台时准备充足。作为一名导演、制片人、“复健中的DP”以及《The Cine Lens Manual》的合著者,杰伊的知识储备非常丰富。

他演讲的一个基本要点是光学镜头及其特性如何决定以LED墙为背景拍摄的假象的可信度。具体点来说就是,摩尔纹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在拍摄非常精细的图案时,摩尔纹就会出现。当图案的对焦极清晰时就会出现该图案的色差、视觉错位等瑕疵。在虚拟制作的过程中,当虚拟影棚中的LED间距导致出现不该出现的可见图案时,这就会产生问题。这会破坏假象,让观众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那么,我们要如何解决摩尔纹并提高奈奎斯特限制的基数呢?一些电影摄影机中所采用的低通滤波器能帮助减少LED屏产生的高频细节。另一种方法是使用技术上不完美的镜头。由于某些光学镜头具有“模糊”图像的特点,因此它们有助于隐藏伪影,使假象看起来更加逼真。使用速度较快的镜头也是一种选择。通过使用更浅景深拍摄,你可以让LED墙失焦,让图像都混合在一起。

注:有个有趣的点值得记住,那就是使用胶片拍摄不会产生这个问题,因为胶片是一种有机媒介。只有在使用数字传感器时才需要做这些步骤。

杰伊主导镜头演示。图中为尊正监视器
虚幻引擎操作室

理想的机内最终图像展示。ASC虚拟制作大师课选择尊正监视器进行监看

这是我第一次与完全可操作的虚拟影棚进行互动,我对屏幕展示的的细节程度印象深刻。电子游戏开发软件——虚幻引擎曾开发出许多有史以来最好的游戏,所以按理来说看到环境的逼真程度和极致互动性并不应该令人惊讶,但它确实令我大开眼界。环境中的每个元素都可以由操作员手动控制。布光、色温,甚至是景深都可以自定义,并根据项目的需求进行调整。

回归基本原则

从本质来说,虚拟制作是非常技术性的。在这一方面,当DP第一次踏进虚拟制作领域,他/她很自然地会产生恐惧。然而,ASC的DP迈克尔·戈伊(Michael Goi)鼓励电影人们回归我们的基本原则。迈克尔在整个课程中多次说到的一句话是:“我们要用旧的技巧搭配使用复杂的技术。”我们应该像走进任何一个片场一样对待虚拟制作LED墙,并允许出现瑕疵,这样才能将观众吸引到场景之中,接受这种魔力。

迈克尔还给我们介绍了一个专业术语——摄影机视锥(frustum),指与摄影机机位相连的一个方块,负责调整所使用镜头的视场。它与红外跟踪等工具相连。

大卫、罗伯特与迪恩

当电影摄影领域的传奇人物坐在你身边,分享他们所有的知识时,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怀着敬畏之心,牢记他们说的每一个字。大卫·克莱恩(《曼达洛人》《波巴·费特之书》)、罗伯特·莱加托(《泰坦尼克号》《阿凡达》)和迪恩·康迪《侏罗纪公园》《回到未来》)分享了对他们工作过程的独特见解和实时布景例子。

大卫的课程非常切实。他坚信你不必了解虚拟制作方方面面的工作原理。相反,更重要的是要了解每个工具的功能。他解释说,与“普通”制作相比,虚拟制作会在拍摄前至少五个月就聘请DP,以便与虚拟美术部门(VAD)、采集和虚拟影棚团队进行可视化预览(previs)工作。

布光本身就是拍摄的一个复杂方面。加入虚拟环境更是提高了难度。DP必须注意,不要将光直接打在LED墙上。幸好,制定计划可以在previs期间完成。利用虚幻引擎中的功能,DP可以使用VR眼镜检查环境,评估应在哪里安排灯光。有趣的是,他利用LED墙本身来添加额外的灯箱。当虚拟制作LED墙的输出略高于中间值时其表现通常会更好。如果输出降低就会产生伪影。大卫偏好的布光工具还有HMI灯,因为这种灯能与拍摄对象及LED墙产生良好互动。

大卫还强调了制作团队会选择在虚拟制作影棚中拍摄的几个原因:

  • 拍摄地不切实际
  • 拍摄日程安排
  • 无限的魔术时刻
  • 减少实体制景
  • 控制反光
  • 用更少摄制组成员就能拍摄参演人数众多的场景

在疫情期间,《曼达洛人》(The Mandalorian)和《波巴·费特之书》(The Book of Boba Fett)不得不完全转换至虚拟制作进行前期制作。这大大改变了DP和像乔恩·费儒 (Jon Favreau)这样涉及到的高层。通过使用VR Oculus头戴式装置,制片人可以舒适地在家工作。大多数previs都可以简单地通过使用色彩精确的监视器做参考来完成。

罗伯特·莱加托(Robert Legato)曾为一些顶级大片担任视效总监。他的演讲提到了创建概念测试来制定视效工作流。他强调了在任何虚拟制作工作中都要争取话语权的重要性,因为DP必须以虚拟影棚工程师能理解的方式来解释场景中所必须包含的创意元素。“档位”“尼特”并不能直接找到对应说法,所以能够有效地沟通以理解对方的意思是非常关键的。

和大卫类似,罗伯(罗伯特的昵称)也使用手机等工具来检查环境,并在前期制作阶段制作分镜。分镜十分有效,且应始终出自创意视角,并只用作参考,因为大多数事情都需要实时进行调整。

迪恩·康迪(Dean Cundey)讲解的高光时刻是一步一步演示来展示如何拍摄场景。看他专业且冷静地给摄制组成员和演员做出指示是件很有趣的事。

迪恩是我之前提到的方法论的极端支持者。他们的虚拟制作拍摄方法并不是基于技术角度,而是基于电影摄影的基本原则;先意识到这项技术的局限性再着手灵活应对这些问题。

ASC虚拟制作大师课选择尊正监视器进行监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尊正监视器第一次被用于ASC的大师班课程教学中。在2022年5月,尊正监视器同样出现在ASC的电影课程教学中,助力众多从业经验丰富的电影人进行演示教学,传道授业。

2022年5月,大卫·斯托克顿(David Stockton,ASC,图中居中位)在ASC的一次课程中正与学生们讨论设置。尊正DM240助力现场监看。

罗伯特·约曼(Robert D. Yeoman,ASC)正在解答学生提问

无论是教学演示还是现场制作,尊正监视器都是你的坚实支持。尊正监视器精准的画面还原与色彩管理技术为影视从业者实现创作构想提供了专业辅助。

尊正,为客户创造价值,为民族创造品牌。

点击查看尊正商城,查看更多尺寸、功能、系列的尊正监视器与色彩管理设备。


出处:Frank Ramirez | Sigma Blog & 美国电影摄影师

编译:Katja | 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设备聚焦
马丁·斯科塞斯拍科幻片?超级碗广告首秀重温“导演初体验”

2024年第58届超级碗(Super Bowl)NFL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年度冠军赛刚刚于美国时间2月1 …

设备聚焦
葡萄牙调色师詹妮弗·门德斯访谈:听说Baselight调色与尊正HDR监视器也很搭

Baselight ASSIST有助于最大限度地提升效率, 因为它允许在后台进行套底和渲染工作,而我则和客户专注于进行调色。

设备聚焦
超详细不同设置设备清单!DIT大卫·戈麦兹·奥赫达的车上有什么?(下)

电视/长片电影DIT设置-第二部分 如果我做的是电视项目,我会用Livegrade Pro和Pomf …